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0.第960章 可怕的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960.第960章 可怕的人

    反正在裴诗语的心里,这是一个梦而已,所以她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一样的。

    可是前面的人却好像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一般,裴诗语不死心的又喊了一声。

    “苍?”

    这次封擎苍终于有反应了,回过头给了裴诗语一个宠溺的眼神:“你醒了?”

    是啊,一定是做梦,不然封擎苍怎么可能如此温柔的跟自己说话呢,他一直都是对自己避之不及。

    可是今天的温柔却让裴诗语有些依赖呢,她没有继续说话了,因为裴诗语想着俩个人可以一起度过这种安稳的时候。

    她希望时间可以慢一点,甚至希望这个梦永远不要醒来,哪怕沉醉在封擎苍的梦里,她也愿意。

    只要身边还有他,只要他还还是那个苍哥哥,裴诗语什么都愿意。

    痴迷的看着封擎苍开车的样子,意识再次逐渐混乱了起来,最后一刻裴诗语还是忍不住想着,这样吧。

    而正在开车的封擎苍看到裴诗语居然睡着了,顿时无奈起来。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立刻找了一个酒店,这里离家太远了,如果这样开车下去,裴诗语一定会受不了吐的。

    为了裴诗语可以快点休息,可以更好的休息,封擎苍只能带着裴诗语去酒店里面。

    封擎苍抱着她,可是怀里的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像睡着了一般,可是算睡着了,依旧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服。

    或许这个女人真的很没有安全感,如果可以,如果她愿意,自己很愿意照顾她的。

    可是自己却被拒绝了,而且那样的冷漠无情,封擎苍只要想起来那天听到的话,心脏控制不住的痛起来。

    痛过了,一切还是原来美好样子,因为没有什么痛苦是永恒的,一定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

    刚进去酒店房间,裴诗语醒了过来,不过并没有清醒,只是醒了过来而已。

    她吃吃的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傻兮兮的笑了起来:“苍,你还在,我还以为你走了的,呵呵,真好!”

    她伸出手想触碰这个男人,可是却又停了下来,因为胃里忽然涌出来巨大的难受感。

    “瑞娜你怎么样,我带你去卫生间!”封擎苍立刻看出来裴诗语不对劲,抱着她大步进去洗手间。

    刚进去,裴诗语趴在马桶拼命的呕吐起来,恨不得把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

    最后她终于吐完了,一边的封擎苍只能拉着裴诗语给她擦口,漱口,甚至还有外面脏了的衣服。

    “瑞娜,你怎么喝这么多!”

    封擎苍还是特别疑惑的,因为裴诗语平时根本是非常自律的人,怎么可能忽然之间喝这么多的酒。

    然而裴诗语如今根本没有办法回答他的话,因为她的意识已经远行了,尤其是吐过以后,根本人都看不清楚了。

    可是看不清楚了,她还是可以感觉的到,身边这个男人并没有离开。

    “苍哥哥,不要走。”

    裴诗语抓住封擎苍的衣服,不让他离开,最后封擎苍无奈,只能抱着裴诗语放在床。

    等了很久,这个女人终于睡过去了,这才放心起来,可是封擎苍刚准备起来,再次被裴诗语抓住。

    她好像很怕自己离开,一直不停的说着不要走,也是这个时候,封擎苍忽然之间听明白了,裴诗语一直喊的名字。

    她喊的一直都是苍哥哥,不要走,而不是苍,算有时候喊了苍,也是很少。

    这让封擎苍很郁闷,因为没有人喊自己苍哥哥,记忆里似乎只有一个女孩子。

    而且好像是个小孩子,不过这并没有任何关系,凌悦喊自己擎苍哥哥,如今瑞娜却说很裴诗语一般。

    她同样的喊着自己苍哥哥,也是她的这种不安全,让封擎苍根本没有办法离开。

    坐在床边静静的陪着她,可是裴诗语不知道是清醒了,或者睡的太久了,她居然哭了起来。

    开始是不停的掉眼泪,可是眼泪掉了没多久,她开始大声的哭泣,还有哭诉。

    这样的裴诗语让封擎苍的心里顿时无奈起来,可是如今他可以做的,也是陪着她。

    “封擎苍你这个混蛋,你居然要结婚了……”

    “你要娶别人了,唔唔,为什么啊!”

    “你别离开我不行吗?不可以吗?”

    “为什么那样对我啊,苍哥哥,求求你,回来吧,好不好?”

    “不要在离开我了,不要离开了,好吗?”

    裴诗语一直无意识的说着一些话,眼泪不停的往下落,如果不是因为封擎苍知道,自己根本以前不认识裴诗语,他还真的会以为,她说的是自己。

    可是如今封擎苍的心里还是充满了疑惑,对于裴诗语的心,对于她口里依依不舍的男人。

    虽然明白这个想法有些自私,可是封擎苍还是不愿意,如果可以,他宁愿把这个女人私自的藏起来,让她只是自己一个人的。

    “瑞娜,你该睡觉了,知道吗?我不会离开,我会陪着你,陪你,”

    封擎苍拉着裴诗语的手说着一些连他自己都有些不信的话。

    所以,裴诗语立刻明白了过来,反应也更加的激烈起来:“你骗人,你是骗我,你现在已经不喜欢我了!”

    “你现在喜欢凌悦了,是不是?”

    面对裴诗语的反问,封擎苍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像有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不过裴诗语却根本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一直抓着他的胳膊,不厌其烦的问着,那些差不多相同的话。

    大概喝醉的人都是这个样子吧,说的话也都是大同小异的。

    封擎苍心里无庆幸,自己今天去了那个酒吧,可以带她过来这里,可以听到她的内心。

    这是自己做的最正确的选择,封擎苍低下头,在裴诗语的额头轻轻的印一吻。

    可是真正的吻去了,却好像有点不想松开的感觉,想这些抱着她,永远都不在放弃。

    “瑞娜,我不会离开你的。”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