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你的爱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89章 你的爱人

    裴诗语扶着她,明明她的声音都是关心,并没有别的嘲讽或者什么。

    可是凌悦却依旧很生气,她生气自己狼狈的一副样子被裴诗语看到了,并且还是在她的跟前。

    “不用你管。”凌悦脾气来了,之间伸手推了一把裴诗语,根本不考虑人家刚还挽救了她摔倒。

    对于凌悦的行为,裴诗语并没有意外或者伤心失望,毕竟她早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样的人了。

    然而封擎苍却不满了,冲着凌悦吼了一声:“你闹什么!”

    “擎苍哥哥,我……”凌悦咬着嘴唇委屈巴巴的看着封擎苍,似乎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一般。

    然而她的楚楚可怜的样子,并没有让封擎苍多看她一眼,只是转过头担心的看着裴诗语,并且出口询问:“瑞娜,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封总多虑了,没事。”裴诗语忽然感觉很可笑,这样算什么?在自己未婚妻面前,关心另外一个女人吗?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封擎苍不会,裴诗语或许还会以为,这个男人是故意给自己招仇恨的。

    毕竟凌悦对于封擎苍的在乎可是有目共睹的,如果有谁敢惦记着封擎苍,恐怕凌悦第一个不会放过。

    “擎苍哥哥,我又没有怎么瑞娜姐姐,她能有什么事!”凌悦有些不满的说道,不过并没有那么过分了。

    她此时慢悠悠的坐在椅子,然后盯着裴诗语看,发现她手里居然还拿着袋子,凌悦顿时忍不住询问:“瑞娜姐姐,这个是你给我做的婚纱吗?”

    凌悦的眼里充满了期待,好像一开始非常的期待这个婚纱,毕竟这可是裴诗语亲自设计的。

    对于裴诗语的设计,凌悦可是一百个放心。

    “对,凌小姐,这是我给你做的婚纱,我今天过来是专门给封总送婚纱的,我想你一定会喜欢。”

    提到自己的作品,裴诗语非常开心的露出一个笑,看着凌悦的眼神似乎也顺眼了很多。

    她拿着袋子直接递给封擎苍:“封总,这个婚纱名字是,人鱼的眼泪,它只能送给最爱的人。”

    “嗯。”封擎苍听到裴诗语的话,眼里布满了星光,似乎这是自己听到的最动听的话。

    他激动的伸手接过袋子,虽然里面的婚纱是给凌悦的。可是封擎苍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那么的激动。

    好像婚纱是自己的一般,其实也没错,这个婚纱确实是裴诗语为了封擎苍制作。

    她把婚纱给了自己最爱的人,而他却要把婚纱,送给别人。或许是这种畸形的恋情把。

    “擎苍哥哥,我可以试试吗?”凌悦听着俩个人说话,眼里充满了期待以及跃跃欲试,因为她真的好想试试这个婚纱。

    有着天才设计师的裴诗语设计的婚纱,一直都是凌悦的梦想。

    裴诗语笑笑,看着凌悦说:“凌小姐,你去试试吧,看看走哪里不合适,我还可以再修改一下!”

    反正这次过来其实也是为了让凌悦试婚纱的,毕竟婚纱还是得试试才知道。

    如果不合身或者哪里有问题,也可以提前改一下。

    “去吧。”封擎苍看起来也很开心,刚才的阴霾一扫而空,随之而来的是充满了自信的光。

    他的目光里都是温柔,可是这种温柔却是给了那个婚纱,而并不是婚纱的主人。

    不过此时凌悦一心想着婚纱,哪里还能顾得封擎苍的眼神。

    或者凌悦算看到了,也根本无所谓的吧,毕竟这个女人想要的,从来都是封擎苍的这个人而已。

    如今这个人很快是她的了,凌悦自然不会为了一点点小事,把这个事情搞砸了。

    看着凌悦兴冲冲的拿着婚纱进去试了,裴诗语这才放心下来。

    “瑞娜,你似乎有点紧张!”

    封擎苍的声音忽然响起来,吓了裴诗语一跳,她疑惑的看着封擎苍,似乎不明白封擎苍的意思。

    “封总,你是什么意思?”

    “我看你好像很紧张,别担心,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设计出最美的婚纱!”

    封擎苍好像知道裴诗语内心的想法一般,立刻出口安慰道,如此贴心真是让人难忘。

    不过裴诗语却根本没心情跟他说什么,这会自己心里唯一想的,是快点看到凌悦出来。

    因为裴诗语明白,凌悦出来了,对于封擎苍来说,是一次不小的刺激。

    虽然裴诗语已经死了,可是封擎苍的脑子里却还是存在着一些影子,而且会影响着他。

    如果被封擎苍看到凌悦跟那个女人如此的像,恐怕他心里也会有别的感觉吧,凌悦永远只能是替代品。

    “封总,每个人对于自己的作品,当然都是充满了忐忑,而且我也不知道凌小姐是不是会喜欢我设计的风格!”

    裴诗语坦白的说道,毕竟凌悦这个人的心思还是有点难以捉摸,也许她出来后,还是会觉得婚纱不适合,或者不好看呢。

    不过裴诗语的话估计也跟封擎苍说说,如果其他人听到这句话,一定会以为裴诗语这根本是在炫耀了。

    因为没有人会不喜欢裴诗语的设计,很多人都是挤破脑袋了想要一件她设计的东西。

    “她会喜欢的。”封擎苍轻声说道,一双眸子却冷冽的看着裴诗语,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不过如此尴尬的话题,裴诗语一点都不想继续了,反正凌悦邪乎试婚纱,应该很快可以出来。

    裴诗语看了看封擎苍,然后说:“封总,你进去帮凌小姐一下吧,我觉得她一定需要你的帮助!”

    衣服是裴诗语设计的,她当然知道,婚纱需要别人从后面协助,可是凌悦却根本没有动静。

    这很怪了,也许凌悦还没穿好,或者她根本没有发现,又或者她正在打别的注意。

    “你去。”封擎苍皱了皱眉,看着裴诗语说道,对于试穿婚纱这种事,封擎苍一点兴趣都没有。

    唯一可以让他有兴趣的,是这个女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