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 离他远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49章 离他远点

    看着裴诗语确实很累,封擎苍只能点头,任由裴诗语进去,而自己看着裴诗语的门发呆。

    好像走哪里不对劲,不过封擎苍并没有多想,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文件,他忍不住摇摇头,继续敲门。

    “砰砰砰。”

    裴诗语刚进去就听到敲门声,顿时无奈起来,以前还没觉得封擎苍这样的粘人,怎么如今变成这样了。

    不过听着不断传来的敲门声,裴诗语只能转身开门:“封总,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

    “这个给你。”封擎苍拿出来一份文件递给裴诗语,并且对着她笑了笑,转身离开。

    看到男人离开了,裴诗语还是一阵阵的诧异,就像一群乌鸦从头顶上飞过去一般。

    关门打开文件,裴诗语立刻明白了,这是封擎苍修改了自己的一些设计,下午自己画了一些,没想到他竟然都看了。

    上面简单的标注出来一些地方,裴诗语看了看,发现这些地方修改了,果然会更加完美。

    她立刻趴在桌子上开始画设计图,等到画完了设计图,时间也已经很完美了。

    这个点儿也没法睡觉,裴诗语只能冲了个冷水澡换衣服,然后直接去了施怡住的地方。

    施玲的那个文件裴诗语非常相信,所以她必须找到施怡,一定要问问她,为什么会这样。

    自己做了什么,她想那样对待自己,如果不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理由,裴诗语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可是到了楼下后,却被拦住,她说自己想找施怡,被告知施怡今天刚好不在。

    吃了闭门羹的裴诗语,只能颓然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心里在想着到底怎么样才可以找到施怡。

    不知道的时候还可以假装,如今知道了,裴诗语感觉自己真是一分钟都没有办法容忍了。

    没多久,裴诗语就看到了另外一个人,凌非岩,也就是施怡的丈夫,如今的总统。

    裴诗语立刻起来朝着凌非岩冲了过去,直接拦住他:“凌先生,你好,我是瑞娜,我有些事想跟您聊聊!”

    “大胆,你是什么人,还不松开总统大人!”后面的保镖看到居然冲出来一个女孩子,抓住了凌非岩的胳膊,立刻出口呵斥道。

    而凌非岩却挥挥手,对着保镖说:“没事,下去。”

    “是,总统大人。”保镖恭敬的点头,然后退下,只是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狠狠的瞪了一眼裴诗语。

    看着如此莫名其妙的保镖,裴诗语也很无奈,不过手却还是松开了:“抱歉,我太激动了。”

    “没事,跟我走。”凌非岩摇头看了眼裴诗语,并且独自往前面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裴诗语还是跟着在后面,听着凌非岩的语气并没有想着拒绝自己的意思。

    既然如此,很多事也可以跟凌非岩说,并不是什么事都需要跟施怡说的。

    如果真的是施怡做的那些事,凌非岩一定是知道的。

    俩个人一直走到了凌非岩的房间里,他才终于停下来,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裴诗语。

    俩个人就这样沉默着,最终凌非岩开口问道:“你就是瑞娜?跟小苍牵扯不清的那个女人!”

    这番话说的非常肯定,并不是疑惑或者等着裴诗语回答。

    而凌非岩的意思其实很明白,就是让她有话直接说,不必再隐瞒什么了,估计施怡回来了,也跟凌非岩说了。

    “凌先生,我想凌夫人已经告诉了你把,那件事!”

    裴诗语点头看着凌非岩,她想看看这个总统大人的意思。

    可是凌非岩听到裴诗语的话以后,却忍不住皱眉:“什么事?”

    “就是我跟封少的事,还有凌小姐的事情。”裴诗语直接说道,毕竟对着总统,她还是会有一点点的压力。

    虽然他表现的很平常,也没有用身份压自己,或者散发出什么威严来,可是裴诗语还是感觉到了奇怪的感觉。

    不过她并不怕他,虽然有些尊敬,可是都是在他不会袒护犯错的人的时候。

    “哦,瑞娜小姐,这个怡儿并没有跟我说,不过我觉得我很有必要跟你说一件事。”

    凌非岩看着裴诗语,就像看着一个笑话一样。

    虽然施怡没有告诉他,可是凌非岩也可以想到施怡去做了什么,毕竟施怡一向都是这样。

    她对于凌悦的事情一直很担心,所以瑞娜如此危险的人,再加上凌悦的哭诉,施怡一定会做不住。

    “凌先生,不知道想说什么?”听到凌非岩说不知道的时候,裴诗语的心里还是有些窃喜的。

    毕竟自己也希望总统大人是公平,公正的,而并不是以权谋私,为了自己的家人,可以牺牲别人。

    凌非岩点点头,一脸严肃的看着裴诗语说:“瑞娜小姐以后还是离小苍远点,他可不是什么毛头小子。”

    这句话听着很平淡,实际上却是充满了指责。

    指责裴诗语不该跟封擎苍有什么,因为人家已经是有未婚妻的人了。

    裴诗语的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所有的希望再次化作了失望:“凌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你敢对他有什么心,我就让你永远没有办法出现在他身边!”凌非岩的目光锐利的透过了裴诗语。

    这一眼,似乎将她整个人的灵魂都要穿透了。

    威胁她?呵呵,真是太有趣了,这还是总统大人吗?

    “凌先生,我想您的权利并没有那么大吧,想让我没法出现在他身边,那就等你吧全世界都统一了再说吧。”

    “况且,我对封擎苍一点儿想法都没有,你们凭什么以为我会对他有什么?”

    裴诗语冷冷的质问道,眼里充满了冰冷的寒意,就是这些人,一次次的将自己推向了绝路。

    眼前的这个人,他是凌非岩,也是凌悦的父亲,所以他向着凌悦,自己一点儿都不奇怪,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忽然那么的心痛。

    “我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裴诗语忍不住再次重复了一遍,希望凌非岩可以听的更加清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