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捷径-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100章 捷径

    荣三荣四经常处于外派状态,认识的达官贵族们比较多,尤其是他们的手下,只要跟朝廷中人相干的,基本认得出。

    除非蒙面人是平时非常留意行迹,不出现在人多的地方。

    换言之,便是不能出现在太阳底下的人。

    盯上霍渊或者盯上她的,应该不是这类人吧?

    也希望,不是她以为的那个人。

    怡娘走之前在画像的左边眉毛处添了疤痕,暮摇婳盯着它,只觉真相跃跃欲出。

    “帝姬,您找我。”就荣四一人过来,他解释,“荣三今日不在府中,属下遂先独自来了。”

    “无妨,你看看这个。”暮摇婳指着石桌上的画,“看能不能认出是谁。”

    荣四行了个礼,起身拿过画纸,听她又说道:“此人身高八尺左右,可能用剑。”

    他敛眉,片刻后放下画,“殿下,属下认为,他像太子太师席大人府上的叶管家。”

    席大人有个管家不仅会持家,武功也不差,这又不是私密之事。

    何况他们交过手,不过是单纯的切磋,当时也彼此不知对方的身份。

    “你确定?”暮摇婳还抱着奢想。

    “属下确定,叶管家眉角处是有道疤,身形也大差不离,平素都佩戴着剑。”

    一直紧紧攥着的手蓦然松了力道,暮摇婳扶着额头,“行,你下去罢。”

    叶南尽和席柏言,从外形上看是很相似的,身量差不多高,都不胖。

    脱下官服穿着便装的席柏言从背影来看便和叶南尽如出一辙。

    方才她猜测蒙面人是他们中的一位,而不管是谁,所代表的意义都一样。

    席柏言如何知道霍渊行事混乱?又为何,不明明白白地告知她,非通过怡娘迂回地让她得知实情?

    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思量再三,暮摇婳决定改天找个机会将此事确认一遍。

    兴许是,这个结果出乎意料,她情愿否认。

    心却不安地跳动。

    霍家的案子揭过,暮摇婳便将选驸马的事重新提上日程。

    她也没刻意瞒着大家,所以没用多久,他们便都知道帝姬在挑驸马了。

    安于享乐的帝姬和在朝廷上崭露头角的帝姬不同,后者让很多人看到了希望。

    一种便捷途径的希望。

    手中握了实权、又身负圣上无尽疼爱的帝姬,比以前更受瞩目。

    外头闹个天翻地覆,席府里也风平浪静席柏言依然风平浪静。

    但叶南尽琢磨着,自家大人这心里估计也波涛汹涌。

    “大人,外面在传您和帝姬关系匪浅,圣上和帝姬似乎都没有出面澄清的意思,我们”

    席柏言悠悠然地将书翻了一页,“我做了很多了,下面的得看帝姬怎么做。”

    再要接近暮摇婳也得有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前几天她生病,他送了礼,却因御医的“帝姬应该休息不便见客”而连远远看她一眼都不曾。

    要是她在意他的动向,府上的人该将那事禀告了她。

    她若无动于衷,那他也无可奈何。

    可要他等着看她选驸马?

    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