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9.第959章 不要走-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959.第959章 不要走

    “瑞娜,好了好了,咱们不说话了,先回家啊,乖啊。手机端 mvodt”

    叶沛灵还是不放弃哄着裴诗语,希望她可以忽然之间想清楚了。

    可是裴诗语却不听,甚至还动手推了一下叶沛灵,叶沛灵没有防备差点被她推的摔倒了,幸好最后及时稳定了。

    “喂,吓死我了,瑞娜你怎么样?”叶沛灵心惊胆战的看着裴诗语,生怕她摔倒了,或者出事。

    可是她却还是恢复了那个样子,眼睛往另外一边看的时候,叶沛灵忽然之间,感觉老天爷对自己太好了。

    “瑞娜你等等我,我去帮你把你的苍哥哥给你弄过来。”

    叶沛灵笑嘻嘻的告诉裴诗语让她乖乖的,然后冲着另外一个方向大喊了一声:“封擎苍!”

    一声让四处所有的人都沉默了,震惊的看着叶沛灵,似乎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如此的直接。

    封擎苍是谁啊,居然敢直接喊封少的名字,这个女人真是太厉害了。

    不过叶沛灵哪里还有时间想那么多,再找不到救星,裴诗语跟自己俩个人都要完蛋了。

    而封擎苍本来是过来谈生意,这会刚出来,却忽然之间听到有人喊自己,看过去后,立刻发现不对劲。

    居然是叶沛灵,可是她喊自己做什么,封擎苍想着假装没看到或者没听到的。

    可是叶沛灵居然不拍死的又喊了一声,内容有些改变:“封少,瑞娜在这里!”

    好吧,封擎苍不得不承认,叶沛灵这个声音喊的真好,因为他的脚步停下来了。

    跟别人说了一声后,立刻朝着叶沛灵那边走了过去。

    离的近了,封擎苍才终于看清了地的人,居然是瑞娜,她这会估计是喝多了,坐在地不知道说什么。

    “瑞娜,你怎么样?”封擎苍立刻蹲下i身,心疼的看着裴诗语。

    而一边的叶沛灵看到终于有人照顾裴诗语,她准备开溜了,不过还是对着封擎苍说了一声。

    “封少,瑞娜喝醉了,麻烦你送她回去吧,你们俩个人不是住在一个小区里,我现在也拉不住她!”

    “封少,你会好好照顾瑞娜的对吧?”

    叶沛灵看着封擎苍,最后得到封擎苍的点头示意后,这才立刻起来转身跑,生怕被留下来一般。

    其实她是想给俩个人一个机会,让他们可以好好的相处。

    本来还在想着下次不出来喝酒了,可是这会却再次坚定了这个心,下次还得出来。

    “苍哥哥,别走……”

    而裴诗语这个时候的意识更加的混乱了,已经完全分不清自己到底在哪里,自己要做什么。

    可是她却可以感觉到身边一个熟悉的人还有气息,裴诗语只能紧紧的抓住他,不让他离开。

    “瑞娜,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一直说胡话,也是很无奈,不过却准备站起来,抱着裴诗语过去。

    可是裴诗语却以为他要走了,立刻抓住封擎苍的胳膊:“啊,别走,不要走,别丢下我。”

    如此软弱的声音,跟平时开朗快乐自信的瑞娜,完全不同,如今的她看起来更加的脆弱,惹人心疼了。

    虽然他对裴诗语有愧疚,可是也不至于对她怎么样。

    “瑞娜,你放心,我不走,你松手我抱你。”

    封擎苍只能耐心的跟裴诗语解释,可是裴诗语哪里可以听得懂,一个劲的说着别走,别丢下我。

    好像如今自己是一个即将要被人丢弃的小猫咪,看到这个样子的裴诗语,封擎苍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这不是他认识的瑞娜,可是看着这些的瑞娜,却让他的内心忍不住痛起来,甚至心疼起来。

    不管裴诗语还在不停的说话,他立刻站起来,抱着裴诗语直接往车走去。

    如今裴诗语醉的不省人事,如果让她一个人带着,当然不行了,可是吧裴诗语放在车后,她还是不肯消停。

    察觉到封擎苍要走了,她抓住不放手,而且喝醉的女人力气似乎都变大了,封擎苍又不能太过于用力,他怕弄疼了裴诗语。

    “苍哥哥,不要走,不要走……”

    似乎裴诗语反反复复的都是说着这样的几句话,让自己不要走,不要离开,似乎害怕自己被丢下。

    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可是封擎苍却知道,这个女人并不是那种的快乐。

    因为从裴诗语的只言片语还是可以看出来,她是对自己有着好感的。

    “瑞娜,听话,待会我们可以回去了,你先忍忍啊。”

    封擎苍最后只能狠心将裴诗语一个人放在后面,自己去开车,这个时候只能尽快的吧裴诗语带回去。

    让她好好的休息,这个时候回家才是最重要的。

    似乎察觉到并没有人离开,裴诗语竟然难得的没有在喊着什么,只是安静的躺在座位面。

    这会裴诗语的脑子却好像忽然清醒了起来,不过也只是一会清醒一会沉默。

    她知道自己正在封擎苍的车面,可是却想不明白他到底怎么会找到自己的。

    不过这个时候裴诗语明显的脑子不够用了,只能靠着自己的想象力。

    “苍。”

    她一个人在后面,低声的喊了一声,却立刻泪流满面,俩个人要这样错过了。

    算他来了那又如何,一切肯定都是幻觉,一定都是自己在做梦吧,裴诗语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

    这种时候其实她很明白,一定是自己喝多了出现了幻觉,或者自己正在做梦。

    因为现实的封擎苍根本不可能跟自己在一起吧,他这会肯定还得忙着陪着自己的小妻子,哪里还有心情关心自己呢。

    俩个人白天已经见过了,现在也没必要再见。

    况且自己可是跟着叶沛灵一起出来的,结果现在呢?身边只有封擎苍没有叶沛灵了。

    也是这个,让裴诗语非常的坚定,自己一定在做梦的,所以裴诗语较放松了起来,反正也是做梦的。

    “苍哥哥,你,你要去哪儿?”

    裴诗语忍不住喊了一声。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