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唐佩的请求-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85章 唐佩的请求

    对于躺在病床的裴诗语来说,现在她真心好郁闷。

    因为唐佩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的唠叨过,好像要把她所有的话都说完了似的。

    “嗯。”裴诗语只能发出嗯的声音,不过输液了一会后,嗓子并没有那么痛了,这让裴诗语非常惊喜。

    看出来裴诗语高兴的样子,唐佩这才说:“你呀,还是像个孩子一样,什么时候才可以长大啊!”

    “佩姐,我挺好的呀,你今天怎么了,说这么多”裴诗语嗓子虽然还是有些沙哑,可是没有那么痛了。

    估计是因为发烧所以嗓子才会变成了那样,这让她心里很郁闷。

    唐佩摇头:“我们这边出了点事,我需要出国谈谈,可能这次会较危险!”

    唐佩说这些话的时候,脸都是一派的淡然,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这让裴诗语很无奈。

    不过既然唐佩说没事,应该是没事的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裴诗语养成了一个习惯,对于唐佩的话深信不疑,对于她的能力,也是深信不疑。

    其实一切可能都是因为唐佩看起来更加强势,对于强势的女人一般都是不会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

    “危险?佩姐,我担心你,唐夜他知道吗?”裴诗语忍不住拉住唐佩的胳膊说道。

    可能是因为唐佩今天较反常的原因,裴诗语感觉心里有些不安,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一般。

    不过唐佩却摇头说:“阿夜还不知道,你别告诉他,等我回来了在给他说,不然他不会同意我去的。”

    这次唐佩似乎出的坚持,裴诗语忍不住多嘴问道:“佩姐,你一个人去吗?”

    换做以前,唐佩不会很裴诗语说这些事的,也不会提起来自己做的事。

    可是这次她对裴诗语说了那么多,而且还告诉她,这次的事情很危险,这一切都让裴诗语心里充满了不安。

    对于裴诗语来说,唐佩像是自己的姐姐一般,所以她不能让唐佩出事。

    而且她说唐夜还不知道,如果唐佩真的有危险,身边还没有人的话,恐怕完了。

    “不是,还有一个人。”唐佩摇头,眼里却有着淡淡的忧伤,似乎忽然之间开始不高兴起来。

    一直盯着唐佩看的裴诗语立刻发现了不对劲,她是感觉唐佩今天来,像是知道自己回出事一般。

    “佩姐,你跟说去的,你告诉我,你不能出事知道吗?如果你出事了,恐怕唐夜回崩溃的,我也是。”

    裴诗语心急的说道,因为着急之下扯到了输液管,差点漏掉了针,幸好被唐佩阻止。

    她有些不高兴的对裴诗语说:“别乱动,你现在还是个病人。”

    “我知道啊,可是我好担心你啊佩姐,你别骗我,你一定要告诉我,不然我告诉唐夜,让他阻止你。”

    裴诗语有些偏执的说道,对于唐佩一个人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她的心里可是不会放松的。

    如今恐怕也只有唐夜可以阻止她了。

    所以裴诗语一定不能让唐佩自己去冒险。

    然而唐佩却认真而又严肃的看着裴诗语,叮嘱道:“别怕,只是可能会有危险,我去见一个曾经我爱的男人,明白了吗?”

    一句话让裴诗语瞬间感觉到了无语,因为她觉得自己想错了。

    在裴诗语的印象里,总是会感觉唐佩是去做什么特别可怕的事,如电视里看到的那种。

    一般什么老大决战的,不是都会这样吗?

    “佩姐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跟人家怎么样呢。”裴诗语无奈的说道,对于自己的脑回路也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看到裴诗语终于放松了,唐佩这才对她说:“嗯,没事,我是想告诉你。顺便拜托你,如果我没有回来,你一定要替我靠着阿夜!”

    “诗语,这件事只有你可以做到了,万一,我是说万一,你拦着他,明白吗?”

    唐佩这些话说的很慎重,可是却让裴诗语有些莫名其妙,完全不懂唐佩的意思。

    可能是看出来裴诗语的疑惑了,唐佩又开口说:“没事,你不需要知道,按照我说的做是了。”

    “佩姐,我……”

    “答应我,当是我替你隐瞒的报酬,我们俩个人一人一次,明白吗?”

    唐佩摇头,她眼里的决然让裴诗语明白了,自己如果告诉了唐夜,恐怕事情会变的更加复杂了起来。

    可是看着唐佩出事,自己也做不到啊,裴诗语郁闷的低头,一句话也不想说。

    看出来她的郁闷,唐佩忍不住叹气:“哎,所以啊,我提前嘱咐好你,免得你忘了,让我不放心。”

    明明是很正常的说话,可是裴诗语感觉有点不对劲。

    而且唐佩的语气根本不像她说的那么的简单,不会出事,她自己都会有危险。

    “我知道你很好,可是我不能告诉你,这件事只能我自己知道,诗语,我走以后,我会寄给你一份快递,如果我没有回来,快递会到你手。”

    “到了那个时候,你把它交给唐夜好了,我想他看到那个东西可以明白我去做什么了,不过他要找我,你一定拦着。”

    唐佩从来没有这样对裴诗语说过话,所以裴诗语现在脑子里一片混乱,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复。

    她没有多少在意的人,唐佩刚好是一个,如果唐佩都没了,自己还有什么呢。

    这样一个女人,到底还会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值得付出生命。

    “佩姐,我知道了,你放心吧,虽然我不能理解你,可是我还是会支持你,我不会告诉小唐丸的,这是我们俩个人的秘密。”

    裴诗语笑了笑说道,可是脸的笑却是那么的虚假。

    看到裴诗语终于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唐佩终于放心了:“诗语,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不过你放心,我不回来,也不是死了,是没法回来了,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