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春梦了无痕-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6章 春梦了无痕

    裴施语压根不知道前面封少到底发了什么信息,根本无从判断。

    按道理,他是个从不混迹二次元的人。每天就知道工作,根本不知道网上的一些梗。

    所以应该把这两个字,看做事最初微笑的意思,可是万一呢……

    也许对方说了一件事,她傻乎乎的卖了个萌,不,是卖蠢,答非所问,按照他平时做派肯定就那开启嘲讽技能。

    她甚至都能想象男人在打这两个字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极度面瘫。

    剁手剁手!裴施语郁闷的用右手猛拍了一下左手。

    “嘶——好疼!我今天是怎么回事啊。”

    她瘫软在沙发里,脑子完全是浆糊。

    百思不得其解,她决定不再去想,直接把手机扔到一边,不再管它。

    要死明天就死吧,想那么多也没有用。

    话是这么说,晚上睡觉的时候,悲剧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第一次梦到了封擎苍。

    他****着上半身,露出健壮拥有漂亮线条的上半身,蛮横的将她压在身下。

    雄性荷尔蒙充斥着她的鼻腔,影响到她灵魂底处,让她全身发热又止不住的发抖。

    “女人,你发给我的是什么东西?”

    他勾起她的下巴,目光如炬,好像要将她吞噬。

    “我,我就让你加点衣服,会冷……”

    “冷?你现在觉得冷吗?”充满磁性的声音侵蚀她的耳膜,让她腰都变得酥软起来,挣扎成了欲拒还迎。

    “不,不冷,热……”

    “热?要不要我帮你脱?”男人温热的柔软的唇在她耳边摩挲,让她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嘶啦——

    身上的衣服被撕开,身上只剩下那件带着蕾丝花边的内衣——正是那天她被淋湿,结果透出来被男人看到的那件。

    男人的目光顿时变得更加幽黑,深处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如同狼一样看着自己嘴边的猎物。

    他的身体渐渐压了过来,手往她的因为距离呼吸而上下颤抖的胸部上放……

    她尖叫了一声——

    梦,醒来了。

    茫然着看着黑漆漆的四周,原本燥热的空气全都消失不见,只有淡淡的凉意侵蚀着她裸露的肌肤。

    屋子里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

    刚才,那是梦?

    “啊啊!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她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不停的摇晃着脑袋。

    整个人都要烧了起来,她竟然做了春梦,对象还是封少,这也太羞耻了!

    “天啊,以后我怎么去面对他啊。”

    裴施语觉得自己要疯了,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做这种梦,对象会是完全不敢去想的人。

    还好,没有继续下去……

    为什么,她的心底深处好像有些失望?

    裴施语差点吐血,直接打开了灯,突如其来的灯光让她眼睛一时无法适应,眼睛的不适让她冷静了不少。

    一看床头柜上的闹钟,上面显示着:02:24

    脸在微微发烫,干脆从被窝里爬出来,到洗手间去洗脸。

    并不是错觉,她的脸在发红,非常的明显。

    用凉水让自己冷静了一下,这才觉得真正的清醒了。

    她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白皙的面容,微红的脸颊,红唇欲滴,整个人就一副春心萌动的样子!

    她这是怎么了?

    看着镜子里,和从前有着翻天覆地变化的自己,她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当初的伤痛已经渐渐散去,工作让她觉得充实,容貌的改变让她更自信,她自己都清晰感受到她已经脱胎换骨。

    “不过是个梦而已,每个人都会做梦。他确实很优秀,会梦到他并没有什么特别。所谓梦中情人,不正是着这样吗。”

    望着镜中的自己,自我催眠道。

    “都是因为我误删短信导致心虚,才会做这种乱七八糟的梦。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怕他,一定是这样的!”

    自言自语了好一会,她才发觉全身有些冷。

    大半夜站在镜子面前,披着长发,身上还穿着鲜血红睡衣,在这嘀嘀咕咕,她突然想到一些不好的镜头。

    什么旖旎、什么梦境瞬间消失不见。

    她连忙跑到房间里,钻进被窝盖住头,瑟瑟发抖。

    虫子、蝎子、毒蛇等等,她都不怕,就怕不知道是否存在的阿飘。

    黑暗寂静的房间,总是容易让人胡思乱想,她总觉得被子外面好像有什么人在注视着她。

    被子里很闷,可她就是不敢打开一探究竟,哆哆嗦嗦的曲卷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渐渐睡着了,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早上八点半了。

    她九点上班,从这里到公司最快也要半个小时。

    顿时,整个人都清醒了。

    从不迟到是她的最起码的做人原则,没有想到今天竟然破例了!

    她匆匆忙忙的洗漱,胡乱抓了一件衣服往身上一套,就疯狂的往外跑。

    一出走出大厦门,冷风呼的猛吹进来,把她冻得直哆嗦。

    今天降温,她却只穿着小西装短裙套装,根本无法抵御这样的寒冷。

    可是她已经没有时间回去取,只能硬着头皮往外冲。

    正是车流量高峰期,她在的士等候区等了很久,一直没有车子。整个人都被冻僵了,裸露的皮肤已经没有了知觉。

    好不容易,终于来了一辆,她赶忙拦住走上去。

    可是她的手已经完全僵硬,费了好长时间才把门给打开。

    的士司机原本还想抱怨,可看她冻得整个人都发紫,顿时唬了一跳。

    “哎呦喂,姑娘,你这穿的也太少了。我知道你们这些漂亮姑娘要风度不要温度,可也不能不要命吧。今天冷空气下来,外头冷得很,你这一身可不行啊。”

    裴施语牙齿都在发颤:“我,我出来得急,赶,赶着,上班,忘,忘了。”

    司机以为她在一家制度很严苛的公司上班,迟到就会被扣很多钱,所以才这么拼命,顿时一脸同情。

    “那也不能急成这样啊,要是冻坏了,伤的还不是自己吗。”

    “谢谢,谢谢师傅。封,封氏大厦。”

    “你在封氏上班?那可是好地方,身体坏了丢了工作,可就不值当了。”

    “哈啾——”裴施语猛的打了个喷嚏。

    “瞧瞧,冻感冒了吧。一会你可得注意保暖,多喝点热水,年纪轻轻的别坏了身子,老了可就要遭罪了。”

    裴施语连连点头应下,车子里有空调所以倒也不冷。只是头有些昏沉沉的,刚才冻得太狠,现在浑身感到不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