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引诱失败-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68章 引诱失败

    这是裴诗语第一次感觉如此的憋屈以及愤怒,而这个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愤怒什么。

    “瑞娜小姐,怎么了,我打你你很委屈吗?你明知道擎苍哥哥喝醉了,居然让他误会你是我,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会,会亲你?”

    凌悦也很气,目光冷冽的瞪着裴诗语,似乎想把这个女人给瞪死一般,她很生气。

    可是裴诗语却根本不想跟凌悦说什么,转身将门摔的啪的一声,离开了。

    看到裴诗语的背影消失,还有门被摔传来的声音,封擎苍也似乎清醒了一点。

    不过也仅仅是一点点,他从沙发坐了起来,指着凌悦说:“你,你是谁?你来做什么!”

    “擎苍哥哥,我是小悦啊!”凌悦扑过去扶着封擎苍,生怕他会从床掉下来一般。

    可是封擎苍却歪着头,捏着她的下巴,看了半天,嘟囔道:“你说,你是小语?”

    “怎么会,她不是已经没了,不对,她回来了,真好。”

    封擎苍的眼神慢慢的变得迷离起来,看着凌悦的眼神像看着另外一个女人。

    这让凌悦心里十分的不爽,可是为了得到封擎苍,她也不能顾忌这么多的事情。

    “擎苍哥哥,是我,我们回家吧。”凌悦点点头,立刻承认了。

    她的心里也开始有些迷糊,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小悦还是小语,大概是因为自己听错了吧。

    或许她的擎苍哥哥喊着的名字一定是自己,一定是的。

    凌悦扶着封擎苍,俩个人摇摇晃晃的车,凌悦还是没有开车送封擎苍回家,这种时候,只能去酒店了。

    下车后,凌悦扶着封擎苍,艰难的走着,还好封擎苍偶尔还会配合一下自己,不然凌悦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了。

    “擎苍哥哥,你小心点啊,待会摔了,啊!”

    凌悦忍不住说着,眼看着封擎苍要撞到墙了,立刻用力将他拉了过来,幸好没有撞去。

    喝醉的人似乎变得更加沉甸甸的,凌悦扶着封擎苍,心里却充满了委屈,可是想到待会发生的事,她还是充满了激情。

    只要自己和封擎苍俩个人发生什么,婚礼是不可能改变的事情了,如果自己怀孕,封擎苍一定会更加温柔的对待自己。

    一心想着如何把封擎苍搞定的凌悦,丝毫没有想过,他这会已经醉的不省人事。

    还好俩个人经过了重重的困难后,终于回到了酒店里,凌悦将封擎苍扶着床后,终于累的一屁股坐在地。

    这特么的也太辛苦了,凌悦忍不住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眼神却看着封擎苍。

    “擎苍哥哥,今晚你是我的了。”

    凌悦跑去浴室洗澡,最后还不忘换自己随身带的一件性i感万分的裙子,站在镜子里,看着那个充满诱i惑的女人,凌悦还是忍不住笑了。

    这是她静心准备的,裴诗语打电话后,凌悦立刻拿出来这件衣服,想着总归排用场的。

    这会果然可以用了,凌悦美滋滋的看着镜子里人,想着封擎苍看到自己,一定会要了自己。

    因为这会自己很裴诗语确实像一个人,俩个人长得太像了,像一个人一样。

    尤其是封擎苍现在喝醉了,如果自己这样出去,他肯定会认错,到时候自己想要的一定可以得到。

    凌悦的嘴脸还带着一抹笑,满怀信心的走了出去,封擎苍果然还是趴在床,看起来一动不动。

    “苍哥哥……”

    为了让自己假装的更加像一点,凌悦立刻换了称呼,希望用这个称呼,可以唤醒封擎苍对裴诗语的喜欢。

    可是凌悦已经等了好一会,床的封擎苍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像没有听到一般。

    “苍哥哥,你怎么不说话啊?我回来了!”

    凌悦忍不住再次说了一句,可是这次她的心却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因为封擎苍确实没有动作,而他也没动,像睡着了一半,凌悦不甘心的跑过去。

    果然看到封擎苍这会正睡得香甜,估计是喝太多,这会怎么喊,都没法喊出来。

    “擎苍哥哥,你睡着了?”

    “擎苍哥哥你怎么不说话啊,你醒醒啊!”

    凌悦忍不住过去摇了摇封擎苍,可是却根本没有用。

    床的男人像没有意识一般,根本没有一点点的反应,这一切让凌悦顿时感觉晴天霹雳一般。

    这要怎么说?怎么变成了这样啊,凌悦气呼呼的坐在一边,自己生闷气。

    本来都已经计划好了,可是如今封擎苍睡得这么沉,自己是想做什么也没用。

    不过凌悦并没有死心,她脱了衣服躺在封擎苍的根本,用尽一切力气去讨好他,挑逗他,可是床的男人却依旧没有丝毫反应。

    这让凌悦不由得产生一种挫败感,算现在已经想要对他怎么样,他也丝毫没感觉啊。

    这一个晚这样浪费了,凌悦气呼呼的睁开眼睛,埋怨的看着封擎苍。

    “擎苍哥哥,为什么你不喜欢我,为什么啊!”

    凌悦已经不是当初单纯的那个女孩子,如今她非常清楚的知道封擎苍并不喜欢自己。

    甚至他的心,好像都给了另外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自己永远都醉讨厌的人。

    本来他们俩个人亲在一起,并没有什么,这会封擎苍喝醉了,可是凌悦是想起来,那套婚纱,她不甘心啊。

    凌悦跟瑞娜分开后,并没有直接去找封擎苍,告诉他自己不要瑞娜设计婚纱了。

    这个时候的凌悦并不是那么蠢,她跑去了那个店里,她想再去看看那套永恒的爱。

    可是自己去的时候,却被告知,那套婚纱已经被取走了,凌悦那会最清晰的感觉是,裴诗语回来了。

    但是凌悦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裴诗语已经走了,而且她去取婚纱,店员不会给。

    最终,凌悦还是开口询问了是谁取走的,最终凌悦终于知道,婚纱居然是被封擎苍取走了。

    而且他把那套送给裴诗语的婚纱,送给了另外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