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7.第957章 别哭了,好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957.第957章 别哭了,好吗

    裴诗语看着叶沛灵怀疑的眼神,知道她一定不相信自己,不过这没什么,叶沛灵一定会相信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身的衣服还在,她的心却丢了,傻傻的看着镜子,眼泪却忍不住落了下来。

    旁边的叶沛灵本来还想着该怎么办,这会看到裴诗语哭了,也着急起来,过去搂着她,出声安慰:“小语,别哭了,乖啊!”

    “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是你也不能这样折腾自己啊,乖啊,不许哭了。”

    或许只有这个时候,叶沛灵才会感觉到这个女人的痛苦,她才可以更加清晰的感觉,裴诗语是真的深爱着封擎苍。

    虽然她平时都会假装这样,可是却不像现在一般,感情如此的外漏。

    “灵灵,我好难过好难过,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啊,为什么,我不想,真的不想啊。”

    “可是苍哥哥他要结婚了,他要娶别的女人了,你说我要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裴诗语蹲在地捂着头,痛苦的说着,不断的抓头发,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以减轻一点点自己的这种痛苦。

    可是根本不行啊,只有越来越痛苦,没有不痛苦。

    她以为自己吧婚纱拿回来了,一定不会太伤心,然而这个婚纱本身是一种伤心吧。

    “傻瓜,我们去吧他抢回来,我去帮你抢回来他,问问他到底还要不要你了!”

    叶沛灵听到裴诗语的话,顿时气愤起来,从地站起来,看着镜子里的俩个人,一时之间却感觉好笑。

    自从裴诗语出事后,好像全部都变了,她的世界变成了一团糟,可是那个男人呢,他还是过着以前的日子。

    甚至他居然遗忘了裴诗语,可是爱情,一句话忘了好了吗?不需要负责了,可以娶别的女人了吗?

    “不,灵灵,你别去。”

    裴诗语生怕叶沛灵真的会去封擎苍,立刻从地站起来,抓着叶沛灵的胳膊,不让她走。

    俩个人看着镜子里的彼此,却还是忍不住一起笑了起来,虽然脸还挂着泪痕,可是笑却又是那样的真实。

    “灵灵,这个婚纱,你知道吗?当初我看到过,可是店员告诉我,它是一位先生专门给他妻子设计,定制的,名字是永恒的爱。”

    “可是今天,苍哥哥他带我去了那个店里,他说那是他设计的,还说自己也不知道要送给谁,大概是自己死了的未婚妻吧。”

    裴诗语努力擦干眼泪,看着叶沛灵,认真的说道。

    “灵灵你知道吗?我好想告诉你,我是裴诗语,我是你的未婚妻,你要娶的女人,可是我没有勇气,我不敢啊!”

    “后来他说婚纱跟我很配,送给我,也算完成了婚纱了使命,他这是给我的婚纱啊,可是我还没机会穿,这样搁浅了三年,如今好不容易出来了,面对的也是更加彻底的埋葬!”

    裴诗语诉说着,崩溃着,可是眼泪却似乎要干了,她看着叶沛灵,从她眼里看到了心疼。

    或许这个时候的裴诗语,真的是让人心疼,或者可怜的吧。

    “小语,你要我怎么说你才好,所以你回来穿婚纱了,所以你想完成自己没有做的事吗?”

    叶沛灵出口质问道,不等裴诗语回答,她再次说:“裴诗语,别再自欺欺人了!”

    “你知道你现在应该做的是什么吗?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去找他,找到他,阻止他,明白吗你。”

    这是叶沛灵第一次对裴诗语发火,这个时候她真是恨自己不是裴诗语,否则怎么会看着封擎苍结婚。

    俩个人又不是没有感情了,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裴诗语要这么做,她其实可以去找他的。

    “灵灵,我不能啊,我不能去,现在去了,功亏一篑了,我不能让自己的努力都白费了。”

    裴诗语摇头,这个时候她更加不可以了,不可以找封擎苍,不能阻止他,因为裴诗语知道,他结婚也是有原因的。

    并不是单纯的喜欢,或者是别的,而是因为他有别的决定。

    “好了好了,既然你不去算了,我也知道你不会去的,走吧,我们去酒吧玩,不醉不归。”

    叶沛灵万分豪爽的从地起来,还不忘了拉住裴诗语,让她跟着自己一起去。

    算裴诗语现在在不想把婚纱换下来,也不能继续穿着了。

    她不知道的是在自己进去换衣服的时候,叶沛灵看着那套婚纱发呆,其实这个婚纱,叶沛灵也见过。

    同样的,都是得到店员的回答,已经定出去了,为此她还羡慕了好久呢,可是没想到却是封擎苍设计的。

    叶沛灵不禁想到,如果当初没有出事,那么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恐怕早在一起了。

    不仅仅在一起,肯定还是狗粮使劲撒,一口一口的填那种,可是出事了,那些事只能是梦里。

    将婚纱完整无损的挂在柜子里,然后关注,她还是想替裴诗语守护住这仅有的一切。

    或许有一天裴诗语想明白了,会去做,可是这一切之前,她还是得过正常的生活。

    毕竟没有谁丢了谁一辈子不可以,裴诗语现在还是要过自己的生活。

    而裴诗语换衣服的瞬间,她却想到了封擎苍痛苦的眼神,还有每次他回忆起来过去,头疼的表情。

    如果他真的那么痛苦,那么裴诗语真的宁愿他永远不会想起来。

    一个人的感情可能是这样无底线的,为了封擎苍,她什么都可以。

    可是如今她做的一切不能只是为了自己,还有更多的,是因为施玲,她不能让施玲这样痛苦的过下去。

    还有那次的事情,她也必须查清楚了,如果真的是施怡做的,自己一定不会放过她。

    现在并不是很封擎苍摊牌的好时候,所以裴诗语并不着急,她希望有一天俩个人可以完美的在一起。

    至少身边没有那么多的问题,还有那么多的麻烦,以及更多的不信任。

    “灵灵,你帮我把外套拿一下,我马好了。”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