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你为什么要说那些话-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50章 你为什么要说那些话

    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总是觉得是自己勾引封擎苍呢,也许这一切就是封擎苍的错误。

    然而这个世界上,对于女人的误会永远都是这样。

    即使俩个人在一起,并不完全都是女人的错误,可是在那些人看来,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男人做出一些事,他们也会跪舔,如今女人的地位确实很低,可是裴诗语完全没想到,就连总统都是这样。

    这真是太可笑了,总统都这样,让别的人如何去改变思想。

    “凌先生,我想您很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对于封总,我想比您更加的有资格回答。”

    裴诗语盯着凌非岩,恨不得直接把自己全部的心思都告诉他。

    可是她不能,她只能隐瞒,就算自己想勾引封擎苍,想对他做什么,也根本不能。

    可是凌非岩却若有所思的笑了,看着裴诗语说:“那么瑞娜小姐的意思,就是对于小苍,完全没有别的想法,是这样吗?”

    “对,我对他没有任何的想法,凌先生还有凌太太,完全不必误会,我也不想以后,在对你们解释。”

    裴诗语点头,她以为说出这些话会非常轻松,可是事实却是她很痛苦,她的心就像被凌迟一般。

    她那样深爱着一个人,可是这个人却要跟别人结婚,而自己还得承认根本不喜欢她。

    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可是裴诗语只能这么做,否则她的一切,都会没有意义。

    “很好,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也放心了,我相信小苍也一定会理解,并不会刻意的怎么样。”

    凌非岩点点头,对于这个结果特别的满意。

    他还以为裴诗语会喜欢封擎苍,可是听到裴诗语承认自己没有想法,凌非岩就放心了。

    而这一切,却都被外面的封擎苍听到,他本来过来找凌非岩有事,没想到却会听到瑞娜跟凌非岩的对话。

    这是一件讽刺的事情,虽然俩个人发生关系了,可是封擎苍却一直看不懂裴诗语的心思。

    他以为裴诗语也是喜欢自己的,可是现在看来一切似乎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

    而她,根本没有这个想法,甚至还对凌非岩说出那种话。

    那个女人,难道她都不怕自己回伤心吗?难道她的心真的就像磐石一般坚硬吗?

    “瑞娜!”

    封擎苍直接推开门喊了一声,这一声让房间的俩个人同时吃惊的看过去,就看到脸色铁青的封擎苍站在门口。

    他似乎听到了,裴诗语在看到封擎苍那一刻,立刻感觉到了心碎的声音,那是自己的梦想破灭的声音啊。

    怎么就被封擎苍听到了呢,就算心里想死,可是裴诗语还是保持着脸上的笑容。

    这个时候了,她不可以再有任何的退缩,否则等待她的,就是所有的粉身碎骨。

    “苍,你来了。”

    裴诗语笑嘻嘻的看着封擎苍,脸上的笑却那么的讽刺,刺眼,让封擎苍恨不得直接过去,撕碎她所有的伪装。

    封擎苍完全不明白,不懂裴诗语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明明她的心里不是这样想的。

    “小苍啊,你过来了,刚好瑞娜小姐也来了,你们待会还可以一起回去公司。”

    凌非岩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他并没有多想,如今他既然知道了裴诗语对于封擎苍没有什么想法,自然非常放心。

    只是看到封擎苍脸色不好,他也没多想,因为封擎苍一直都是这样,他从来没给过谁好脸色。

    听道俩个人的话,封擎苍并没有理,而是直接走了过来,站在裴诗语的跟前,问道:“为什么?”

    “苍,你再说什么啊?什么为什么?”裴诗语假装惊讶的看着封擎苍,根本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

    这种时候她要说什么,要说自己就是故意的,要否则自己的爱吗?

    已经说过了一次,耗费了那么多的精力,如果再说第二遍,恐怕自己只能回心痛至死。

    “瑞娜,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在问什么,我问你为什么!”

    封擎苍有些生气了,过去抓住裴诗语的手腕,怒吼道。

    他的生气在凌非岩看起来有些莫名其妙,他知道封擎苍一定听到了,可是却没想过他这么大反应。

    难道是因为封擎苍喜欢瑞娜吗?凌非岩的心里不得不那么想。

    “啊,你放手,封总,你抓疼我了!”裴诗语抬头看着封擎苍,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发疯。

    就算他心里有什么不满,难道不能等出去了再说嘛?非要在这个时候,非要在凌非岩的面前。

    自己已经够麻烦了,这个男人还真是一点儿都不怕带给别人困扰。

    听到裴诗语的话,封擎苍还是松开了她的手腕,不过依旧盯着她,希望她给自己一个解释。

    如此孩子气的封擎苍,裴诗语还是第一次见到,难道就因为自己说的那些话吗?

    “凌先生,既然事情已经说清楚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裴诗语看了眼凌非岩,立刻说道,这个时候她一定不能在继续待着了,否则凌非岩一定会看出来什么。

    这种时候可以做的,就是赶紧撤离这个地方。

    “去吧。”凌非岩点点头,看了眼裴诗语,并没有说什么。

    这一切都被封擎苍看在眼里,眼看着裴诗语要离开,他只能跟凌非岩告辞,不顾凌非岩的诧异,转身追了出去。

    裴诗语离开后,立刻往外面跑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可不想被封擎苍抓住质问了。

    那个男人,简直就是自己的克星,裴诗语从来没有想过,那些话会被封擎苍听到。

    可是如今已经发生了,那么自己一定要出去躲躲,那个骄傲的男人他一定接受不了,自己说的那些话。

    可是裴诗语的想法很美好,实施起来太困难了,几乎刚出去没有几步,就被封擎苍追了上来。

    他一把抓住裴诗语的胳膊,往另外一个方向拉去,裴诗语诧异的看着他:“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