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章 来自凌悦的警告-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76章 来自凌悦的警告

    或许昨晚他确实喝醉了,可是有些事他还是记得很清楚,所以封擎苍可以确定,这个女人昨晚确实陪着自己。手机端

    虽然凌悦告诉他,一直是她,但是封擎苍还是有自己的感觉。

    “封总,如果没事我挂了,不过还是先谢谢你的关心。”

    裴诗语笑着说道,对于别人的关心她从来不会在意,但是封擎苍不同,她怕自己会这样沉沦下去。

    所以在这个时候,自己一定要拒绝,要逃跑,因为她已经没有资格,再去承受这个关心。

    “嗯。”

    听着封擎苍的回答,裴诗语直接挂断了电话,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需要犹豫的。

    可是几乎封擎苍的电话刚挂断,裴诗语的手机再次不要命的响了起来。

    看了眼显示,凌悦,裴诗语勾唇,轻轻触摸屏幕,将电话接了起来,没有说话。

    “瑞娜,你别以为你不讲话,我会放过你,你在哪儿啊?你是不是又跟哪个野男人一起了,你这样的女人除了会勾引别人的未婚夫,你还会什么?”

    电话接通,凌悦的声音传了出来,听起来那么的刺耳,让人有种莫名的厌恶。

    不过裴诗语并没有说话,反而听凌悦说话,她的样子并不像是得逞了,反而是有些气急败坏。

    所以裴诗语根本不想跟她计较,她这个样子,是个疯子,又有什么值得自己去怎样。

    “瑞娜你说话啊,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做的,你以为这样可以打败我了?你错了!”

    听着凌悦不停的在那边咆哮,愤怒,一切听起来都是那么的正常。

    裴诗语皱了皱眉头,对于凌悦的话,她似乎有些不解。

    “凌小姐,不知道你这会给我打电话到底什么事,如果是谩骂,那你做到了,电话我挂了,你随意!”

    裴诗语笑着说道,对于这种小姑娘,她似乎并不想在浪费一点点的时间了,一切都太麻烦。

    可是凌悦却更加激动了,冲着电话嘶吼:“不许挂,瑞娜我告诉你,我一定要找你说清楚,你在哪儿,我过来找你!”

    听着凌悦的话,裴诗语有些诧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让她居然这样的不冷静。

    “凌小姐,不必了,我们约个地方吧,一小时后,我在岸口等你。”

    裴诗语告诉了凌悦一个地址然后直接挂断电话,她知道凌悦一定会去的,至于她自己,呵呵。

    当这次是给她一个教训好了,裴诗语起床,看到唐佩留给自己的一条标签。

    “我有事出国了,太匆忙没跟你说,等我回来联系你,这是司机的电话!”

    看到唐佩居然还贴心的给自己留了一个司机,裴诗语的内心顿时暖暖的。

    不过还是给司机打电话让他过来,毕竟现在还需要回家,如果单靠自己,恐怕很困难。

    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司机终于来了,裴诗语看着如此年轻的司机,看样子大概也是十九岁左右。

    “嗨,你是瑞娜小姐吧,我是宾果,佩姐已经吩咐了,我会安全送你回家。”

    小伙子冲着裴诗语打招呼,不过脸却没有一丝轻视或者什么,反而都是尊敬。

    这让裴诗语很好,到底唐佩怎么找到这样可爱的小伙子。

    “嗨,宾果,我是瑞娜,今天麻烦你了!”裴诗语有些抱歉的看着宾果。

    真是个怪的名字,不过裴诗语也没多想,反正唐佩身边不管出现什么人自己都不会很怪。

    俩个人聊了会直接车,宾果一直送裴诗语到了小区门口的楼下,这才离开。

    不过临走之前俩个人交换了电话号码,并且告诉裴诗语,有事给自己打电话。

    看着宾果离开,裴诗语这才楼,可是楼后,她发现自己家的门居然是开着的。

    “天,怎么回事!”

    裴诗语惊恐的看着自己家开着的门,跑过去却发现房间里没有人,家里东西也没有丢。

    可是这怪了,家里钥匙应该只有封擎苍才有,不会是他把。

    裴诗语拿出手机给他打电话,可是电话铃声却从家里的浴室传了出来,好像是在这里。

    “喂……”

    没多久,电话被接了起来,裴诗语站在门口,听着封擎苍的声音,几乎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谁可以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吗?怎么封擎苍会出现在自己家里的浴室。

    “封总,请问你现在在哪里?”

    裴诗语坐在沙发,努力的想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

    然而电话里却再次传来一声:“我家正在装修,所以我下来洗个澡!”

    这个理由真是可以了,不过裴诗语并没有说话,直接挂断,反正俩个人也是在一个房间里。

    裴诗语进去房间换了套衣服,然后坐在沙发等着封擎苍出来,自己一定要好好跟他聊一聊。

    “瑞娜,你回来了?我还以为还得很久呢!”

    封擎苍从浴室出来后,一眼看到了裴诗语,忍不住说道。

    他的身这会围着一条浴巾,走到了裴诗语的身边,看到封擎苍的样子,裴诗语惊恐的看着他,手指还不忘指着他。

    “你,你……”

    “怎么了?”

    封擎苍诧异的问道,然后一屁股从沙发坐下来,浴巾也跟着他的动作差点掉落。

    不过这一切封擎苍本人并没有在意,他还是怪的盯着裴诗语。

    “你居然用我的浴巾?封总,麻烦你搞清楚,这是我家好吗?”

    裴诗语无奈,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不要那么的激动,因为简直太可怕了。

    她的浴巾,居然被封擎苍这样直接系在了身,天啊。

    “哦,你说这,我总不能穿你睡衣或者衣服吧,用个浴巾而已,如果我家不是装修,我用得着这样!”

    封擎苍顿时明白了,不过他却觉得一切都是正常的。

    看着眼前的男人如此理直气壮的样子,她简直都要疯了,看着封擎苍,几乎不知道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