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生病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7章 生病了

    车子到封氏大厦的时候,还是司机提醒了她。

    她付钱下了车,整个人晕乎乎的坐上了电梯,按电梯楼层的时候,盯了好久才看到上面的数字。

    走进办公室,原本嗡嗡作响的脑袋,被一阵狂轰乱炸,脑袋更疼了。

    “小语,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你的额头好像有点烫,是不是发烧了啊?”

    “今天降温了,你还穿得这么少,是不是冻着了?”

    裴施语在自己位子坐了下来,喝了一口安慕容给她倒的热水,这才觉得整个人缓过劲来。

    “我没事,今天起来迟了,出来慌慌张张的,也忘了今天降温,吹了一会风所以刚才有些不舒服。”

    安慕容没好气道:“我们这里上班不像别的地方那么严格,又不用打卡,迟一点没关系。你每天两个地方奔波,本来就就累,偶尔来晚点谁也不会说你,至于这么拼命。”

    她笑道:“我从小到大就没有迟到过,第一次有点太紧张了。”

    刘哲失笑:“你还真是个乖乖女,我看你状态不对,还是回去休息吧。”

    裴施语摇了摇头:“不行,今天要把稿子整理出来,明天我还得去找余先生呢。我没事的,你们不用担心,就是刚才冻着了。”

    听到这话,大家的态度都有所松动。

    “没事,昨天已经理得差不多,今天我再弄一遍,晚上发给你就行。”安慕容依然不同意她留下,看她这副小模样总觉得不太好。

    裴施语还是拒绝了:“我不直接参与,明天深渊问起我怕我回答不上来。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有多认真,我们做了这么大的改动,如果没办法说服他一切都是白搭。”

    现在时间紧迫,顶上的压力很大。网络上已经开始有人怒骂翻译组无能,这么久没有把事情做完,确实没办法再拖延。

    大家听到这话都沉默了,又看她好像慢慢缓过劲,才不再劝说。

    “那你一会不舒服要说,别硬撑着。”

    她笑着点头:“我记着呢,我一会喝点养生汤,什么病啊痛的都没了!”

    刘哲受不了的扶额:“你也真是够可以的了,衣服都忘了穿,竟然也没有把养生汤给忘了。”

    安慕容更是感动不已,给她熬汤带汤,一天两并不算难,难就难在一直坚持着。

    她其实一直就做好喝几天就没有的打算,没有想到裴施语坚持了下来,风雨无阻。

    哪怕她觉得自己状态已经非常好,不需要再这么麻烦,或者一周一次就行,可裴施语依然如旧。

    裴施语和她是平级,能力超群,以前也做过翻译工作。自个虽然多了一些经验,可并没有太多东西教她。

    这也就意味着,对方并不是冲着什么好处来讨好她。

    能这么做只是因为拥有一颗热心肠,只是因为她这个人而不是其他什么附加的东西。

    这样纯粹的情谊怎么会让她不感动,心底已经把她当做最好的朋友。

    “你啊,少一天又怎么样。”安慕容嗔怪道,心底很是感动。

    裴施语笑道:“我昨天就已经预定熬好,我朋友这几天出差不在家,我一个人也喝不完,到时候还浪费了,不如带过来呢。”

    “谁娶了你真是上辈子救了银河系!你说我怎么就不是男的呢!”安慕容由衷感叹道。

    裴施语只是笑笑,就开始投入到工作中去。

    “哈啾——”

    裴施语重重的打了个喷嚏,整个人都快被震晕了。

    “小语,你要是不舒服就先回去吧,已经理得差不多了,后面都交给我吧。”

    安慕容看她脸微红,整个人病怏怏的,皱起眉头道。

    “我已经弄完了。”裴施语笑道。

    “那赶紧回去吧,记得吃药,早点休息。”安慕容催促道。

    “你今天生病了就别再去宁家那边了吧,好好休息,别太累了。”

    裴施语只是含糊带过,昨天雷恩已经确定兰花彻底恢复,想来这件事也到了要告一段落的时候了。

    她现在虽然觉得是有点不舒服,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但是还不到动不了的地步。

    还是过去看看,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安排。

    不过上午那种在寒风中等待的感觉,她再也不想尝试。她发了个短信给封擎苍,表明自己今天会在车库等候。

    没过一会,对方回复短信,上面只有两个字——已阅。

    一如既往的简明扼要。

    裴施语的嘴角抽了抽,想到昨天晚上做的梦,手机屏幕上竟然呈现那个男人****的身体。

    她慌忙把手机扔到了包里,好像多摸一秒都会被烫伤一样。

    因为是提前下班,大部分人还在办公室里忙碌着。

    裴施语跟做贼似的左顾右盼,看到没人这才刷卡进入专用电梯。来到停车场空无一人,她才舒了一口气。

    停车场并没有暖气,虽然是封闭式的,没有风吹入,依然觉得十分寒冷。

    看了看表,距离下班时间还有将近半个小时,这么等下去她的感冒肯定会加深。

    “哈啾——”

    她搓了搓胳膊,这么下去不行!

    高跟鞋敲打着底边,在停车场里发出蹬蹬蹬的清脆声,裴施语在停车场里跑了起来。

    穿着高跟鞋跑步,真的不是人干事啊!

    就在她觉得自己的脚要跑废了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

    “你在干什么!”

    裴施语跑得太认真,根本没注意,突来一个男声,脚差点给崴了。

    她动了动脚踝,还好没事,否则成了伤残人士,明天就没法去找余问渊了。

    “你身上穿的是什么鬼东西!”封擎苍严厉的声音响起,语气透着浓浓的不悦。

    她看了看自己,这一身很正常啊。衬衫小西装配上小短裙和高跟鞋,很常见的白领打扮。

    男人迈着大长腿,大跨几步走到她的身边,还没有等她打招呼,身上被披上了还带着体温的西装外套。

    身上一下暖和了不少,她下意识想要脱下,男人冰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明明知道今天降温,也不知道添衣服,只知道上班不知道带脑子吗。”

    裴施语尴尬一笑,心里嘀咕要不是昨天晚上……

    原本脸蛋因为吹风发热和运动过后发红,现在更烫更红了。

    封擎苍看到这样的她,不由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