第121章 边缘-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121章 边缘

    拿开最上面的空白纸,下方第一张上写满了“药”字。

    再下面一张都是“碧”字。

    谜底似乎显而易见。

    暮摇婳想起碧妃给父皇送的补药,汪总管说她已连着给父皇送了好多天。

    从他生病至今,送药喂药都是碧妃在做。

    暮摇婳还想起了前世父皇“突发急症”的死因。

    她不着边际地假设,因为江嬷嬷被派去了永碧宫,无意间撞破碧妃在父皇的补药里加料……

    但是嬷嬷没能撑到亲口把这事告诉她,是因“偷窥”也被碧妃发现了?

    不敢叫别人带话是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没留下完整的线索是碧妃的报复来得太快?

    可嬷嬷的死……着实没查出是他人的手笔。

    没有中毒,也没有被击打。

    暮摇婳眉头紧锁,一把将纸都抱进怀里。

    这两张纸的字勉强算很有指向性,关键是江嬷嬷的死不好解释,直接把它们送到父皇面前……

    如果是她搞错了,是她在私人感情——目睹父皇和除母后外的人恩爱——影响下对碧妃带有了偏见。

    那么父皇会因此大为伤心,也是她给自己造成的巨大麻烦。

    身为父皇的女儿,她喂父皇喝药,没人会反驳的吧?

    ……

    七菱等得焦灼,一听到连续两下再来一下的敲门声差点蹦起来,是帝姬回来了!

    一开门,她却看到荣见给了暮摇婳一件披风。

    那是暮摇婳进了江嬷嬷的房间嫌披风碍事脱下的,被荣见接了过去,这样的举措彼此都习以为常。

    暮摇婳翻遍了那沓纸,能看出从上到下的纸愈渐年代久远,有她六岁时教江嬷嬷写的字,纸张俱已发黄。

    抱着这些纸的暮摇婳黯然神伤,回到自己的屋子才记起席柏言给她的披风在荣见手里。

    那是席柏言的披风,她自然要收好,以后总会用处。

    就在两人交接披风双双没留意门后时,七菱的神色有短暂的僵硬。

    “帝姬……”

    荣见悄无声息地退下,暮摇婳抱着披风和纸进门,声音低落地对七菱道:“七菱你看,本宫找到了这些……”

    这里面不仅有江嬷嬷的字,也有暮摇婳写过的让她仿照的,以及七菱也写了几个字。

    那时七菱作为暮摇婳的陪读,两个小丫头一齐教江嬷嬷写字,倒也是难得的好时光。

    看到多年前的字迹,七菱也忍不住热泪盈眶,“江嬷嬷……”

    暮摇婳困顿了,只想马上躺床上去,“七菱,收好它们,这是……江嬷嬷唯一留给我们的东西。”

    “嗯,嗯嗯。”七菱哽咽着点头,泪眼朦胧地抬眸,看暮摇婳披风还抱在手中进了里间。

    她的心慢慢地,像有小虫子来回爬过一般,生起轻微又不能忽视的痒意。

    ……

    昨夜碧妃留宿正乾宫,这事好巧不巧的一大早就被传进了暮摇婳耳中。

    她这才出宫多久,后宫就换了个风向,如今不是岚贵妃做主后宫吗?

    暮远苍现下喝的主要是补药,早晚各一帖,今早的那份御药房一定送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