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8.第958章 夜行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958.第958章 夜行人

    昏暗的酒吧里,光线特别的柔和,并没有跟普通酒吧那样,喧闹的厉害,如今裴诗语需要的确实是安静。

    所以看到酒吧环境的时候,裴诗语还是忍不住笑了,看着旁边的叶沛灵说:“这里,不错啊!”

    “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带你来的。”叶沛灵撇撇嘴,然后说道,不过却依旧挽着裴诗语的胳膊往里面走去。

    俩个人找了一个较偏僻的包间,然后坐了进去。

    “小语你要喝点什么,今晚我们不醉不归啊!”

    “最烈的酒!”

    裴诗语歪着头看向叶沛灵,因为灯光的原因,她看到叶沛灵橘黄色的侧脸,莫名的温柔了起来。

    俩个人点了酒后,没多久来了满满的一溜。

    “哇塞,灵灵你点这么多,我们俩个可以喝完吗?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想灌醉我,然后对我做什么?”

    “拜托,我能对你做什么,哎不对啊瑞娜,你的思想能不能正常点,我这是为了让你借酒消愁,明白没。”

    “好好好,干杯!”

    裴诗语没有多说,直接拿起桌子的一瓶酒,要跟叶沛灵干杯。

    不过叶沛灵也看着裴诗语如此豪爽,她也拿了一瓶酒,俩个人居然在酒吧里喝起来闷酒。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裴诗语感觉自己都要晕过去了,好像天旋地转的样子,根本分不清方向了。

    桌子的酒瓶子早已经见底,不过大多数都是被裴诗语喝了。

    “灵灵,嗝,我跟你说啊,我还没醉,我还能喝……”

    “来,干杯!”

    “哎,怎么没酒了,这个酒好甜啊!”

    裴诗语根本不知道了,几乎已经喝断片了,旁边的叶沛灵满头黑线看着裴诗语拿着话筒干杯。

    虽然她喝醉了,可是也不能把什么都看成酒吧,对着话筒干杯,甚至还咬了一口,得出结论,甜甜的?

    叶沛灵心里是崩溃的,怎么可能是甜的呢,不过如今裴诗语已经喝醉了,她说什么,估计都没法理解。

    “瑞娜,瑞娜你怎么样,我们回去啊!”

    “啊?什么?”

    裴诗语大声的喊着,似乎没有听到叶沛灵的话,她的声音让叶沛灵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无奈。

    如果今晚让裴诗语折腾下去,估计自己要完了。

    她过去试着扶裴诗语,可是她根本连站都没法站了,这让叶沛灵顿时感觉到一阵阵的头疼。

    “啊,瑞娜你醒醒啊,你这样我们怎么回去啊!”

    “瑞娜,瑞娜!”

    “快点醒过来啊,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叶沛灵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裴诗语的脸,她顿时站了起来,身子摇摇晃晃的,不过还是回答了叶沛灵的话。

    “灵灵,我,我当然可以听到你,你说,说话了。”

    她歪着头站立不稳,还不忘拉着叶沛灵说话,好像这个时候她需要倾诉一般。

    如果有一个人可以让她倾诉,大概是美好的。

    可是叶沛灵却非常无奈,只能扶着裴诗语,俩个人东倒西歪的往门口走去。

    叶沛灵已经给顾墨打了过去,可是却被顾墨数落了,责怪她不带自己一起过去,如今出事了没法子才想起来自己。

    所以最后顾墨得出一个结论,那是不管。

    看着呗挂断的电话,还有身边的不停的胡乱说话,甚至差点要摔倒的裴诗语,叶沛灵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哎呦,我的姑奶奶,你这是怎么了,快点起来啊,我们要回去了。”

    叶沛灵看着裴诗语居然一屁股坐在了地,顿时更加崩溃了,心里发誓以后一定不能在跟这个女人喝酒了,或者不让她喝酒。

    “咦,我好像看到了你哦!”

    裴诗语坐在地,眼睛睁的大大的,努力的看着前面。

    叶沛灵以为她是喝太多了,只能劝说:“瑞娜乖啊,我们现在要回家了,明白吗?”

    “别喊了,好不好?我的姑奶奶,你这样咱俩明天可得头条了啊!”

    叶沛灵崩溃的看着裴诗语,这会她都不知道在说什么,对着自己前面的位置,开始唱歌。

    可是叶沛灵一句都没听清楚,满脑子都是轰隆隆的声音,如果可以,她宁愿俩个人喝酒的地方是在家里。

    现在裴诗语这段样子,又不肯自己起来,叶沛灵只能陪着她一起坐着。

    虽然顾墨拒绝了自己的要求,可是叶沛灵知道他一定会过来的,只要顾墨过来了,一切都好办了。

    可是想象大概总是美好的,叶沛灵跟着裴诗语俩个人坐在一边等着顾墨的救援,可是大概半小时过去了,也没见到顾墨的人影。

    偏偏这个时候了裴诗语还在不停的说着什么,如果仔细听的话完全可以听明白,她一直喊着苍哥哥。

    或许裴诗语无助的时候才会想到封擎苍吧,不然她怎么现在一直喊着封擎苍名字。

    这是她心里的秘密,这么多年背井离乡的,甚至还得隐姓埋名,这对于任何一个正常人来说,都是非常难接受的吧。

    可是裴诗语却还是走过来了,只是如今的情况却有些不太对,让人感觉不知道说什么。

    “灵灵,我,我要去找他,唔,我看到了,他……”

    裴诗语忽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了,立刻蹭的从地站起来,甚至还东倒西歪的站着,口里却说着叶沛灵根本听不懂的话。

    “啊,瑞娜,你小心点啊,待会摔倒了。”

    叶沛灵在后面心惊胆战的看着裴诗语,她看起来像随时都会倒下的样子,可是却依旧挥舞着双手,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不,不会的,我……”

    裴诗语说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可是还是努力的想告诉叶沛灵,自己没有喝醉,并没有喝醉。

    她的这个样子,不知道让路的行人看了多少眼,甚至还有一些人居然拍了照片,这让叶沛灵很无奈。

    不过她也知道了,俩个人的今晚醉酒行为,一定是以后很多次想起来都会感觉好笑的事情。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