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为什么这么折腾自己-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84章 为什么这么折腾自己

    索性唐佩没多久终于找到了退烧药,看着裴诗语的体温已经到了40度,唐佩整个人都是蒙圈的。

    明明自己已经留下来人照顾她了,可是却没想到裴诗语居然跑回家。

    经过了一番折腾后,裴诗语的体温终于退了下去,看着她身的浴袍,还有浴室满地的水,唐佩立刻明白了,裴诗语这是自己冲水感冒了。

    帮裴诗语吧家里随便收拾了一下,她的情况终于稳定了,唐佩这才有机会参观裴诗语的房间。

    可能是因为房子完全没有动过的原因,唐佩也莫名的对这个房子有种特别的感觉。

    似乎很熟悉,让人很想亲近,可能是因为裴诗语的原因吧。

    再次醒来,裴诗语皱眉看着自己面前的沙发,还有桌子,脑子里瞬间回忆起来,自己好像去开门了。

    可是开门后,到底发生什么了,裴诗语的脑袋疼的厉害,她居然有点想不起来了。

    看着现在身的浴袍,好像没有动过的痕迹,裴诗语这才放心下来。

    她撑着身子坐起来,想看看到底是谁进来了,可是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如今自己全身虚脱,没有一点力气。

    算想起来看看,恐怕也根本没有力气,这让裴诗语十分挫败,最终只能郁闷的躺在沙发,等着自己体力的恢复。

    她知道自己可能是因为冲凉水感冒了,最后难道晕过去了?

    裴诗语闭着眼睛躺在沙发,最后却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自己好像看到了唐佩。

    那么是唐佩过来了吗?裴诗语忍不住想到。

    “佩姐!”

    裴诗语出口喊了一声,可是刚说话,自己被吓了一跳,声音嘶哑的简直不像自己的。

    而且嗓子居然出的痛,说话感觉撕裂一般。

    索性她微弱的声音还是被唐佩听到了,立刻出来看着裴诗语说:“你终于醒了,天呐,你这是做什么?自己折磨自己吗?”

    唐佩不悦的说道,对于裴诗语的这种做法她可是一点都不赞同。

    对于唐佩来说,女人是要对自己好,如果自己都这样折腾自己,哪里会有什么别的男人会爱你,在意你。

    裴诗语其实也不想的,可是是忽然想起来封擎苍。然后整个人崩溃了。

    然而这不是她想要的,她的一切都是让她有些痛苦的想法还有感觉。

    “佩姐,我……”

    裴诗语本来想说话的,可是嗓子实在太疼了,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完整的说出来一句。

    最终只能喊了一声佩姐,唐佩听到她的声音愣了一下,最后很无奈的说了声,你这是何必。

    裴诗语苦笑,伸出手拿过来手机,想打字,可是实在虚脱的厉害,只能放弃。

    她其实是想解释一下的,可是如今看起来还是没有办法了。

    唐佩明白裴诗语的动作了,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数落裴诗语:“你不要想着给我解释了,你想想啊,如果不是我刚好来了,你会怎么样?”

    “你知道吗?你都发烧40度了,你还这样子逞强,让我说你什么好。”

    唐佩充满怒气的说着,根本不顾及裴诗语此时此刻悲痛的心情。

    她真的好想解释一下,自己没有喝酒,没有喝醉,也没有冲水故意折磨自己,一切都是偶然性。

    然而唐佩不会听自己的话,况且自己现在也没有办法讲话,只能这个样子了。

    裴诗语一阵阵的挫败,尤其是唐佩说自己居然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一点不知道爱自己,指不定别人在哪儿笑呢。

    这句话让裴诗语瞬间沉默了,因为她觉得唐佩说的好有道理啊。

    可是她自己做不到啊,关键还是每次都会因为那个人吧自己受伤害,可是他却丝毫不知道。

    那个人已经这样离开了,他所有的柔情都给了曾经那个叫做裴诗语的女孩子。

    至于瑞娜,恐怕对于裴诗语来说,是一个容易逝去的梦吧。

    “好了我也不说你了,现在你嗓坏了,必须去医院,输液或者怎么的,不然你这样下去可不行。”

    唐佩对于裴诗语的身体状态还是很关心,虽然如今降温了不会有危险,但是还是应该去医院看看。

    如果不去医院,恐怕裴诗语的嗓子根本不会好了。

    裴诗语不能说话,只能点头,其实她真心不想去的,可是看着唐佩的目光,充满了威胁,她只能努力说服自己。

    最终俩个人在唐佩的努力下,终于到了医院,经过医生一系列的检查后,得出结论:扁桃体发炎加咽炎。

    好吧,裴诗语以为只是过来检查一下,可是却没有想到,医生居然说需要输液。

    最后,唐佩告诉她必须输液,自己也会陪着她,可是裴诗语却明白,唐佩分明是想监视她。

    “佩姐,我,我……”

    裴诗语想说自己没事,可是嗓子痛的厉害,让她根本没有办法说话,只能用一种祈求的眼神看着唐佩。

    但是唐佩是什么人啊,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人,对于裴诗语的这种祈求眼神,完全都无视了。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你没有好的时候,我不可能让你回去,现在你给我听医生的,好好的输液,我陪着你。”

    唐佩看着裴诗语说道,对于她心里的小算盘可是很清楚。

    裴诗语迫于唐佩的淫威,只能点头,郁闷的躺在病床输液,明明是扁桃体发炎,好像好听什么重大疾病一般。

    “你别怪我让你输液,你这样子我实在不放心,过几天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我怕我走了,你又不好好照顾自己!”

    唐佩坐在跟前看着裴诗语说道,其实都是因为她要走了,可是却不放心裴诗语。

    如果裴诗语可以好好的,恐怕唐佩也可以安心的离开。

    裴诗语点点头,努力表示自己一定会好好的。

    “小语,阿夜那边我还没告诉他,至于这件事,等你好了自己决定,我是觉得,你不能在继续瞒下去了,你明白吗?”

    唐佩语重心长的看着裴诗语,交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