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章 他不会言而无信-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54章 他不会言而无信

    施玲愤怒的看着裴诗语,似乎顾笙变成这样,都是裴诗语造成的一般。

    “妈妈,我”

    “别喊我妈妈,这都是你害的,你是最后一个见他的人,你一定是看着他昏迷了,所以才出来的,对不对,你给我滚,滚啊!”

    施玲的情绪瞬间就激动了起来,对着裴诗语怒吼起来。

    如果说以前还只是轻微的指责,那么这次就是狂风暴雨了。

    裴诗语傻傻的看着顾笙,看着施玲,甚至她都忘了反抗,忘了说话,她傻傻的看着这一切。

    “你们让开,我看看!”

    医生被顾墨直接拽了过来,立刻走到床边,检查顾笙的各项指标。

    施玲还想说什么,可是却被顾墨拉到了一边:“安静点!”

    虽然这是一句简单的话,可是施玲却立刻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担心的看着顾笙。

    就像自己的一切都丢失了一般,施玲的脸色变的惨白,因为她真的很怕,怕顾笙会出事。

    叶沛灵在一边看到裴诗语的样子,顿时心疼的搂着她,并且小声的安慰她,可是这种安慰却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

    如果顾笙没事还好,如果顾笙出事了,恐怕裴诗语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了。

    而医生在做完了各种检查看,转过头,奇怪的看着施玲,还有病房里的几个人。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啊?他是不是”

    施玲立刻冲过去抓住医生的胳膊,激动的问道,顾笙可是她的一切啊,如果顾笙出事了,那么她的一切也就要完了。

    顾墨也皱眉看着医生,等待医生的结果。

    可是医生却叹口气说:“你们家属别这么紧张,早上我也只是说,他的情况可能只是回光返照,并不是说一定是。”

    “而且现在顾笙各项指标都很正常,现在他只是太累了,所以睡着了,应该睡会,就会起来了。”

    医生的话就像一个定心剂一般,一下子打在了裴诗语的心里,让她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啊,真的吗?”施玲是最激动的一个,她看着床上的顾笙,顿时恨不得过去再看看。

    可是还是得听医生的话,医生告诉他们顾笙情况很稳定,没有什么危险,也没有濒死。

    这种情况无疑是最好的,裴诗语也松了口气,她知道顾笙不会言而无信,所以她立刻就笑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她笑的太傻了,眼泪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也落了下来,可能是因为感动,也许是因为激动。

    只要顾笙没事,裴诗语就觉得自己的一切仿佛都充满了希望。

    “灵灵,你听到了吗?啊笙他没事,他好好的。”

    裴诗语抱着叶沛灵忍不住说道,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流下来,她不可以接受顾笙的离开。

    所以听到他没事的消息,裴诗语整个人就像放松的气球,眼前一黑,居然直接就晕了过去。

    “啊,瑞娜,顾墨你快过来啊!”

    叶沛灵看到裴诗语竟然晕过去了,立刻忍不住喊顾墨,看到这情景,施玲立刻把担心的对象换成了裴诗语。

    “怎么回事!”

    施玲忍不住问了一句,可是叶沛灵却懒得回答她,明明刚刚骂裴诗语,让她滚的可是施玲啊。

    这会知道顾笙没事,她居然立刻换了想法,真是够了。

    医生看到裴诗语晕了过去,也很无奈,不过还是指挥着几个人将裴诗语抱在床上。

    “好了,瑞娜小姐没事,就是太激动了,所以晕过去,待会醒过来,在让她吃点药,最近她的情绪有点紧张,而且瑞娜小姐,有轻微的抑郁症!”

    医生看着叶沛灵说道,心里却有些诧异,为什么施玲对这个瑞娜小姐就是这样的态度。

    按理说顾笙挺喜欢瑞娜的,所以医生心里奇怪,不过也没有多想,毕竟这也是别人的家务事。

    自己并没有资格过多的询问,安排好一切,开了药,然后医生就走了。

    看着裴诗语躺在床上,甚至还有抑郁症,叶沛灵整个人都不好了,趁着裴诗语还没醒来,对施玲说:“如果你不能好好的对她,就别一次次的给她希望。”

    “而且,收起来你的那些小心思,我不会看着你欺负她的。”

    叶沛灵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就算施玲是裴诗语的妈妈,可是她如果做了伤害裴诗语的事,自己也不会就那样不管的。

    听到叶沛灵的话,顾墨皱眉看了眼她,不过并没有开口。

    而施玲有些尴尬的看着叶沛灵,还有裴诗语说:“我刚太激动了,我就是怕顾笙出事。”

    这样的话并不能说服叶沛灵,甚至让她更加的生气了,指着顾笙跟叶沛灵说:“他们都是你的孩子!”

    “我知道,我会注意的,不会”

    “你们再说什么?”

    俩个人的对话被顾笙打断了,同时停下来看着床上的顾笙。

    可能是因为刚休息了一会的原因,他看起来似乎精神还好那么好,并不像一个重症病人。

    “笙儿你醒了!”

    施玲听到顾笙的话,立刻激动的扑过去趴在床边看着顾笙,生怕顾笙在出事。

    “妈妈,我没事。”顾笙点点头,对着几个人露出笑容,这个时候的他,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

    听到顾笙说话还是那么正常,施玲这才彻底的放心下来,不过还是对着顾笙说:“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你这孩子,就不能好好的吗?”

    这是施玲的祈求,也是她内心的希望,大半辈子了,她的所有希望都是顾笙啊。

    如果顾笙出事了,恐怕施玲也没有了活着的希望。

    “妈妈,”顾笙看着施玲喊了一声,可是并没有说下去,目光扫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裴诗语。

    他看着叶沛灵,忍不住问道:“她去哪儿了?”

    顾笙如此关心裴诗语,也让叶沛灵松了口气,甚至心里舒服了一点点,不管怎么说,顾笙也是真心关心裴诗语。

    所以叶沛灵的态度立刻就换了:“顾笙,瑞娜她刚太激动,晕过去了,不过你别担心,她没事。”

    “她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