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1.第951章 封总,请自重-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951.第951章 封总,请自重

    可是封擎苍根本没有回应她,一直抓着她的胳膊往另外一个房间走去。   ()

    进去后,裴诗语被封擎苍直接推进去,然后关门。

    “封擎苍,你疯了是不是?”

    裴诗语站稳后,惊魂不定的看着封擎苍,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算听到自己的话,也没必要这样吧。

    可是回答她的却是封擎苍浓烈的吻,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裴诗语反抗着,可是根本没有什么用。

    最后裴诗语用尽力气推开他,然后往后退了一大步,看着封擎苍:“你冷静点,行不行!”

    她的话似乎有了作用,因为封擎苍没有往前,只是站在那里盯着裴诗语看,眼底充满了心疼。

    这个眼神太可怕了,他发脾气更加可怕,裴诗语转过头,不去看那个眼神。

    她不想让自己在这个人的眼神里沉沦,可是封擎苍却根本不会让她得逞。

    走过去,捏着她的下巴,逼迫她看着自己:“瑞娜,你看着我,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说那些话?为什么?”

    他的声音低沉,听起来似乎格外的压抑,充满了痛苦。

    而封擎苍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因为一个女人这样,而且是因为这个人不喜欢自己。

    真是太可笑了,封擎苍也不愿意相信,所以他一定要问清楚,一定要问问这个女人。

    可是裴诗语根本不敢看他,因为看着封擎苍,那些诛心的话她根本说不出来。

    因为那些都是假的,都不是真的,可是自己为什么要对着他说。

    “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裴诗语转过头不去看他,她以为这样可以逃脱,可以不去面对。

    然而事实根本不会很想象一般,如现在,裴诗语被封擎苍眼底的光震慑到了。

    她恨不得立刻告诉封擎苍,自己说的都是假的,都不是真的。

    “瑞娜!”

    封擎苍再次低声的喊了声,听着那么的脆弱,甚至还有一丝的祈求,这让裴诗语的心,顿时软了下来。

    可是那也仅仅是一点点而已,心软过后,再次变成了狠心。

    “封总,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我跟凌先生说的,你一定都听到了,我……”

    “不,你告诉我,你说的都不是真的,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说那些话!”

    封擎苍打断裴诗语的话,不让她继续那个错误的话下去,可是裴诗语却只能逃跑。

    因为这个时候,她不可以说,她也绝对不允许自己对封擎苍说出来什么,毕竟俩个人如今,并不能回去以前。

    在他没有恢复记忆以前,裴诗语不会想着去跟他怎么样,这样太不公平了。

    既然自己失忆的时候,这个男人可以做到那样,那么自己也一定要等着他,等他想起来一切。

    如果那天,他还是喜欢自己,或许会考虑跟他在一起吧。

    “封总,您听到的,都是真的。”

    裴诗语抬头看着封擎苍,他眼底的痛苦清晰的浮现在自己眼前,可是她只能狠心的拒绝。

    将他的心狠狠的拒之门外,让他体会这种感觉,让他再也没有办法爱任何一个人。

    或许裴诗语才是最残忍的人,她是用这样的办法,让这个曾经深爱她的人,这样痛苦。

    封擎苍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不,我不信都是真的,明明你也是喜欢我的,不是吗?”

    男人的声音里那样痛苦,那样绝望,可是裴诗语却根本没有办法去拯救他,反而要把他推向更加深的深渊去。

    “封总,或许是我的某些行为让你误会了,在这里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裴诗语离开他一大步,看着封擎苍说道,她的声音里听起来那样的狠心,绝情。

    她一定要这样做,一定要,裴诗语觉得自己可能是病了吧,不然为什么要互相折磨彼此。

    难道是因为封擎苍忘了她吗?不是的,是因为自己需要做更多的事情,自己需要利用封擎苍。

    只有他,才可以让凌悦受伤,可以让凌悦的父母伤心,除了这个办法,裴诗语想不到别的。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眼里的希望,逐渐变成了绝望,最后心灰意冷,他往前走了一步。

    “封总,请自重。”

    裴诗语看到封擎苍走过来,经过内心的挣扎过后,终于狠心的看着他,说出这样一句绝情的话。

    请自重,这是个多么可怕的词语啊,可是裴诗语却把这句话用在了封擎苍的身。

    他眼底的心灰意冷,也消失了,或许这是最深的绝望,这个女人将他直接打入了地狱。

    封擎苍的脚步停了下来,忍着内心的痛在说点什么,可是最终却还是没有说出来。

    裴诗语明白,她怎么会感受不到封擎苍的心呢,他的所有感觉,自己他更加痛苦的承受了。

    明明很想他,可是却还是要把他拒之门外,裴诗语也很绝望啊,经过了这件事,她该怎么办呢。

    “封总,以后还请,别再说那样的话,再见。”

    裴诗语抬头,目光冰冷的看着封擎苍,说出这样一句话,然后转身往外面走去。

    苍哥哥,对不起,原谅我。

    看着裴诗语的背影终于消失不见,封擎苍只能颓然的坐在地,对于自己的失败,他忽然感觉好痛苦。

    而心里却清晰的出现了一个影子,那是裴诗语,他居然如此清晰的想起来那个女人。

    她是裴诗语,她已经死了,可是自己忘了她,或许这是报应吧。

    封擎苍坐在地,不停的抽烟,一根接着一根,似乎只有抽烟才可以缓解自己的内心的紧张还有痛苦。

    而裴诗语出去后,直接打车去了裴绵绵那里,今天封擎苍在这里,那么他一定不可能再去那个地方。

    自己这样去,在合适不过了,既不会被人发现,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到了墓园里,裴诗语却发现裴绵绵的坟堆没了,那里空荡荡的,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什么墓地。

    可是裴诗语知道,一定是封擎苍转移了,可是到底去了哪里呢?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