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他很迷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64章 他很迷人

    “不理解?”

    封擎苍看到裴诗语一直皱眉,还以为她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忍不住询问道。

    其实那会他一直在郁闷自己为什么会喜欢瑞娜,所以才不说话,他其实是在责怪自己。

    今晚要去的应酬,其实是一个私人的,不过因为他看到裴诗语,忽然想带着她一起去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是因为裴诗语太迷人了吧,可是在迷人也得回家。

    “不,封总,我当然明白,是有点好,你应酬为什么会想起来带我去,你不是从来不去应酬的吗?”

    裴诗语诧异的问道,相较起来,封擎苍带自己去,更加怪的是他居然会去参加应酬。

    以前封擎苍可是从来不会参加什么应酬的,他相信不管什么都一定可以依靠自己的能力得到。

    而且应酬都是场面的事,封擎苍那样的人根本无法适应吧。

    但是今天封擎苍却主动带着自己去应酬,而且看起来好像还挺期待的,真是郁闷了。

    “你知道我以前不去?”封擎苍有些怪的问道。

    虽然俩个人认识了一段时间,可是裴诗语按道理应该不会对自己如此的了解啊。

    听到封擎苍的疑惑,裴诗语也有点蒙了,不过想到自己的好朋友,她立刻有了理由。

    “嗯,听灵灵说过,她好像对你的事,知道的较清楚。”裴诗语犹豫了会还是说了出来。

    反正叶沛灵是裴诗语的朋友,算知道什么也不怪吧。

    然而听到这个答案,封擎苍并没有意外,相反的,他确实可以想到,除了叶沛灵似乎也没有其他人告诉瑞娜了。

    “她跟我以前的妻子,很熟。”

    封擎苍似乎犹豫了会,这才说了出来,可是没想到他说的却是妻子,而不是未婚妻,或者女朋友。

    裴诗语笑了笑,然后说:“你说的是裴诗语吧,我也听灵灵提起过,听说你们以前特别恩爱。”

    其实这也不是裴诗语故意提起来这些事,而是因为她不知道说什么了,因为好像自己说什么,都有点不合适。

    本来也是,他们俩个人只是下级关系,或者说合作关系,又可以有什么好聊的。

    “我不记得了,那段记忆都丢了,不过我可能也很爱她,因为我总是会梦到她。”

    “瑞娜,你知道吗?梦里我好像总是可以听到有个女人再哭,我问她,可是她什么都不说,每次我要走了,她抓着我的手,喊着让我别走!”

    封擎苍忽然之间回忆起来过去,不对,他提起了他的梦。

    裴诗语一直以为,这是自己一个人的事,也是自己一个人的煎熬,可是却没有想到。

    这个男人也在用自己的方式煎熬着,算他不记得了,可是梦里他还是会看到自己。

    “封总,都过去了。”

    裴诗语只能认真的看着他说道,是啊,他们俩个人都是过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

    在他封擎苍的眼里,裴诗语已经是个死人了。

    “我知道,不过那些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我已经查出来一点点的眉目,相信要不了多久,真相一定会浮出i水面。”

    这是封擎苍第一次如此认真的提起来裴诗语,甚至提起来那些过去,还有那个真相。

    然而自己查了那么久都没答案,封擎苍可以查到吗?难道他也是很自己一样,查到了是施怡?

    这个答案忽然让裴诗语有些惊讶,因为她不知道这个答案,到底是什么。

    可是如果封擎苍也已经查到了施怡那边,那么他忽然结婚的理由还有目的,恐怕根本不是因为凌悦。

    而是他正在酝酿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吧。

    “那恭喜封总了,我相信一定有一天会查清楚的。”

    裴诗语只能顺着他的话说,毕竟这件事自己也没有什么发言权,况且自己是裴诗语啊。

    不过一切还没到可以公布的时候,裴诗语并不会着急了,如果说以前还会担心,那么现在根本不会了。

    因为她知道有个人跟着自己一起并肩作战,一起在揭穿当初的一切,只是裴诗语忽然有些害怕。

    会不会有一天,没有等到自己主动承认,他查到了。

    “封总,是不是快到了?”

    裴诗语不愿意在继续提起来那个话题,所以只能岔开话题,并且盯着封擎苍看。

    不管怎么样,自己如今的身份可是瑞娜,而且很封擎苍有着多次感情的瑞娜。

    他在自己面前这样毫无忌惮的提起来他的前任未婚妻,哪怕她死了,自己心里应该也是会不开心吧。

    裴诗语从来也不是什么大度的人,而瑞娜更加不是了,所以这个时候她必须表现的更加任性一点儿。

    “嗯。”

    “封总,你在我面前提你的未婚妻,这样好吗?”

    裴诗语笑着看向封擎苍,可是封擎苍却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不过也仅仅是惊讶罢了。

    他摇头,看向瑞娜:“瑞娜,你应该明白的,我心里只有一个人!”

    “凌小姐?”裴诗语忍不住问道,虽然心里很清楚了,可是还是忍不住想问。

    大概所有的女人都是属于这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样子,所以裴诗语是想听听,这个男人的真实想法。

    然而封擎苍却摇头:“不,我对凌悦没有任何感情!”

    这话可以说是冰冷无情了,可是裴诗语却不觉得有什么,甚至感觉有些痛快,像有个人为自己报仇一般。

    或许如今自己的心态已经变的很怪了,可是裴诗语并不在乎,她想要的一定要做到,那些人都会付出代价。

    “那你为什么还要娶她,还说不是因为爱。”裴诗语嗤笑一声,似乎是在嘲讽封擎苍,又或者都是嘲讽她自己呢。

    如今的裴诗语其实根本是个笑话吧,她的所有的一切都被别人抢走了,关键自己还没能力抢回来。

    “瑞娜,这个世界很多事情并不是都需要一个理由或者结果,如我对你,很感兴趣,可是我却不会娶你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