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脑子离家出走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8章 脑子离家出走了

    “快点上车!”封擎苍的声音非常低沉。

    这个女人知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竟然被冻得脸这么红,眼神都不对劲了。

    漂浮不定,跟丢了魂似的。

    裴施语心底一颤,连忙解释:“我刚才跑了好长时间,现在不冷。”

    男人并没有理会她,抓住她的胳膊,直接拉着她往车那带,半拽半抱着。

    “你,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裴施语吓了一跳,想要拒绝,可对方的胳膊好像铁钳一样,她根本没办法挣脱。

    这个时候她真切体会到,男人的强壮和强势。

    封擎苍一言不语,也不理会她的挣扎,打开车门直接把她塞了进去。

    高大的身影随即也侵入后座,巨大的压迫感迎面而来。男人的表情极其严肃,好像正在解决什么世纪难题。

    裴施语跟个鹌鹑似的缩在角落,心里莫名的心虚,好像做错事的孩子。

    “上次淋雨,这次天冷不知道穿衣,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裴施语郁闷极了,她一直认为自己的自理能力很强,尤其做了几年的家庭主妇之后,觉得自己简直化身生活小达人。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稍有几次的马虎和狼狈,都被眼前这个男人碰上了。

    “失误,失误。”她傻笑着。

    男人冷笑一声,点开手机指着上面的短信。

    “你的脑子是不是每天都在离家出走,说过的话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她瞄了一眼,不仅看到自己卖蠢的那条短信,还看到前面男人给她发的那条。

    那条短信写着:到家了吧,明天降温,别又犯蠢。

    再看下面自己那条短信,天了咯,她能不能去死一死!

    昨天男人的‘呵呵’两字,果然不是微笑,是展开了嘲讽模式。

    本来已经够糗的了,今天这么冷的天,她还忘了添衣,被嘲讽没脑子真是一点都不冤枉啊。

    “封少,我错了。”

    她双手举天,交待从宽。

    “哈啾——”

    没有征兆的,她突然打了个喷嚏。

    封擎苍虽然已经后退,可后座就那么大,而且非常突然,还是被喷到了。

    “对,对不起,我……哈啾,哈啾,哈啾!”

    裴施语不停道歉,想要拿出纸巾给他擦拭掉口水,没想到又毫不客气的又打了三个喷嚏。

    她缓过神的时候,已经完全不想说话了。

    这下她肯定完蛋了,男人一定会把她丢下车的!

    一张纸巾递到她的面前,她一脸错愕的望着男人。

    “擦擦。”男人的表情怎么这么奇怪,好像不敢看她?

    她傻愣愣的接过纸巾,抽了抽鼻子。

    呃……

    刚才好像,大概,也许,鼻涕都喷出来了,还挂在脸上。

    怪不得男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啊啊啊!刚才他肯定全都看见了,想到那个画面,天了咯!

    她能不能现在跳车啊!

    苍天啊,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现在好想死一死,太丢人了!

    裴施语简直生无可恋,一点都不想面对眼前这个男人,不想看到对方嫌弃或者其他什么表情。

    这时,一双温暖厚实的手覆盖在她的额头上。

    她错愕的抬起头,迎面对上封擎苍那面无表情的俊朗面容。

    “你发烧了。”男人淡淡的陈述,眼底带着一丝担忧。

    关于刚才她的糗相,宛若未见。

    狂躁郁闷的心情,因为对方的淡然也渐渐平静了下来。虽然还是觉得窘迫,至少不会想要赶紧逃离。

    “可能有点冻着了,没事,我现在身体倍儿棒,回家喝点姜汤捂一晚上就好了。”

    男人没有理会她,拿起手机拨通电话。

    “让医生去宁家老宅,准备一套女款衣服。”男人扫了她身上一眼,声音变得特别的铿锵有力:“加厚款。”

    裴施语再傻也知道这通电话是为了谁而拨通,心里又是窘迫,又是感动。

    “不用了,我真的没事……”

    “脑子不在家的人,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力。”

    “……”

    要不要这么毒舌啊!

    “封少,你这是人身攻击。”她郁闷道。

    “我在陈述事实。”

    “我平时不是这样的,偶尔犯点小错而已,我就不信你平时不犯错。”

    男人挑眉:“等你抓到我犯错的时候,再说。”

    瞧这语气狂妄的,裴施语顿时有些不服气。

    “那你以后可要小心了!我以后会紧紧盯着你,你要是犯一点小错,也会往死里嘲讽你。”

    “随时恭候。”

    裴施语顿了顿,喃喃开口:“喂。”

    男人理都没理会,拿起一旁的文件开始翻阅,整个人陷入低气压。

    裴施语撇撇嘴,扯了扯身上男人的衣服:“那个,谢谢你。”

    “三思而后行,就不用说那么多谢字。”

    裴施语特真诚道:“我记住了!”

    男人虽然说话不动听,可人是真的好,每一件事都办得很周到。

    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作为受益者,心里没有感动是不可能的。

    “这件衣服你还是要扔吗?”她摸着身上面料顶级的西装,有些舍不得道。

    她很清楚这种衣服有多昂贵,一件就能花掉普通上班族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工资。

    如果就这么丢掉,未免太可惜了。

    男人的视线终于从文件上移开:“你是病毒?”

    裴施语眨了眨眼,一脸莫名其妙。

    男人眼底尽是嘲讽,她顿时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是她又不是病毒,为什么穿一次就要扔掉衣服。

    “上次我说干洗还给你,是你很不屑的要扔掉的,我以为这次也一样。”她郁闷不已,为自己辩解。

    “我想着如果非要这样做,不如拿出去卖掉,捐给慈善机构。这衣服值不少钱,能帮助不少人呢。”

    “哦。”男人继续阅读文件。

    “……”

    裴施语直接翻了个白眼,多说一句你会死啊!

    骂她没脑子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惜字如金了。

    “你没这个意思那就最好不过了,我拿去干洗之后再还给你。”

    “不必,这种事不用你操心。”男人顿了顿,又开口道:“有人负责。”

    裴施语点了点头不再坚持,外面的干洗店恐怕还比不上他们家里私有的。

    只是自己是不是该送什么东西表示感谢,算上电话里吩咐的这套衣服,她已经收到对方两套衣服了。

    她上次试图给钱,被男人狠狠嘲讽了一顿。

    所以还是送些礼物更合适,可对方什么都不缺,她应该送什么呢?

    (某随温馨提示:21点还有一更哦~大家记得多多的投推荐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