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0章 叶沛灵的召唤-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80章 叶沛灵的召唤

    “喂,大嫂!”

    顾笙开口直接喊了一声大嫂,本来叶沛灵还是有很多话我说的,可是被这一声喊的,她直接卡在了喉咙里。手机端

    听着手机一直沉默,顾笙还是不放心的喊了声:“大嫂你还在吗?”

    “在,你别这么喊我,感觉怪怪的!”叶沛灵闷声闷气的说道,虽然按理说是应该喊着大嫂的。

    可是如今顾墨跟自己还没结婚,而且顾笙以前也都没喊过,这让叶沛灵有些懵了。

    可是顾笙却笑着说:“你本来是大哥认定的,当然是大嫂,况且你跟小语姐关系这么好,也是我的姐姐!”

    可能是因为顾笙如今的病情已经控制住了,他整个人都变的开朗了很多。

    如今为了裴诗语更是说了这么多的话,说实话这还是叶沛灵第一次听到顾笙说这么多话。

    “好好好,算是大嫂,你告诉小语怎么回事?一直不接我电话,是不是你……一直拉着她聊天,所以她才没有机会接电话。”

    其实叶沛灵是想说是不是你阻止的,可是想了想,还是及时的停止了,没有说下去。

    因为她明白肯定不可能是顾笙,一切都是裴诗语自己不想接电话。

    顾笙都是无辜的,可是听着叶沛灵的话,顾笙还是承认了:“大嫂,真的很不好意思,那会我跟小语姐聊天,没注意到她手机响,所以你别怪她啦!”

    听着如此可爱萌哒哒的顾笙,叶沛灵整个人都疯魔了,真想直接过来看看,这个顾笙是不是被掉包了。

    “行了,我马来,你们不许跑!”叶沛灵直接对着电话说道,然后挂断,马不停蹄的往顾笙这个山庄赶了过来。

    然而裴诗语看着被挂断的手机,直接傻了,她真的很担心叶沛灵会直接杀过来。

    如今叶沛灵来了,一定会被施玲发现的,到时候自己仅有的一点点温暖估计也没有办法保留了。

    “她挂了电话!”顾笙很无奈,把手机递给裴诗语,准备安慰她,看到裴诗语直接拿起包包,然后对自己说:“啊笙,我先走了,不能让灵灵过来,不然被妈妈发现,我……”

    “小语姐,你不用顾忌她,其实……”顾笙确实很无奈,想给裴诗语解释,可是再次被她打断。

    “啊笙我知道,你不用说,我都明白,我先走了啊!”

    裴诗语抓着包包说了再见,然后立刻往山庄外面跑去,这幅样子好像她刚做贼了一般。

    看着裴诗语的背影,顾笙也只能叹气,很多事他确实想告诉她,可是她总是不给自己机会。

    而且顾笙也是很担心,生怕裴诗语会接受不了,如果她的安全没有问题,他还是宁愿裴诗语这样下去。

    否则等待她的,恐怕是更加凄惨的命运了吧。

    裴诗语出去后立刻给叶沛灵打电话,可是都被挂断或者无视,这决绝的样子,真让人无奈。

    最后裴诗语被逼无奈,叶沛灵不接电话,她只能躲在山庄外面等待叶沛灵,然后将她截住。

    反正叶沛灵的车子是那个号,自己一定可以记住。

    然而裴诗语蹲在外面的草丛里,看了很久,都没看到叶沛灵,她的脚都麻了。

    可是想想叶沛灵会带来的后果,裴诗语只能继续蹲守,然后给叶沛灵打电话。

    然而,她没有等到叶沛灵,最终却等来了施玲的电话。

    接起来,还没来得及说话,是被施玲一顿劈头盖脸的责骂,然后电话直接挂断。

    看着黑乎乎的屏幕,裴诗语感觉自己真是怄死了,这是什么情况啊,真是太无语了。

    最后,裴诗语明白叶沛灵一定是已经进去了,然后施玲得到消息,以为自己也在。

    其实裴诗语完全可以推断出来,施玲是害怕自己对顾笙不好,还有叶沛灵,怎么说都是顾墨的人。

    在施玲的心里,顾墨是敌人,是自己拼命要抵抗的人。

    裴诗语只能给顾笙打电话,还好顾笙立刻接了起来,可是电话里却是叶沛灵的声音。

    “裴诗语你这个胆小鬼,你跑什么,我刚来你走了,你是不是故意躲着我啊?”

    叶沛灵忍不住说道,其实她也很郁闷啊,已经忍着很久了,可是今天没有忍住,最后暴露了。

    甚至顾墨也给她打电话询问了一番,最后知道她只是过来找裴诗语,顾墨才放心的挂了电话。

    这会算顾笙什么都不说,叶沛灵也明白了,自己这边又坏事了。

    “灵灵,我在外面,我等你的,可是没看到你的车啊,你怎么进去的?”

    其实裴诗语真的挺郁闷的,自己一直苦哈哈的在草丛里蹲守,结果呢?叶沛灵居然已经进去了。

    可是自己都没看到,并且还让施玲发现了,真是怎么说怎么坑人。

    “我没开我的车啊,今天来开顾墨的车子,你等我啊,我马出来!”叶沛灵听到裴诗语的话,立刻明白俩个人完美的错过了。

    她挂了电话,立刻对顾笙解释了一句,然后开车出去,远远的看到了草丛里的裴诗语,忍不住一阵心酸。

    “小语,你怎么这么傻,你还在这儿等我,你看看你皮肤都晒红了。”叶沛灵下车,看到热的一直冒汗的裴诗语,忍不住说道。

    终于看到叶沛灵了,裴诗语哪儿还顾得了这么多,拉着叶沛灵往车子的方向跑去:“车说!”

    叶沛灵也知道自己这次的行为确实有事考虑,不过还是听话的车。

    俩个人坐在车,裴诗语终于感觉到了脸火辣辣的痛,一定是被太阳晒伤了。

    还有胳膊,也是火辣辣的,看了眼,皮肤果然都红了。

    “灵灵,我这不是怕你忽然冲过来给我妈发现,没想到你居然开的顾墨的车,我说这个车子看着眼熟呢!”

    裴诗语无奈的说道,看了眼镜子,发现自己的脸果然红了点,不过也没事,有小绿在,自己的皮肤明天可以恢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