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9.第959章 你这个无耻的女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959.第959章 你这个无耻的女人

    凌悦现在的样子,简直让人不敢直视了,裴诗语忽然有些不忍心了,打碎这个女人的梦。   ()

    可是为什么不呢?她不是也亲手打碎了自己的梦吗?自己的一切。

    如果当初没有凌悦的出现,或者自己回直接承认自己是裴诗语,可是因为她,自己只能离开。

    如今回来了,还得接受这个女人跟封擎苍结婚的消息。

    三年前他们没有结婚,可是如今却是真的要结婚了,这让裴诗语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

    今天,她还拿着照片质问威胁自己,可是那又如何?这都是她自己作茧自缚。

    明知道封擎苍有未婚妻,居然还想去插一脚,并且做出那样的事情。

    裴诗语不会相信,凌悦不知道施怡做的事,一定是她们母女俩个人联合起来,毁了自己。

    “呵呵,凌悦,不得不说,你这个梦,做的不错,如果我猜的没有错,那个婚纱是给裴诗语的吧。”

    裴诗语冷笑看着凌悦,完全不明白凌悦为什么这么确定,那个婚纱封擎苍会送给她。

    听到裴诗语的话,凌悦笑嘻嘻的看着她:“是又如何?她已经死了,难道婚纱也跟着去死吗?”

    凌悦知道裴诗语没有死,可是眼前的瑞娜并不知道。

    可是算裴诗语还活着,她也做不了封擎苍的妻子了,她那张脸,恐怕会吓死人。

    “哦,算死了,你还愿意穿着别人的婚纱,凌悦你到底想什么呢?”

    裴诗语不解的看着凌悦,不明白凌悦到底为什么那么执着于那套婚纱,难道婚纱,不是单纯的婚纱吗?

    可是凌悦却好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裴诗语:“瑞娜,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那套婚纱的价值!”

    “我当初无意间发现,擎苍哥哥确实承认了,可以穿着擎苍哥哥设计的婚纱,算是别人的,那又怎么样?”

    凌悦的话确实有些道理,可是这件事注定了,只能是她的一个梦想,遥不可及。

    因为那套婚纱已经变成了自己的,呵呵,兜兜转转,永恒的爱还是属于裴诗语。

    可自己到底要不要告诉凌悦呢?明明非常讨厌她,如果现在说了,她一定会受刺激。

    可是裴诗语却忽然有些不想说了,因为她想亲眼看着凌悦从封擎苍口里知道那一天。

    “嗯,那我提前恭喜你,你的婚纱,那我不做了。”

    裴诗语点头没有跟凌悦继续争论,不过她却知道,封擎苍不会答应凌悦的要求。

    算没有自己,算婚纱一直放在那里,凌悦都不会得到它的。

    那是封擎苍对于裴诗语所有的真心和爱,怎么可能会轻易的给了凌悦呢?

    他已经让自己设计,说明他的态度非常明确,可惜了凌悦一个人还在这里幻想。

    “哼,”

    凌悦冷哼一声,踩着高跟鞋噔噔蹬的离开了。

    她的背影逐渐消失,裴诗语脸的笑却越来越大,自己真是要目睹凌悦的悲剧发生了。

    从一开始,凌悦这个角色注定了是一个悲剧,不管自己有没有活着,这都是悲剧。

    凌悦一个人的悲剧,很可笑也很不错,自己可以亲眼看着他,一步步的走向灭亡。

    一个人的心,那样亲手撕碎,那样被另外一个人亲手毁掉,这也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

    裴诗语觉得自己说幸运的,似乎自己并不需要多做什么了,只要这样看着,凌悦可以自己吧自己作死了。

    大概每个人生来都要注定走自己的那条路,如凌悦现在。

    可以她以为自己是她的敌人,其实呢,自己只是看着她一步步毁了自己的那个人。

    裴诗语没有吃饭直接去了公司,而凌悦这个人却并没有来,或许她又是去做别的事了。

    可能女人是天生喜欢折腾,如凌悦,一步步的吧自己折腾的,各种心痛。

    裴诗语不信,当凌悦看到自己很封擎苍的照片,她不会心痛吗?恐怕她会气的全身发抖。

    恐怕凌悦是任何一个人都要痛苦的,可是这痛苦却是她的母亲带给她的。

    因为她的妈妈自私的想要毁了自己,呵呵。

    最后施怡却是亲手害了自己的女儿,算凌悦喜欢封擎苍,可是那个男人是寒冰。

    她们不顾一切的扑去,最终结果只是把自己冻成冰。

    裴诗语坐在办公室发呆,想着凌悦的一切,还有自己的一切,她甚至有些迷茫了。

    心里默默的可怜起来凌悦,这个女人是一个最可怜的悲剧,但是自己呢?

    算凌悦可怜,那也是自己作的,并不是因为自己。

    “瑞娜,瑞娜……”

    宁子看到裴诗语回来后一直发呆,不知道想着什么,忍不住过去喊了几声。

    可是裴诗语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最后,大概裴诗语自己想明白了,清醒过来,看到一边盯着自己的宁子,差点吓死。

    “宁子你干嘛啊,吓死我了,你这样会吓死人的你知道吗?”

    裴诗语捂着自己的心脏,不管谁看到这一幕,恐怕都会吓到。

    宁子撇着嘴格外委屈:“瑞娜你这没良心的,我可是为了你啊,你知不知道你发呆了多久,我喊了你多久啊,可是你都没反应!”

    “我只能在这里看着你啊,不然你这样出事咋办。”

    听到宁子的话,裴诗语也有些尴尬,她知道自己发呆了,而却没有想过,宁子竟然一直看着自己。

    心里顿时充满了感激,看着宁子道谢:“抱歉抱歉,我刚是走神了,谢谢你这么关心我,最爱你了,今天下班请你吃饭啊!”

    “好啊,一言为定,你可不许在逃跑了,不过嘛,你可别喝酒,喝醉了我都没法……”

    宁子没有说下去,不过裴诗语也明白了,宁子一定是看到了昨晚的照片,毕竟宁子喜欢熬夜。

    她看着宁子说:“那些照片,你都看到了?”

    “对啊,不仅仅看到了照片,我还有视频呢,你要不要看?”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