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变化-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11章 变化

    “大胆,你竟敢直呼帝姬名讳!”侍卫声线放低,浓郁的压迫力笼罩住霍渊。

    他一个激灵,手颤巍巍地指着侍卫怒火中烧,“我可是帝姬的驸马,你怎么跟我说话的?”

    这就摆起架子了,侍卫们相互对视,庆幸这不长眼的没做成府中的男主子。

    老远便听见望月阁中吵吵囔囔,数霍渊的声音最响,嚣张跋扈的和她记忆中的霍渊判若两人。

    也不知是重生使得很多人发生了变化,抑或是他霍渊本身就有两张面孔。

    “不可能!将珠不可能与我退婚!”

    一脚踏进门槛,霍渊气急败坏的强调声更为清晰,暮摇婳垂了垂长睫,唇畔勾起若有似无的弧度。

    “谁惹得霍公子生这么大气,在本宫这帝姬府里便撒起泼了?”

    暮摇婳清脆的娇软的声音一响,霍渊前一刻的言行举止忽地戛然而止,整个呈现一种尴尬的姿势,面上的阴鸷甚至没来得及收回去。

    感知到她轻淡的目光掠过自己,霍渊心底一凉,忙不迭找回往日的温润神情,“将珠你来了……”

    “霍公子还是叫本宫帝姬或者殿下比较好。”语气疏离的好比他们是未曾相识的陌生人。

    不过,对于暮摇婳来说,眼前的霍渊可不正是令她陌生的存在?

    讨好的话被打断,霍渊一僵,反应过来她的意思后不由慌乱了,却故作不解地问:“将珠……殿下这是何意?”

    人还真是奇妙,面具戴久了很难摘下,外人也很难看清。

    而一旦看清了,便觉哪哪都不对劲不顺眼了。

    “霍公子,你我都是聪明人,何必装作无知。”暮摇婳不肯再看他那张脸一眼,偏开视线对向侍卫,“本宫刚从父皇那回来,父皇口谕,不用霍公子进宫了,你等送他回霍家。”

    她折过身,纤细的背影十分冷漠无情,“让霍公子趁此机会好好反思。”

    霍渊彻底懵了,他见过暮摇婳很多种样子,端庄的,娴静的,略带女儿家特有娇羞的,无一不是美好到令人心痒难耐。

    这样淡漠外露又带了几分厌恶的态度,他是头一回见。

    按捺住内心的慌张,霍渊不甘心地追上前,“殿下,我着实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即便是定罪也要告诉我原因吧?”

    侍卫抬起握着剑的手拦住他,暮摇婳衣角轻翻消失在门口。

    慢一步的七菱回过头,没好气地道:“霍公子回去给自个找个郎中瞧瞧便知,免得在这儿把事闹大了叫自己难堪。”

    听着她刺一般的话,走在前头的暮摇婳不免失笑,七菱炸毛的情况可真少见。

    顾忌着暮摇婳还没走远,霍渊闻言气得不行也尽力克制着没发作。

    何况他体内的药效还未完全过去,身体疲软得紧,根本敌不过侍卫的力气。

    最后他被半推着上了回霍家的轿子。

    向暮摇婳回禀的侍女说,霍公子气到脸都变形了,哪有半分以前温和好脾气的模样?

    暮摇婳听后也就轻轻一笑,却回忆起另一件古怪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