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6.第946章 背后的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946.第946章 背后的人

    伸了个懒腰,裴诗语拿着手机准备过去医院,说好了每天过去给顾笙送红珠水,而且叶沛灵白天也发信息告诉自己,顾笙的情况,似乎有点微妙。

    至于哪里微妙,为什么微妙,叶沛灵说自己很难形容,直说让裴诗语自己过来看。

    因为了解红珠水的功效,所以裴诗语立刻明白了,一定是红珠水起作用了,既然有用好。

    刚走到电梯口,听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出手机看了下,面显示的s在不停的跳动。

    s是裴诗语给施玲的代号,因为害怕自己手机被别人看到,所以并不能直接存名字。

    看着这个号码,裴诗语有些恍惚,自己跟施怡刚见面,难道被施玲知道了吗?希望她不要误会自己好。

    “喂,妈妈。”

    裴诗语整理了下心情还是接了起来,对着电话柔柔的喊了一声,如果说她的柔情还有对谁存在,那么施玲无疑是有的。

    电话沉默了下,这才开始说话:“小语,妈妈知道施怡跟你见面了是吗?”

    施玲的声音似乎有些小心翼翼的,生怕被人听到一样,裴诗语明白她可能说话不方便。

    “嗯,是啊,她白天约我出去,我跟你去了,妈妈你知道了啊!我们没说什么的。”

    害怕施玲误会,裴诗语只能对着她解释,可是施玲却很快打断了裴诗语的解释。

    “小语,我这边查到了当年的一些真相,你现在不忙的话我们见个面再说。”

    “嗯,好,哪里啊?”

    “医院对面的那个茶楼把,我等你,快点啊,我待会还得回家。”

    挂断电话后,裴诗语立刻收拾心情,恨不得立刻过去。

    当年的事情一直是裴诗语内心的一根刺,因为按照裴绵绵的那个本事,根本不可能策划那种事。

    而且裴绵绵根本没有必要把她自己也给搭进去了。

    可是后来自己查了很久没有什么眉目,一切好像被谁掩盖了一般,如今施玲说查到了真相,裴诗语恨不得立刻过去看看。

    那个真相,可以说是裴诗语这辈子的恨,因为那个事,自己丢了最重要的人。

    裴诗语打车到了医院附近的茶楼,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去,一眼看到了施玲。

    她今天穿了一套白色的衣服,看起来温和了很多,并不是像以往那样的犀利。

    “妈妈。”

    看到附近也没什么人,裴诗语立刻开口喊了一声,因为人多的时候她并不能开口喊施玲妈妈。

    这个久违的妈妈,因为一些原因,俩个人并不能相认。

    而这一切全部都是施怡造成的,如果不是她,自己跟施玲俩个人,又怎么可能不可以相认呢。

    “小语,你来了!”施玲听到声音,立刻转过头看着裴诗语,脸还有愧疚跟担心。

    裴诗语笑了笑坐下,看着施玲,虽然俩个人并不是经常见面,可是裴诗语心里还是很欢喜的。

    哪怕自己很施玲俩个人关系并不是很亲密,然而这种见面已经很好了,已经让她特别的满足。

    “妈妈,啊笙怎么样了?”裴诗语还是决定问顾笙的情况,毕竟如今顾笙算是施玲的一块心病了。

    听到顾笙的名字,施玲脸的笑容立刻消失了,变成了愁云密布的样子,她叹了口气,似乎不愿意多说。

    “哎,小语啊,你别问了。”

    “妈妈,我很担心啊笙,如果他……我愿意的,真的,如果需要,我愿意付出一切。”

    裴诗语激动的看着施玲说道,生怕施玲心里会觉得自己不愿意救顾笙。

    毕竟相起来,一个肾,跟顾笙的活起来,根本不足为道。

    哪怕自己因此身体会脆弱,可是也愿意,裴诗语已经决定了,如果最后顾笙因为红珠水不管用,自己也一定会救他。

    让裴诗语眼睁睁的看着顾笙出事,她根本做不到。

    “小语,你别说这种话了,你们都是妈妈的孩子,妈妈不能因为笙儿的事,让你做出什么牺牲,记住了,不许说那些话了。”

    施玲忽然之间生气起来,看着裴诗语说道,如果之前还只是忧愁,现在只怕是愤怒了。

    似乎没想到施玲会这么大的反应,她愣了下,随即而来的是深深的愧疚,还有感动。

    她一直以为施玲对于自己并没有顾笙跟顾芮俩个人好,可是如今听到施玲的话,裴诗语却觉得自己误会了她那么久。

    “妈妈,我,我真的好感动啊,我,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裴诗语有些语无伦次起来,看着施玲根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以前还因为一些事而有些犹豫,可是今天过后,裴诗语觉得自己对于施玲,恐怕只会更加的复杂。

    虽然以前她确实对自己不太好,可是那一定是有原因的,如今得知了这些,裴诗语当然不会不懂事。

    “好了,小语,别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我今天找你来是因为那件事,我知道你一直想知道。”

    施玲叹了口气看着裴诗语,然后继续说道:“小语,这是妈妈查到的资料,你好好看看。”

    接过施玲递过来的资料,裴诗语感激的看着她:“妈妈,谢谢你。”

    “傻孩子,说什么谢谢,你也是妈妈的孩子,妈妈一定会帮你的。”

    施玲笑了笑说道,并且示意裴诗语赶紧去看看那份资料。

    这是一份非常多的资料,除了打印出来的,甚至还有一些照片出来,看着资料,裴诗语的心逐渐往下沉了下去。

    资料面扒出来的其实并不是很多,可是一个个却都把矛头指向了一个人。

    似乎一切事情都有她的影子,这让裴诗语很震惊,虽然心里怀疑过,可是这样赤i裸裸的在面前,她还是有些心痛。

    那样一个看起来无害的女人,自己今天还有些隐隐的同情的女人,原来都是因为她做的。

    “妈妈,她,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我跟她并没有什么仇恨,不是吗?”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