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章 你怎么还不走-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75章 你怎么还不走

    看着俩个人谈的那么开心那么好,唐夜只能自己一个人窝在角落里,继续自己的隐形人生活。

    然而很多时候,不是他想不存在别人会无视自己的,如现在,唐夜被唐佩发现了。

    她的脸很快变得有些微妙,盯着唐夜质问:“你怎么还没走?你还留着过年啊?唐夜你居然偷听女孩子聊天!”

    听到这句话的唐夜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唐佩,这还是自己的那个姐姐吗?

    “姐?你确定这是俩个女孩子的谈话?”唐夜忍不住直白的说道,对于女孩子这个词语,他还是很怀疑。

    因为在唐夜的眼里,很多时候唐佩根本是个男人婆,嗯,是一个充满了阳刚之气的汉子啊。

    “唐夜,你给我滚,立刻!”

    唐佩被唐夜的话激怒了,忍不住对着他吼道。

    虽然她也不想这样,可是为了不让唐夜发现裴诗语的身份,她只能这样做了。

    对他这么残忍,这是因为想要保护他啊。

    唐夜看到唐佩真生气啦,立刻点头,表示自己马走,所以他用了不到五秒钟,居然直接从房间里没有了。

    看到这一幕,裴诗语再次被唐佩震撼到了,满眼小星星的崇拜着她:“啊,佩姐威武,厉害啊!”

    “好了你,快跟我说说,你怎么到了唐夜那边,我还好呢,不过想到封擎苍公司的设计师,我立刻想到你!”

    唐佩摇摇头忍不住说道,看着裴诗语的眼神也充满了怜惜。

    自己一直担心着她,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用这种方式。

    她的脸好了,甚至变的以前更加的漂亮,美丽,甚至有魅力。

    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回来了,回来了好,这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理由。

    “佩姐我其实,这个说来很尴尬的,哈哈……”

    裴诗语笑着,将今晚的事情跟唐佩说了一遍,不过并没有说封擎苍的事情。

    现在已经不想让唐佩担心,所以只能跟他说这些,可是听到裴诗语居然差点被那些臭小子欺负,唐佩都快气死了。

    并且扬言一定要废了那几个,最后经过裴诗语的劝说她才消气了,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欣慰,也是因为他们。裴诗语才被带过来。

    如果没有碰到,恐怕裴诗语也不会回来,每次想到这个,唐佩心里忍不住一阵挫败。

    因为她总是想要帮助裴诗语,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做,因为很多事外人完全没有办法下手。

    俩个人一直聊,不知道聊了多久,最后看时间的时候,已经凌晨五点钟,裴诗语简直要惊讶极了。

    她告诉了唐佩自己这么多年在外面的事情,可是却没有告诉她,自己回来后,即将面对的依然是封擎苍要结婚的消息。

    这是裴诗语心里最大的痛苦,可是她不想告诉唐佩,如果自己说了,按照唐佩的性格,恐怕一定会跑去找凌悦的。

    三年前唐佩准备去的,如今如果还是知道了,再被她知道,裴诗语被凌悦打了,恐怕唐佩一定会疯了的。

    不过这些事已经过去了,自然没有必要吧她扯进来,而且裴诗语打算这些仇这些怨,一定要自己去找回来。

    最后看着裴诗语睡着后,唐佩还是忍不住打电话去调查了所有裴诗语回来的事情。

    虽然有些事她说了,可是唐佩也知道,现在她是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作为她的好朋友,自己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尤其是唐佩看着裴诗语回来后发生的那些事,还有她跟别人的事情,还有凌悦对裴诗语做的事。

    所有的一切确实让唐佩要气疯了,不过她当然明白裴诗语的意思,这是想自己去做。

    可是唐佩不能忍,她立刻做了一个全新的方案,一切都是真对凌悦的。

    恐怕凌悦一觉起来后,会发现自己的一切,都要没有了。

    这也是唐佩唯一可以做的,别的方面因为凌非岩的关系,唐佩自然不可以怎么样。

    可是关于凌悦的那个app那个站的事情,唐佩一定会让她彻底的丢掉。

    第二天早,阳光直接洒进来,照在脸,裴诗语忍不住睁开眼,看了看房顶,一时间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很快她清醒了,因为这会她正在唐佩家里呢,她蹭的从床坐起来,看着身边空无一人。

    她拿着手机看了看,这会居然已经俩点钟了,天呐,而且手机显示着无数个未接来电。

    裴诗语的小心脏忍不住砰砰砰的一直跳动,她打开记录,面全部都是封擎苍一个人的。

    几乎是从早八点打到了刚,整整有五十多个未接,裴诗语还是被这个记录给震惊到了。

    因为自己似乎并没有怎么,而且封擎苍不是昨晚被凌悦带回去了?怎么还给自己打电话。

    虽然俩个人已经是未婚夫妻,可是裴诗语还是接受不了,他们俩个人发生关系。

    想了想裴诗语还是给封擎苍回电话了,毕竟自己现在还是他公司的员工,而且今天没有班。

    电话刚响了一声,被接了起来,传来封擎苍着急愤怒的声音。

    “瑞娜,你在哪儿,你为什么不接电话?你给我说,你在哪儿呢?”

    听着封擎苍愤怒的声音,裴诗语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了,他这是在担心自己吗?

    沉默了一会,裴诗语整理了下,还是对着电话说:“封总,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你在哪儿?”封擎苍似乎没有想到裴诗语会这么问,愣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不过他的这种态度,还是让裴诗语的嘴角翘了起来,心情也莫名的好了起来。

    “我在朋友家,封总你有事?”

    裴诗语笑了笑问到,她好像忽然之间有些理解了这个男人的想法了。

    “没事,看你没来公司,我问问你去哪儿了,也没请假!”

    封擎苍瞥了瞥眉,忍不住说道,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