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4.第954章 大概是送给她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954.第954章 大概是送给她的

    裴诗语忽然之间想到自己曾经来过这里,看的是这个婚纱。

    “你怎么知道定出去了?”封擎苍诧异的望着裴诗语,似乎没想到裴诗语会这么说。

    因为这套婚纱其实是有故事的,可是他却具体想起不来,只是感觉这个婚纱跟裴诗语特别相配。

    “因为我以前看到过。”裴诗语莞尔一笑,看着封擎苍说道。

    这是自己当初特别喜欢的,可是店员却告诉自己婚纱早已经定制出去了,而且是一位先生专门给她妻子定制的。

    “封总,这个婚纱叫永恒的爱,这是一位先生专门设计给她妻子的。”

    裴诗语再次说道,眼里却是对于这个婚纱的向往,或者说是她对于美好的爱情的向往。

    如果当初俩个人没有出事,如果封擎苍还是他,他也没有失忆,而自己也是裴诗语,不是瑞娜。

    或许他也会那样的用心对待自己吧,毕竟俩个人当初也是差点要结婚了。

    “瑞娜小姐,似乎对于这个婚纱特别了解?”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眼底却是若有所思,这个婚纱挂在这里三年了,一直没有被领走。

    因为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代表这才是封擎苍忽然想带裴诗语过来的原因吧。

    自己当初做错了事情,现在可能是赎罪。

    裴诗语转头看着封擎苍:“当然,对于任何美好的事情,我都会喜欢,甚至向往。”

    “而这套永恒的爱,却是我心里一直记忆最深的婚纱,也是因为这个婚纱,后来我才会设计婚纱。”

    这是裴诗语对于爱情最初的渴望,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一切都是那样的面目全非了。

    如果可以重新开始,或许裴诗语会对封擎苍更多的信任,而不是当初那样,选择什么事情都自己解决。

    这些话不禁让封擎苍愕然,他惊诧的看着裴诗语说道:“我一直以为这是你自己独特的爱好,完全没想到居然会是一套婚纱。”

    “这非常怪吗?”

    “不,瑞娜,其实这个婚纱是我设计的,可是我却忘了要送给谁,忘了我设计婚纱做什么。”

    封擎苍认真的看着裴诗语说道,这么忽然的话却让裴诗语无语了,根本不敢相信。

    这是封擎苍设计的?他不知道要送谁?

    裴诗语的心里瞬间浮现出一万种想法,手也不自觉的身去,眼泪差点要流出来。

    可是她没有,这个时候她并不能哭,只能低头,假装深沉:“封总真是喜欢开玩笑,有谁会无缘无故设计婚纱呢。”

    其实裴诗语已经明白了过来,这一定是封擎苍给自己的,他想给自己一个惊喜,所以一直瞒着没有说。

    可是却没有想过,俩个人这样永远没有机会。

    “嗯,我未婚妻去世了,大概我是送给她的吧,毕竟我爱的也只有她了,可是我却忘了她。”

    封擎苍的情绪也忽然低落了起来,虽然他不记得她,可是那种感觉却永远不会忘了。

    听着封擎苍的话,裴诗语心里的压抑几乎要将她整个人都给摧毁了,太可怕了。

    她想到以前店员确实说过,这个婚纱是送给妻子的,可是如今封擎苍却告诉自己,这是他设计的。

    “封总,都过去了,您不要一直耿耿于怀了,况且如今你也要结婚了,不是更快应该好好的珍惜身边人吗?”

    裴诗语转过头看着封擎苍,似乎想要把这个男人看穿了,看透了一般。

    这是他给裴诗语亲手设计的婚纱啊,这样的心让裴诗语感觉到了绝望,兜兜转转,却还是来了这里。

    “瑞娜,这套婚纱送你吧。”

    封擎苍摇摇头,脸还带着勉强而又尴尬的笑容,似乎这是一个特别正常的事。

    可是裴诗语却忍不住,她觉得自己真的要哭了,为什么他要对自己那么好呢。

    这一切都是自己不知道的,他到底还在暗做了多少这样的事情啊。

    “封总,这不合适吧,毕竟是你未婚妻的婚纱,而且我要它也没什么用的。”

    裴诗语摇摇头,虽然心里特别想要,算自己没有机会穿了,可是看着它也是好的啊。

    封擎苍为自己做的事情那么多,他留下来的东西却已经不多了。

    “它适合你,婚纱,也得适合它的人才可以穿,拿去吧。”

    封擎苍似乎忽然之间变的特别疲惫,大概是因为他对于这个婚纱的看把。

    可是裴诗语却有点想笑了,这样一套婚纱,送给自己,本来这也是应该属于自己的。

    可是他要结婚了,送自己婚纱,他却娶别的女人,而且自己还得给他的妻子设计婚纱。

    这一切真是太讽刺了,裴诗语目光呆滞的看着婚纱,似乎想看看过去的裴诗语,到底是如何不珍惜这个男人。

    俩个人的生活,好像永远都是这样,算到了现在,封擎苍还是在用他自己的方法守护着自己。

    这是裴诗语唯一欣慰的,也是她更加想做的一件事。

    “那我不客气了,反正也得帮凌小姐设计婚纱,那我们扯平了!”

    裴诗语开头,看着封擎苍笑道,似乎想要把一个最美好的笑容留给这个男人。

    可是她还有最美好的笑容吗?她的笑容,好像早已经丢了,永远找不回来了。

    如今再这样去笑,总是会感觉很假的,不过俩个人如今心情都在郁闷,也没有发现对方的不对劲。

    “艾拉,这套婚纱帮我包起来,这些位女士。”

    封擎苍冲着不远处的人喊了声,然后坐在休闲区,不知道想着什么。

    唯一可以看出来的是他脸色很差,虽然婚纱送了,但是封擎苍的心里却好像空了一般。

    尤其是看到裴诗语小心翼翼的捧着婚纱,生怕出现什么问题的时候。

    这一切都让封擎苍感觉到了不真实,像大家生活的其实是一个假象,根本不是真的。

    “封总,真的太谢谢你了,婚纱我很满意,也特别喜欢。”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