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7.第947章 私心-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947.第947章 私心

    看着对面的裴诗语脸色发白,痛苦的样子,施玲也叹气起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小语啊,都是妈妈的错。”

    施玲捂着脸,眼泪顺着指缝流下来,看起来格外的惹人心疼。

    裴诗语诧异的看着施玲:“妈妈,这都是施怡做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啊,又不是你指使她的。”

    “可是事情却是因我而起啊,小语,她以为你是凌非岩跟我的女儿,所以,当初才会对你那样……”

    “我也是,不知道啊,如果当初知道她那么想,妈妈说什么也得阻止她啊,都是妈妈害了你。”

    施玲满脸的痛苦,看着面前的裴诗语,似乎一切事情都是因为她而引起的。

    可是裴诗语却不敢相信,一切都是因为猜测,是因为怀疑所以对自己下手,她怎么那么狠心啊。

    “妈妈,我不怪你,这跟你没什么关系,都是那个女人太狠心了,她害了你不说,如今还害我!”

    裴诗语恨恨的说道,心里对于施怡的恨顿时更加深了。

    白天自己答应她的事,如今裴诗语却感觉后悔,没有当场揭穿她,那个不要脸的女人。

    “小语,妈妈知道如今说什么都没用,可是我还是告诉你,一定不能让施怡知道你的身份,不能让她知道你是裴诗语,明白吗?”

    施玲不放心的叮嘱着,还不忘一边观察裴诗语的神色。

    看到裴诗语果然很自己预料的那样愤怒,生气,施玲才终于松了口气。

    可是裴诗语如今却是满脑子都是施怡害了自己,怀疑自己是凌非岩的女儿,绑架自己。

    甚至她还害死了裴绵绵,让裴绵绵做了炮灰,那该是预谋了多久啊,那个女人的心机,真是太深了。

    “妈妈,我不会告诉她的,你放心,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既然她想让她的女儿跟封擎苍结婚,那么我故意破坏他们。”

    “她毁了你的幸福,我也要毁了她的女儿,我不会让凌悦好过的。”

    裴诗语恨恨的说着,可是施玲却犹豫着说:“小语,那都是施怡做的,凌悦没有做错什么,你可不能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听到施玲的话,裴诗语还是忍不住诧异,不明白施玲为什么还是劝说自己,那些人那么坏,不是应该让他们受到惩罚吗?

    “妈妈,你别劝我了,你是太善良,太顾念亲情,才会被她那样欺负的,明白吗?”裴诗语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施玲,希望她可以狠心一点。

    毕竟这些事都是施怡的错误在先,施玲是一个受害者。

    听着裴诗语这番话,施玲只能不停的摇头,说着俩个人都是亲人,不能自相残杀。

    “妈妈,你别再妇人之仁了,你听我的,你回去好好休息,啊笙那边不是有顾墨看着吗?你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裴诗语吧资料装进包里,然后看着施玲说道,其实裴诗语还是有些担心施玲的,毕竟她这么善良,如果施怡还是真对她,她根本没有办法。

    如今施玲唯一的依仗顾笙,还在医院里不知道情况,这个时候她一定特别害怕把。

    可是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尤其是看着顾笙那样的痛苦下去。

    最后施玲劝说了很多,可是裴诗语根本听不进去,如今她只有一个想法,那是去找施怡。

    她一定要问问施怡,到底为什么要那么做,难道人的命在她眼里那样不值钱吗?

    如果今天不是施玲查出来这些资料,恐怕自己永远都被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

    裴诗语从茶楼出来直接去了医院,将红珠水给了顾笙后,裴诗语并没有多留,打算离开。

    看着裴诗语心不在焉的样子,叶沛灵顿时感觉不对劲起来。

    她抓着裴诗语的胳膊将她啦到了外面,询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可是裴诗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灵灵,我没事,你让我好好冷静下,想想该怎么办。”裴诗语摇头,这些事她并不知道该怎么说。

    听到裴诗语的话,叶沛灵顿时感觉不好,明白了裴诗语一定是有事。

    可是如今她这个样子,跟封擎苍的事恐怕不至于会变成这样,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是施玲了。

    似乎很多次跟施玲见面后,裴诗语都会变成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

    “小语,你实话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如果你不告诉我,我自己去问。”

    叶沛灵气呼呼的看着裴诗语,抓住她的胳膊,怎么都不肯放开。

    如果不是因为对于裴诗语的了解,叶沛灵也不会如此激动,因为裴诗语的行为实在是太反常了。

    “灵灵,我,我没事啦,是想休息。”裴诗语摇摇头,不敢去看叶沛灵的眼睛。

    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这样隐瞒有没有用,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好朋友为自己担心罢了。

    看到裴诗语到了现在还是想着隐瞒,叶沛灵的脾气立刻被点着了:“瑞娜,你干嘛啊,我跟你说了,有事告诉我,你这样瞒着我算什么事??你告诉我啊,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说。”

    其实叶沛灵并不是怪她隐瞒,而是心里担心,怕裴诗语做出什么事情来。

    听着叶沛灵的话,裴诗语摇摇头,最后还是决定了告诉叶沛灵,她从包里拿出来施玲的资料,递给叶沛灵。

    “灵灵,你看看吧。”

    一句话似乎用尽了力气一般,或许人是这样,对于未知的东西永远都会有些迷茫。

    而叶沛灵接过来那份资料,也是越看越心惊,心里里面的一切都充满了不可能。

    然而是这种不可能,却被人用这这样的方式呈现,算不愿意相信,也没有办法。

    叶沛灵深吸口气,让自己可以冷静下来,不要那么的激动。

    “小语,这是哪里来的?谁给你的?你自己查到的吗?”

    这是叶沛灵心里的疑问,因为这些事自己人查了很久,可是都没有消息。

    怎么如今裴诗语这样拿过来了,这根本有些不可能啊。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