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意外之约-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44章 意外之约

    “瑞娜,瑞娜,你”

    裴诗语正站在封擎苍的办公室里面发呆,就听到了宁子的声音。

    “宁子,怎么回事?”裴诗语诧异的看着宁子,因为俩个人早就已经合作那么久,该有的信任还是非常牢固的。

    而如今宁子这么慌乱的过来,而且刚也是宁子给自己打电话说封擎苍找自己的。

    “瑞娜,封总他刚出去了,不过我刚接到一个电话,有个人想约你出去见面。”

    宁子过来看着裴诗语说道,心里却想着那个人到底是谁。

    虽然很裴诗语合作很久了,可是宁子很多时候却感觉自己并不是了解裴诗语。

    比如她刚回国后就有那么多的朋友,还有一些身份确实不一般,不过宁子也知道自己的本分,所以她从来不会去询问。

    如果裴诗语不说,那么自己永远不会问的。

    “谁?”裴诗语也很诧异,因为一般如果有人会约自己,不是应该直接打电话。

    看着宁子的表情,裴诗语顿时就感觉到了一阵不好的预感。

    “她说,她是凌夫人。”宁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裴诗语,心里却非常明白,这个女人一定是总统夫人了。

    虽然她并没有生活在国内,可是对于这些关系还是有些清楚的。

    尤其是凌非岩的妻子施怡,还有他们的女儿凌悦,以及封擎苍,其实关注这些,无非就是因为封擎苍。

    在宁子心里封擎苍可是她的专属偶像,所以对于凌悦他们的关注也就非常清楚。

    “我知道,你去忙吧,我待会可能出去一趟。”

    裴诗语笑了笑说道,既然施怡自己找上门了,自己也就没有什么理由拒绝她了,毕竟几个人之间的恩怨,可是很深呢。

    而宁子却担心的看着裴诗语:“可是,我怕她瑞娜,要不我们告诉封少吧,他一定有办法。”

    听到这句话裴诗语忍不住笑了,看着宁子说:“宁子,你不信我啊,别忘了我可是你女神!”

    “放心吧,既然她想见我,我就出去见见,怕什么。”

    这是裴诗语应该做的,然而也没什么吧,如果封擎苍知道了,可能会怀疑吧,毕竟总统夫人可不是谁都想见的。

    “可是,我还是担心,哎,好吧,我相信你,么么哒,加油。”宁子想了半天,最终还是给了裴诗语祝福,因为她对于裴诗语有些不亚于封擎苍的信任。

    安排好了工作的事情后,裴诗语立刻给施怡打电话,问她到底想做什么,可是施怡却告诉裴诗语,出来再说。

    虽然如今施怡并不知道自己就是裴诗语,可是那也不一定,事情可能会越来越糟糕。

    不管她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反正寻找自己的目的都是为了凌悦,为了她的女儿。

    裴诗语忍不住有些想笑了,这个女人还真是为了自己女儿有些不择手段了,这边看到自己,又想用钱收买吗?

    俩个人约定了见面地点后,裴诗语直接就过去了,因为俩个人定的地方就是封少公司附近。

    现在可是上班时间,裴诗语自然不想因为这个耽误了,俩个人只需要见面就了。

    至于她想做什么,裴诗语决定水来土掩,没什么大不了。

    到了约定的咖啡馆,裴诗语远远的就看到了施怡,她就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不管哪个位置,看起来都是那样的优雅。

    似乎女人的优雅被这个女人演绎的玲离尽致,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却是踩着自己的亲生妈妈而上去的。

    如果不是因为施玲,或许自己还会忍不住欣赏这个女人,然而一切都是想想。

    俩个人直接有着不可磨灭的仇恨,这是裴诗语永远没有办法原谅的。

    她看了眼施怡,施怡似乎并没有看到自己,她正忧愁的坐在那个位置上,面前放着一杯咖啡。

    看样子应该是等了有一会了,可是就算等待,她也没有给自己打电话,没有催促,而是安静的等待。

    裴诗语深吸口气还是慢慢的走了过去,站在施怡的面前,冲着她妩媚的一笑。

    “凌夫人,你好,我是瑞娜。”

    裴诗语冲着施怡伸手,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脸上始终都带着淡淡的笑容。

    而施怡从位置起来,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听到瑞娜的介绍,顿时点头,笑着说:“瑞娜小姐,久仰大名,快坐。”

    俩个人再次坐下来,然后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了。

    裴诗语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施怡,似乎这个女人永远都是这种不急不躁的模样,不管发生什么,都可以如此淡定。

    “凌夫人,不知道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看着施怡一直不说话,裴诗语只能主动出击了,毕竟自己总不能永远都等着施怡说话。

    而且自己还有事,并不想跟这个女人有过多接触,每次看到她,裴诗语就会想起来施玲。

    就是因为施怡,所以施玲才会变成那样子,如果没有施怡的陷害,一切都会好好的。

    “瑞娜小姐,既然你问了,那我也就实话实说了。”

    施怡点点头看着裴诗语,目光注视着她,心里也不禁感叹这个女人的美丽。

    “瑞娜小姐,我是为了凌悦的事情来的,我想瑞娜小姐这么聪明,一定可以想到。”

    施怡也没有绕圈子,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可是裴诗语却笑了。

    似乎上一次的时候,施怡就是这幅样子,让自己离开封擎苍,可是三年过去了,她居然故技重施,再次来了。

    看到裴诗语的笑,施怡愣了下,这才开口询问:“瑞娜小姐,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长期养成的教养,让施怡并不会跟普通的泼妇一般大吵大闹,她希望大家都可以平稳的解决事情。

    而且如今的事情也是凌悦的事,这个女人也只是介入,并没有做什么。

    “凌夫人,您说的很对,可是我愚昧,实在不明白凌夫人想说什么,所以还请您直说,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