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好人卡-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9章 好人卡

    来到宁家,医生和护士们已经在小白楼里恭候多时。那架势好像谁得了重病似的,让裴施语非常的难为情。

    再次看到她身上披着封擎苍的衣服,宁老夫人和红姨都没有再露出惊讶的表情,对此已经见怪不怪。

    医生和护士眼底,明显闪过一丝诧异,尤其那个漂亮的女护士,还深深的看了裴施语一眼。

    裴施语能看得出对方在嫉妒。

    她这次没有难为情,也没有窘迫,一脸的坦然。

    随便你怎么想,我懒得去在乎。

    “怎么穿得这么少,怪不着给冻病了。”宁老夫人看着裴施语脱掉外套,摇头不赞同道。

    红姨眼底闪过一抹不赞同,却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依然板着脸站在宁老夫人身后。

    裴施语讪笑着解释:“早上起得晚,出门的时候太仓促,一时给忘了。”

    医生给她做了检查,确实是发烧了,体温382c。

    “并不是很严重,一会吃点药,只要不冻着明天就能好。”

    “麻烦你了,医生。”裴施语诚恳道谢,大晚上因为一个小感冒劳师动众,实在很不好意思。

    送走了医生,宁老夫人道:“今天你不舒服,就不用去照顾兰花了。现在它好了许多,少一天也没关系。”

    “老夫人,我没事。医生不是说了,我只是有些低烧而已。”裴施语连忙摇头拒绝。

    “不要勉强,身体最重要。”

    裴施语笑道:“我知道的。”

    宁老夫人看她坚持,也就没再拒绝,心里却想的是另一件事。

    裴施语正在照料兰花,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怎么样?”

    男人像往常一样,悄无声息的来到她的后面。

    裴施语现在不会再被吓到,她头也不回,轻轻的抚摸着兰花。

    其实很多花朵是不好一直这样抚摸的,娇贵一点的,很容易就给弄死了了。

    这朵兰花很特别,它很喜欢这样的抚触。

    “兰花已经停止了衰败,焕发。”

    “我说的是你。”

    裴施语怔了怔,回过头,看到男人依然那副冷淡凌然的表情,目光却柔和了许多。

    “谢谢你的关心,我真的没事,我现在身体很健康,没那么容易打倒。”

    她有些骄傲道,自从有了小绿有了红水珠,她极少会生病。

    再加上每天会运动一个小时,她觉得现在自己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男人冷哼一声,很明显对这话不屑一顾。

    “你是个很好的人,并不像外面说的那样。”裴施语笑道,并没有被他的冷漠给击退。

    男人挑眉:“你在给我发好人卡?”

    裴施语噗嗤一笑:“你竟然也知道什么是好人卡?”

    “我还没有那么落伍。”男人脸色有点黑。

    她抿嘴一笑:“我还以为你只会工作,不会关注这些词汇呢。”

    “我不只会工作。”男人黑曜石一样的眼眸,透着认真。

    这让她不好意思再去调笑,她望着那双眼睛,眉头微微皱起,摸着下巴思忖。

    “我总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你这双眼睛让我觉得有点熟悉。”

    封擎苍的手指轻轻捏起,眼眸变得更加深沉。

    瞬间,他身边场景转换。

    温馨的屋子变成了苍凉幽黑的街头,四周建筑败破,到处是肮脏的垃圾,报纸被寒风吹得满天飞。

    到处空旷无人,偶尔只有肮脏的乞丐路过。

    雪花在天上飞舞,落在人的脸上十分的冰凉。

    远处张灯结彩,欢度着圣诞节,而这里却完全相反。

    只剩下冰冷,狼藉,贫穷和黑暗。

    角落,一个穿着白衣服,撑着一把雨伞,与这里格格不入的女孩,站在一个男孩面前。

    男孩衣衫褴褛,狼狈的坐在地上,脸上布满污渍,看不清原本模样,只有一双眼睛在黑夜中尤为的闪亮。

    “喏,这是给你的。”

    女孩带着温和的笑容,将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

    “这是我最喜欢的提拉米苏奶茶和芒果慕斯,甜食会让人的心情变好哦,你要不要尝尝看?”

    男孩并没有动弹,直勾勾的望着她。

    “这是我好不容易在这里找到的呢,味道可能不是太好,有机会回国我请你吃世界上最好吃的提拉米苏奶茶和芒果慕斯。”

    女孩身体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芒,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好像能将这黑暗驱除。

    男孩缓缓张口:“你……”

    这一声让这个画面瞬间破碎,一下子又将封擎苍拉回到了现实。

    眼前的色调又黑变白,眼前是个少女的房间,每一处都透露出一个小女孩,内心低处的公主梦。

    和刚才一片苍凉的街道,就像两个世界。

    裴施语看到封擎苍表情变得很古怪,完全没有平时的面瘫样,以为被自己这话给弄无语,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真是好老套的台词,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别往心里去。我这个人有点脸盲,看电视经常把演员给弄混淆了。”

    “你……”

    “嗯?”裴施语眨了眨大眼睛,等待他下面的话。

    “没什么。”男人整容,又恢复到平时状态。

    裴施语耸了耸肩:“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谢谢你的外套。我就把它还有上次那套衣服,当做是照顾兰花的酬劳了。”

    她刚才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送什么才好,贵了她没钱,便宜的人家不稀罕。

    直到刚才开始照顾兰花,才想起她到这里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拿到过一点薪水呢。

    先不说每天耽误很多时间,之前她来往这里就花了不少车费钱。

    她现在把兰花照顾好了,按照以前的经验,宁家和男人肯定会给她一定的报酬。

    虽然不知道会是多少,但是应该不低,至少买两套衣服还是不成问题的。

    “两套衣服,我还送得起。”

    裴施语笑道:“我把兰花照顾好,就当做是回礼了。”

    “兰花在前,衣服在后。”

    “……”

    裴施语嘴角抽抽,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告诉她,照顾兰花不能当做报答,她还得另有表示?

    “那你想要我怎么表示。”

    男人很难得的,嘴角微微翘起,一双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

    怎么看着有些……含情脉脉。

    她的心底猛的一跳,不过是两套衣服,不会让她以身相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