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8章 他真的不记得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78章 他真的不记得了

    看着封擎苍的背影一步步离开,裴诗语的心像撕裂了一般,痛的不可抑制。

    她躺在沙发,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胸口,希望这种感觉可以轻松一点。

    可是随着门啪的一声关闭,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死掉了,好像没有任何的感情,任何的喜悦。

    大概所有的喜怒哀乐,都随着那个男人的离开而烟消云散了。

    她那样痴痴的看着那个男人离开,头都不回,如果他可以回头,一定会看到自己满脸的不舍还有绝望。

    可是如今这样的绝望只有自己一个人承受,她让自己尽情的痛,痛到极致了大概才会得到解脱吧。

    裴诗语周很明白,封擎苍做的一切都为了自己,可是她还是会很痛苦,他宁愿他什么都不要做。

    这样封擎苍还是她一个人的苍哥哥,而不是别的什么人的丈夫,未婚夫。

    这是裴诗语所没有办法承受的痛苦,这也是她的心里唯一没有办法放下的。

    本来自己回来是为了阻止他,找到他,可是如今裴诗语却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了。

    因为那个人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他为了一些目的,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太可怕了,裴诗语静静的躺在沙发,希望时间可以平复一切伤痕,一切伤痛。

    至少在回忆起来的时候不会那样的撕心裂肺。

    一直到了下午,裴诗语才从沙发缓缓的站了起来,脚步虚浮的进去浴室,洗澡,换衣服,化妆。

    最后,一个精致的美人儿终于再次出现在镜子里,很美很精致很迷人,估计任何男人看到了,都会被吸引。

    “你很美,可是那又怎么样?”

    裴诗语忍不住对着镜子轻声说道,可是镜子里永远不会有人告诉她,因为这并不是回说话的魔镜。

    她想去看看顾笙,听叶沛灵说顾笙已经出院了,如今正在一处山庄养伤,身体好了很多。

    物华山庄门口,安静的没有一个人,看着这样的架势,裴诗语知道,一定是施玲搞得。

    因为好像只有她,才会做出这样的事,为了让顾笙静养,宁愿让这种大的山庄,留下他一个人。

    其实施玲大概从来没有想过,顾笙也是会寂寞的啊。

    进去山庄,裴诗语凭着以前山庄的记忆,轻而易举的找到了顾笙,那个梨花树下的少年。

    他那样静静的闭着眼,躺在秋千,远远的看去像漫画的美少年一般,美好而又清零。

    看起来他的日子过的不错,裴诗语心里顿时觉得安慰了很多。

    她没有出声,安静的走过去,生怕打扰到了顾笙,可是她几乎刚走过去,看到顾笙睁开眼,喊了一声:“小语姐,你来了!”

    顾笙的脸满怀期待,还有充满了喜悦,怎么都没法阻挡住,这让裴诗语也忍不住一阵的欣慰。

    她诧异的看着顾笙:“你不是睡着了吗?怎么知道我来了?”

    “脚步声啊,你今天怎么想起来过来,我还以为你要把我忘了呢。”顾笙调皮的眨眨眼,看着裴诗语说道。

    看着顾笙如今看起来确实开朗了很多,尤其是他的皮肤,已经不像刚认识那会,那样苍白无力。

    如今看着像一个正常人一般,不过是皮肤白皙点,这也没什么,现在很多男人,不是都这样么。

    裴诗语忍不住笑了,将手里的保温盒放下,看着顾笙:“怎么会忘了你,你看,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糕点,还有一些营养餐!”

    看着裴诗语带来的这么多吃的,顾笙眼睛都亮了,从秋千下来,直接抱着保温盒,闻了下:“哇,好香啊,每次只要闻着香味,我知足了!”

    “不过你也别太辛苦了,你这样我可是会心疼的。”

    顾笙略带调皮的话,让裴诗语感觉很怪很诧异,因为顾笙以前好像不是这样的。

    算身体好了,也不会性情大变啊,如果不是可以确定这是顾笙,裴诗语还真会觉得,顾笙被人掉包了。

    不过这样的顾笙才好,看起来多了一丝人气。

    “啊笙,你这嘴甜的,怎么现在这么会说话。”裴诗语忍不住说道,还不忘观察顾笙的样子。

    然而顾笙很平静很认真的看着她,解释道:“其实是经历了死亡后,感觉自己那样太累了,所以换种风格,换种感觉,不过这只是对你一个人的优势,别人可没这个待遇!”

    听着如此认真的话,裴诗语真的不想笑的,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哈哈,啊笙啊,你这个样子很棒啊,你是应该多笑,活泼开朗点,毕竟你还是个孩子。”

    这是裴诗语的真心话,而他以前也是一直都把顾笙当做一个孩子来看的,所以才会这么说。

    可是顾笙却不开心了,看着裴诗语:“我不是孩子了,而且你也知道我的能力,我可是会知道你心里的小秘密哦!”

    可是说着,顾笙脸色不对了,看着裴诗语说:“你今天,是有什么事吗?我都可以知道,别对我撒谎好吗?”

    一句话,几乎都是充满了祈求,顾笙最不愿意的是裴诗语受伤或者不开心。

    如今他知道了这个秘密,可是却无能为力,真的很困扰。

    “啊笙,我……”

    裴诗语抬起头看了眼顾笙,随后又垂下眼眸,低落的看着地面。

    这种悲伤的情绪大概是会感染人的,顾笙最终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看着裴诗语说:“你在难过什么?”

    “啊笙,他真的不记得我了,忘了我,而且他还要娶别人了,我该怎么办啊!”

    这是裴诗语从来没有过的无助,可是今天却表现的这么的精准,似乎没有一点点的开心跟快乐。

    虽然以前也是知道的,可是都没有如此的绝望过。

    “你不是应该早知道吗?既然放不下去拿回来,或者换新的。”

    顾笙认真的说道,对于这种事还是要靠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