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坦诚-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109章 坦诚

    语调一转,“但您若是将气撒在微臣身上,微臣也会心有不快。”

    “不是对你撒气,只是,只是,忽然难以忍受了。”

    利用和被利用,陷害和被陷害,这些复杂的人和事,忽然就难以忍受了。

    而他们也差不多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她眼眶微红,有亮闪闪的东西在里面打转,席柏言看着心中一悸,刹那间想通了某件事,“江嬷嬷的死另有原因?”

    这般就好解释了,怪就怪她以前被保护得太好,死掉的又算是她的至亲,她没像在霍家那次又崩溃便很不错了。

    暮摇婳被他这短短一句话止住了某种消极的情绪,流泪的冲动也逐渐沉淀,嗓音还有点哑,“不不知道。”

    原本她要说“不是”,可这样的否认也没意义,反倒像在跟他闹脾气。

    “那便是殿下怀疑江嬷嬷的死另有原因。”陈述的语气,彰显了他的笃定。

    暮摇婳陡然觉得自己前一刻就是无理取闹,现下也不好认错道歉,拿着手帕抹了抹双眸,“你是要做本宫肚里的蛔虫么。”

    这是恢复正常了,席柏言抿唇笑道:“承蒙殿下不嫌弃,微臣愿意永远陪在殿下身边,为您排忧解难。”

    “本宫可能尽信于你?”暮摇婳试探地问。

    她以为他会点头,或是给个模棱两可的回复,可他居然坚决地摇头,“不可。殿下,人生在世,能尽信的只有自己。”

    “噢。”

    该怎么说席柏言这个人呢?

    有时感觉他看穿了她的小把戏,顺带反撩拨她一把有时感觉他将她当自己的学生在教,就像成归。

    暮摇婳将帕子攥在手心,“本宫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殿下请问,微臣定当知无不言。”

    “如果,一个不怎么会写字的人死后被发现她写了个很端正的字,那么那个字,是真是假?”

    “江嬷嬷不认字么?”

    “”暮摇婳莫名的恼怒,“本宫在做假设。”

    席柏言无辜地摊了摊手,“殿下的假设太有指向性了,微臣还算有点小聪明。”

    好吧,无言反驳。

    暮摇婳选择实话实说,“对,江嬷嬷不认字,即便本宫教过她一些。按道理来讲她是写不出一个完好的碧字的,可本宫昨天清晰地看见她手下遮着个用血书写的碧字,司法监也没查到事发前后有可疑之人进入那间屋子。”

    “殿下的疑惑是什么呢?”席柏言想了想,问,“微臣先解答您想问的。”

    下一句是“你想问的我都有答案”?

    暮摇婳认为她这联想很不可思议,但对面之人的表情确实是这么告诉她的。

    “碧的用意?”

    “这有两种可能以江嬷嬷是被杀害的为前提其一,凶手不知江嬷嬷不会写字,制造出所谓的线索是为栽赃嫁祸

    “其二,凶手知道江嬷嬷不会写字,您当然也知道,凶手便是想借此混淆视听,让您深陷谜团无从查起,或,那个字就和凶手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