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3.第953章 虚惊一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953.第953章 虚惊一场

    这是她一辈子都耿耿于怀的事情,她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这个少年也是不愿意存活在这个世界。

    “我发现你着急起来的样子,挺美的。”顾笙忽然之间笑了起来,看着裴诗语笑。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笑,可是看着裴诗语为自己担心。顾笙还是非常开心。

    如果要自己明天去死,或许他也是愿意的,自己的生命已经延续了这么久,也够了。

    “啊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你到底感觉怎么样,我,我好怕……”

    裴诗语担心的看着顾笙,因为自己心里没有底,所以还是需要问顾笙的情况。

    如果顾笙真的属于回光返照,那么他自己对于身体的反应,一定是可以清楚的知道。

    红珠水不可能没有效果,裴诗语不信,她救不了顾笙。

    听到裴诗语的话,顾笙认真的想了想,随即皱眉:“我感觉挺好的,应该不是回光返照,所以你别怕。”

    “你知道的,过了这么久,我其实也是有点不愿意离开的,如今身体确实好了起来,我那俩天也是一直忍着,害怕医生会吓坏了。”

    顾笙有些埋怨的说到,其实他确实感觉好了很多,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医生过来检查,询问自己。

    自己说了没什么感觉,却被医生大惊小怪的,说是什么回光返照,这也有点太可怕了。

    “啊笙,你真没事?是好起来了,你确定吗?”裴诗语惊的看着顾笙,毕竟这也是她心里想的。

    所以现在必须问清楚了,如果顾笙真的出问题,她宁愿将自己的肾脏给他。

    “啊笙,你别骗我,如果你感觉不好,我真的可以吧自己的肾给你一个,我们共用,不好吗?”

    “所以你一定不能瞒着我,否则我会自责至死的,你明白吗?你也知道我并没有特别在意的什么了,你的生命是我的生命。”

    裴诗语红着眼睛看向顾笙,她心里真的有点吃不准,她怕顾笙会欺骗自己他的身体情况。

    如果他骗自己,自己也不会知道,而且真到了那个时候,恐怕一切都晚了。

    所以她一定要告诉顾笙,如果他真的走了,自己不会原谅自己的。

    听着裴诗语的话,顾笙终于沉默了,他抬起头,看向了裴诗语:“小语姐姐,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被骗了,你会怎么办?”

    顾笙这样的一句话,却让裴诗语瞬间忍不住了,她看着顾笙:“如果是你骗我,我不会原谅你的!”

    她怕极了,一个人的生命到底有多么顽强,或者多么脆弱,这是裴诗语不知道的。

    “傻瓜,不是我骗你,我是打个方,你别这么敏感,好吗?我不会骗你的,如果我真的要离开了,我会告诉你的。”

    顾笙笑着说道,是啊,如果自己有一天身体真的坚持不下去了,第一个告诉的,也许会是裴诗语。

    没有一个人真的会那么强大,不怕寂寞,自己也是。

    “小语姐姐,你知道的,我也很怕死亡,如果真的需要面对,我会希望你跟我一起,你愿意吗?”

    这是顾笙真实的希望,他期待的看着裴诗语,等待着她的答复。

    而裴诗语听到顾笙的这句话,她也终于明白了,顾笙一定不会隐瞒自己的。

    “会,我会的。”

    裴诗语连连点头说道,如果最后救不了他,陪着他也是一样的,他已经孤单了这么久。

    看到裴诗语点头,顾笙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谢谢你!”

    “啊笙,我会陪着你的,你也要陪着我,不然我一个人,你知道我也会怕的。”

    裴诗语看着床的顾笙,他的脸色确实好了很多,似乎全身的精力,全身的细胞,都在努力的恢复。

    她明白,红珠水确实有用了,所以以后她一定要救顾笙,一定要让他彻底的好起来。

    “嗯,我知道。”

    顾笙点头,看了看外面,对裴诗语说:“你让他们进来吧,不然都会担心的,还真以为我这是,回光返照了!”

    顾笙脸的笑很美好,看起来像一个圣洁的天使一般。

    裴诗语点头,终于对着顾笙露出一个笑,她一定要救顾笙,一定要拯救他。

    看着裴诗语走到门口,顾笙脸的笑终于消失,然后闭了眼睛,他已经太累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坚持多久,只是他想看着她的笑,哪怕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分钟,依旧希望可以带给她快乐。

    依旧是希望,而不是绝望,顾笙明白自己这样很自私,可是他真的累了,他的身体,确实已经透支了。

    那些红珠水确实让他好了起来,可是却根本接不损伤的程度,他的一切都是假的。

    裴诗语出去喊施玲几个人,可是进来病房后,所看到闭着眼睛的顾笙,裴诗语的内心,顿时涌出来一股巨大的不安。

    “啊笙!”

    “笙儿!”

    “医生!”

    顾墨跑出去喊医生了,而裴诗语跟施玲俩个人却同时跑到了床边,顾笙看着像睡着了一样。

    裴诗语颤抖着双手,放在顾笙的鼻子之间,面还有微弱的气息,顾笙看起来真的像睡着了一样。

    “啊笙,啊笙,你醒醒啊!”

    裴诗语惊恐的喊着,她不敢相信,刚才还说着要陪着自己,怎么转眼之间,他这样了。

    他是睡着了吗?裴诗语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顾笙,希望他可以醒过来。

    可是没有,他还是保持着那样的姿势,虽然他的脸色还是那样,可是他睡着了。

    他陷入了昏迷,裴诗语忍不住自责起来,如果自己没有出去,如果自己可以陪着他,他一定不会睡着的。

    “啊笙,你醒过来啊,啊笙,你醒醒!”裴诗语失声喊道,这里的人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明白她的痛苦。

    或许裴诗语是这里最无助的一个人了,明明她才是可以救顾笙的人,可是却变成了,她眼睁睁的看着顾笙昏迷。

    “你滚,滚啊!”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