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2.第952章 最后的心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952.第952章 最后的心愿

    她找了所有的地方,可是是没有找到裴绵绵,大概她被封擎苍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吧。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最后,裴诗语终于放弃了,或许是因为离开了,所以裴绵绵才会对自己抱歉,对自己说对不起。

    也许她已经解脱了,离开了,这也是最好的结果,不管裴绵绵做了什么,她已经死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可是裴诗语却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自己的继母,她好像消失了一样,根本没有任何的消息。

    裴诗语也找过她,可是没有消息,如今裴绵绵已经安息,得到了自己该有的位置,继母只能听天由命了。

    回去家里后,裴诗语接到了叶沛灵的电话,说顾笙的病情忽然之间有些怪,医生让家属过来。

    裴诗语二话没说过去医院,看到施玲也着急的往医院里面跑,她所有的优雅都不见了。

    如今她不再是什么顾老夫人,而是一个担心儿子的妈妈,或许她是失败的,她的婚姻。

    可是作为一个妈妈,施玲却是成功的,她对于每个孩子都付出了该有的心血。

    虽然自己有些遗憾,可是好歹施玲也为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

    裴诗语一直跟在施玲的后面,可是她都没有发现自己,一直到了医院里面,施玲才看到自己。

    病房门口,她紧张的问自己,怎么过来了。

    裴诗语犹豫了半天,这才说自己因为担心顾笙,所以过来了,想再见一见他。

    或许是因为施玲对顾笙的疼爱,这次她竟然没有发火,没有拒绝,只是点点头。

    大概是因为顾笙的情况确实很坏了吧,所以她才会这样的好说话。

    进去病房之前,裴诗语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哪怕医生告诉自己顾笙不好了,自己也可以接受。

    所以裴诗语是怀着那样的心情进去的,可是进去病房后,她却有些傻眼了。

    因为顾笙这会正躺在床,还是半躺着,他的脸色看起来也有些红润了点,并不是以前那种苍白的样子。

    “啊笙,你……”

    裴诗语诧异的喊了一声,然后看着房间的顾墨跟叶沛灵,一脸的摸不着头脑。

    不是说病情发生变化,有些怪吗?怎么会这样,在裴诗语眼里,顾笙根本是很好啊。

    “你来了!”

    顾笙听到裴诗语的声音,立刻开心的笑了,冲着她招招手让她过去,脸还带着独有的兴奋。

    看到顾笙这个样子,施玲却忍不住落泪,转过身去,不想看到这个情景。

    因为医生已经把施玲叫过去,告诉了她,顾笙情况忽然好转,也许这是回光返照的情况,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毕竟顾笙病了这么多年,似乎还从来没有这样的健康,正常过,所以施玲心里非常害怕。

    这些话同样的呗裴诗语听到了,可是她根本不信,顾笙这是回光返照,在裴诗语看来,这是顾笙说起来的情况啊。

    “啊笙,你感觉怎么样?”

    裴诗语过去后迫不及待的询问,看着顾笙的样子,前几天不知道好了多少。

    听到裴诗语的话,顾笙立刻扯着嘴唇笑了:“我啊,我感觉很棒,全身用不完的力气!”

    “嗯,真的吗?那好。”裴诗语惊讶了下,然后点头,可是心里还是有着浓浓的担忧。

    虽然医生的话,她并不会信,可是顾笙情况确实有些怪,他好像忽然之间好了起来。

    虽然还是虚弱,可是一切都好像好了一般,这让裴诗语根本很难接受啊。

    如果这真是回光返照,那么自己说什么都接受不了,裴诗语的内心充满了忐忑,从来没有这一刻,像今天这样担心过。

    对于封擎苍的愧疚,在这一刻全部都被压了下去,她唯一关心的,是顾笙的情况。

    叶沛灵跟顾墨这会站在门口,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施玲也是背对着俩个人。

    似乎所有人都在给自己很顾笙相处的机会,裴诗语看了眼施玲,再看看顾笙,她没有说话。

    顾笙大概明白了裴诗语的担心,看着她说:“别怕,我说了会陪着你,会好起来,我一定会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说这番话的时候,顾笙的脸充满了笑,看着裴诗语的眼神里也满满的都是宠溺。

    可是裴诗语却根本不敢想,顾笙他分明是知道自己的情况的,他这么说,让自己更加无法安心。

    “啊笙,你,你一定要好好的,明白吗?”

    裴诗语抓着顾笙的手,在这一刻裴诗语感觉,自己才是那个重伤的病人,需要救治。

    她看着顾笙,希望顾笙可以答应她,一定不可以提前离开。

    似乎明白了裴诗语的意思,顾笙笑了,他的笑还是那样的好看,像漫画里的美少年一般。

    或许老天都是公平的,给了一个人绝美的容貌,其他地方会收回去一点点。

    老天让顾笙如此完美,可是却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小语姐姐,你别怕!”

    顾笙看着裴诗语,认真的说道,然后喊了一声施玲:“妈妈,你过来!”

    听到顾笙的召唤,施玲转过身,迅速的擦了脸的眼泪,往这边走了过来。

    “笙儿,妈妈在这里!”

    “妈妈,我想跟小语姐姐,待一会,可以吗?”

    顾笙看着施玲,祈求的说道,似乎这是他最后的心愿一般。

    而施玲当然不愿意拒绝儿子的心愿,她立刻点头:“好好,我这出去,你们俩个待会,笙儿啊……”

    最后的话施玲没有说出来,裴诗语也不明白她想说什么,只是施玲出去了,并且贴心的带了门。

    房间里只剩下了裴诗语跟顾笙俩个人,裴诗语转头看着顾笙,从他眼里看到了笑容。

    “啊笙,你笑什么?”

    裴诗语怪的问道,虽然她也不知道顾笙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她还是想珍惜这一刻的时光。

    如果可以选择,她一定不会离开,她要留下来治好顾笙。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