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7章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67章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随便你,我告诉你,我跟你的擎苍哥哥现在正在凯旋路的未央酒吧306号!”

    裴诗语再也忍不住跟她废话,直接说了地址后挂断电话。手机端

    对于凌悦这个女人,裴诗语还真是不想评价,毕竟自己现在也不想跟她说什么。

    挂断电话后,封擎苍忽然之间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想要走出去。

    “你要去哪儿啊,赶紧坐下!”裴诗语紧张的拉住封擎苍,让他坐在沙发。

    可是封擎苍却直接拒绝了,挥手将裴诗语推在一边,她没有防备直接摔在沙发。

    这让裴诗语顿时炸了,看着封擎苍充满了气愤,这个男人真是太可恨了,自己喝醉了居然还怪自己。

    “封擎苍,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裴诗语的一声怒吼让封擎苍甚至有些清醒了一点。

    他看着沙发的裴诗语,目光在她的眼睛面认真的看着打量着,似乎想要把这个女人看的清楚一点。

    可是忽略别的地方,仅仅一双眼睛似乎让封擎苍立刻产生了一种错觉,这个女人好像裴诗语。

    “小语……”

    封擎苍喃喃道,却吓得裴诗语立刻从沙发跳起来,不敢置信的瞪着封擎苍,他难道想起来了吗?

    “你,你想起来了?”

    裴诗语有些紧张而又惊恐的看着封擎苍,他失忆的时候自己担心,可是现在他好了,裴诗语依旧担心。

    因为她怕他怀疑自己居心叵测,毕竟自己现在已经完全不是以前的那个裴诗语了。

    “你,你回来了,太好了,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你没死,你……”

    封擎苍的话刚说了一半,忽然之间抱着头蹲在地,看样子特别的痛苦。

    看到这样的封擎苍以后,裴诗语立刻明白了,这个男人哪里是想起来了,他只是觉得自己眼睛跟裴诗语较像。

    毕竟虽然脸可以换,可是眼神却是如何都不能改变的。

    “苍,你怎么样?”

    裴诗语跑过去蹲下i身在封擎苍的面前,想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可是封擎苍却不说话。

    他那样蹲在地不知道想着什么,紧紧的抱着头,似乎很痛苦的模样。

    “封擎苍,你没事吧?”

    裴诗语确实很害怕很紧张,因为她以前了解过这种情况,他们不可以受刺激,万一在受刺激了,恐怕病情会直接加重。

    或者更加严重的也许会损坏别的神经,造成人格分裂或者精神障碍。

    “没事。”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裴诗语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终于听到封擎苍低沉的声音。

    他似乎已经好起来了,不过还是醉的很厉害,摇晃着想要站起来。

    “我扶着你,你喝醉了赶紧坐下来,待会凌小姐过来了。”

    裴诗语扶着封擎苍过去沙发,将他放好后,立刻过去一边的洗手间拿了毛巾过来。

    他这会额头摸起来很烫,裴诗语立刻拿着毛巾给封擎苍擦了擦额头面的汗珠。

    “走开,别碰我!”

    封擎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立刻挥手把裴诗语推到了一边,旁边的酒**子哗啦的倒了一大堆。

    “封擎苍你干嘛啊!”裴诗语不解的看着封擎苍,可是他却好像睡着了一般,躺在那里一句不说话。

    可是他的眉头却一直紧紧的皱在一起,似乎很痛苦很难过的样子。

    看到封擎苍终于安静了,裴诗语只能叹口气坐在他的旁边,如今凌悦没有过来,自己也必须守着他,不能让他出事。

    看着封擎苍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熟睡的样子,裴诗语感觉到了一阵满足,或许这是自己的心愿吧。

    多么希望有一天可以跟封擎苍这样安静的在一起,互相依偎,守护,让俩个人都可以温暖的依靠。

    可是她不能,如今封擎苍似乎也正在调查一些事情,或许跟自己也有关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裴诗语都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包间的门被一阵大力推开。

    裴诗语立刻受惊坐了起来,可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被封擎苍拉进了怀里,吻了去。

    而凌悦推开门后看到的一幕,是封擎苍搂着裴诗语,然后俩个人亲吻的画面。

    “瑞娜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居然敢勾引擎苍哥哥,我不会放过你的。”

    凌悦气的直接冲过来,一把拉开裴诗语,将她从沙发拽了起来,阻止了俩个人继续亲吻。

    裴诗语皱眉看着凌悦,对于这个女人的行为十分无奈,不过心里却有些郁闷。

    “凌小姐,请你搞清楚,我并没有勾引你的擎苍哥哥!”

    裴诗语冷笑的看着凌悦,对于她的话一点儿都不想苟同,因为确实不是自己的错啊。

    凌悦既然推开门了,一定看到了是封擎苍亲的自己,自己也是被迫的呀。

    可是凌悦根本不会管这个,她只相信自己看到的,而且亲眼看到了这个女人亲封擎苍。

    “你还说,我都看到了。亲眼看到你还不承认,你要不要脸!”凌悦气呼呼的看着裴诗语,对这个女人的恨意简直到了一个新高度。

    如果不是因为裴诗语的身份太过于敏感,凌悦一定不会这样放过她的。

    面对凌悦的无理取闹,裴诗语不想多说,伸手指了指后面沙发的封擎苍:“凌小姐,你也看到了,你的擎苍哥哥他在这里,而现在我要离开了!”

    “你不许走!”看到裴诗语居然想离开,凌悦直接过去抓住裴诗语的胳膊,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让她离开。

    可是是感觉不能让裴诗语离开了,否则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放手,”

    裴诗语转头看着凌悦,对于她这种行为,真的很讨厌。

    她眼底的讨厌刺痛了凌悦的自尊心,毫不犹豫的凌悦挥手甩了裴诗语一个巴掌:“贱人!”

    一个巴掌让裴诗语震惊在了原地,完全没想到凌悦居然会动手,这让裴诗语特别想笑。

    “凌悦,我告诉你,这一巴掌我会加倍的还回来的,你给我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