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3章 她是我朋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73章 她是我朋友

    至于理由或者原因,唐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可能是因为自己较无聊。

    是有点不相信这个女人,所以才会这么说。

    “昂,你说是……”唐佩抓了吧头发不耐烦的说道,可是忽然之间她脑子里闪过一道光,立刻对着电话问道:“等等,她叫什么?”

    唐夜本来听着唐佩的话非常欣喜的,然而听到等等,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瓮声瓮气的说:“他说她叫瑞娜,封擎苍公司的设计师!”

    “封擎苍公司的瑞娜?”唐佩有些疑惑的问道,听到唐夜的确定后,唐佩的心里忽然浮现出来一个人。

    她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让她听电话,放免提!”

    接到唐佩的消息,唐夜算在不甘心这会也只能点头同意,还是把电话放在了免提,并且给了裴诗语。

    “你们下去。”

    唐夜冲着黑子几个人说道,然后目光再次回到了裴诗语身。

    得到了唐夜的命令,几个人立刻从最包间里迅速的消失。

    “佩姐,是我,我回来了!”

    裴诗语看到几个人出去了,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拿着电话对着电话里说道。

    她不知道唐佩能不能听出来,也不知道唐佩会不会配合着自己演戏。

    可是裴诗语还是觉得应该告诉唐佩,可是刚说完了,听到了唐佩惊讶的声音。

    “瑞娜,你回来了?”

    唐佩的声音充满了惊喜还有不敢置信,唐夜在旁边都听到了自己姐姐激动的声音。

    他忍不住有些对这个侧目了,除了裴诗语,好像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得到唐佩的赏识了。

    但是听着唐佩的声音,似乎很希望这个女人可以回来。

    裴诗语听到唐佩的这句话,立刻脸充满了惊喜还有感动,她以为唐佩会迟疑,可是呢。

    她总算明白了,这个世界总是有些人会默默的守着自己,哪怕一点点的痕迹,也可以知道一切。

    “是啊佩姐,刚回来时间不久,夜少还不信我们认识,我说给我打电话,其实本来也是准备给你打电话的。”

    裴诗语笑了笑,对着唐佩说道,她确实很开心,有唐佩这样的朋友,更加像亲人,总是可以给自己温暖。

    以前自己是被唐佩一眼认出来了,可是最后她还是选择了离开,唐佩甚至没有说别的。

    “瑞娜你在哪儿呢,我跟你讲,你一定要过来我这边,咱们太久没见,我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聊!”

    唐佩也很开心,对着电话说了一大堆,唐夜在旁边听着眼睛都要直起来了。

    不过他还有没有勇气打断唐佩啊,真想提醒一下唐佩,注意注意。

    “佩姐我在夜少这边,打算找你的,可是因为一些事我过来夜少这儿了,你还住以前那里吗?我待会过来吧。”

    裴诗语很开心,她现在也想跟唐佩见面,她也有很多话想要告诉唐佩。

    俩个人说了几句话立刻决定待会让唐夜开车送裴诗语过去唐佩那里。

    电话挂断了,唐夜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怪异的状态,看着裴诗语的眼神像看着一个怪物一般。

    不过这也不能怪唐夜,确实是唐佩今晚的情况太过于诡异了。

    她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这样的关心,还有期待,这个瑞娜简直刷新了自己所有的认知。

    “夜少,现在相信了吧,我跟佩姐确实是认识的!”

    裴诗语忍不住挑眉看着唐夜,对于他的这种表情确实有点好笑。

    不过为了快点见到唐佩,这会裴诗语也不能跟唐夜继续聊天,不然总是会被他发现。

    这会看唐夜状态不错,让他永远这样下去,或许对于唐夜来说才是最好的。

    “瑞娜小姐,我还真没想到你跟我姐认识,你们怎么认识的!我姐是不是喜欢你,天,她难不成是les吗?”

    唐夜瞬间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因为唐佩从来没有男朋友,也没有对谁怎样。

    可是如今却偏偏对这个叫瑞娜的

    天,他绝对不可以让自己的姐姐误入歧途。

    “唐夜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时候这么无聊了!以前佩姐可不是这样形容你的。”

    裴诗语无奈的看着唐夜,对于他心里的想法裴诗语立刻猜了个准,完全没想到居然会被唐夜想成这样。

    如果被佩姐知道了,恐怕她一定会好好的收拾唐夜。

    “你知道我?”唐夜更加怪了,唐佩居然告诉这个女人,他的事,这难道不怪吗。

    裴诗语点头,撇撇嘴:“当然认识啊,堂堂夜少有谁不知道不认识的,而且佩姐可是说了很多你的糗事,所以你赶紧带我去找她吧。”

    裴诗语说完忍不住催催唐夜,她真心不敢跟他说太多了,怕唐夜会想太多。

    刚才自己忍不住差点说漏了,还好唐夜一个人较粗,没有仔细想,不然真的完了。

    俩个人随便聊了几句后,唐夜立刻开车带着裴诗语准备过去唐佩那边。

    如今唐佩没有在酒吧或者别的地方,她在自己私人的住宅,所以只能唐夜带着去。

    看着唐夜亲自带着裴诗语走了,黑子后面的一群人顿时惊讶起来,一个个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不过他们也没有多想,毕竟早知道了,裴诗语可是夜少的女人,如今被夜少带走了,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而裴诗语坐在车,却感觉有点不对劲,因为唐夜开车去的方向,好像不是唐佩的家。

    “夜少,佩姐搬家了?”

    裴诗语忍不住询问道,她确实以前来过唐佩那边,可是完全不是这里了。

    听到裴诗语的疑惑,唐夜忍不住笑了,不过还是对着裴诗语解释了下:“我姐三年前搬了,以前那个房子,卖掉了!”

    “嗯,我说怎么我不知道。”裴诗语点头,对于唐佩卖房子的事,还是有点怪。

    虽然她那个房子不是很大,可是却非常的温馨啊,给人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