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 你情我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42章 你情我愿

    最终,裴诗语还是被自己内心的小阴暗打败了,她并不是不喜欢封擎苍,她只是想让凌悦还有施怡,付出更加大的代价罢了。

    然而这一切又怎么是裴诗语可以控制的呢。

    第二天早上,封擎苍在太阳找射进来的第一缕光线中醒来,看着身边躺着的女人,昨晚的一切再次清晰的浮现。

    “瑞娜,”

    封擎苍的手不自觉的附上裴诗语的脸颊,就是这个女人,让自己居然那样的疯狂。

    虽然自己很凌悦并没有发生什么,可是他也是一直在隐忍着自己,每次看到瑞娜,他总是忍不住的想要把那个女人搂进怀里。

    可是封擎苍知道自己不可以那样做,所以他一直在隐忍,可是昨晚却好像根本不受控制一般。

    看到裴诗语那样脆弱的样子,封擎苍感觉自己的心都在被凌迟,根本没有办法冷静。

    所以他根本不想去想那么多,他喜欢她,这不是就好了吗?何必去在意那么多呢。

    俩个人已经发生了那些事,那么封擎苍自然不会讲她弃之不顾。

    可是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处理,如果凌悦那边处理不好,恐怕裴诗语根本就没有办法好好的待在自己身边。

    “苍,醒了?”

    裴诗语听到封擎苍的声音后,立刻睁开了眼睛,其实一晚上她也没有睡着,只是一直闭着眼睛。

    如今他也醒过来了,这样挺好的,俩个人可以面对面的认真的谈谈,毕竟有些事啊可以儿戏。

    “瑞娜,昨晚,我,我有点冲动了。”封擎苍斟酌了半天,还是很裴诗语认真的说道。

    自己已经是有未婚妻的人,而瑞娜还是个黄花闺女,这让封擎苍忽然感觉有些尴尬。

    可是裴诗语却忍不住笑了起来,在他的额头轻轻的印上一吻:“苍,冲动什么,你情我愿的事,而且我也很愿意呢!”

    对啊,这是自己渴望了那么久的事,怎么可能会不开心,其实裴诗语的心里已经激动的要死了。

    然而封擎苍却有些诧异的看着裴诗语,他以为一切都是这个女人在隐忍着。

    “瑞娜,我会负责的,相信我。”

    封擎苍忽然之间抓住裴诗语的胳膊,认真的看着她,这幅模样确实让裴诗语有些始料不及。

    她还以为男人会后悔会自责,可是却没想到他竟然会说会负责。

    “不,苍,我想你搞错了,我不需要负责,真的。”

    裴诗语忽然之间笑了,看着封擎苍说道,自己想要的从来不是负责啊,而且自己已经过去了那个年龄。

    她想要的或许只是让施怡还有凌悦付出代价,至于负责什么的,还是留给小姑娘吧。

    “而且昨晚的事,也不是主动,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凌小姐的,我们之间还是那样,同事关系不是很好吗?”

    裴诗语眨眨眼看着封擎苍,心里却有些想哭。

    这个男人对自己从来都是这个样子。虽然如今他不记得自己了,可是这种柔情他还是给了自己。

    “瑞娜,我跟凌悦没什么的,我们俩个人什么都没有。”封擎苍忽然之间解释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就是想告诉这个女人。

    自己很凌悦没有什么,俩个人没有关系,只是名义上的夫妻罢了,而且还是没有结婚的夫妻。

    这对于封擎苍来说本来是无所谓的,可是见到了瑞娜以后,他感觉这一切似乎有关系了。

    他不能让自己喜欢的女人误会自己的想法,或许误会自己。

    “苍,你不用对我解释,真的。昨晚的事你就当是个意外,明白吗?”

    裴诗语摇摇头,她并不能让封擎苍负责,这个时候还不到时候,如果就这样在一起,那些人根本不可能受伤害。

    她想要的是让那些人付出代价,让他们后悔自己做过的一切。

    可是裴诗语的话却让封擎苍的心忍不住一阵阵的痛起来,他看着裴诗语,眼底充满了疑惑。

    “为什么?瑞娜,我”

    封擎苍非常急切的想要解释,可是裴诗语根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很多事并不需要说清楚,仅仅保持暧昧就好了,既然如今已经木已成舟,那么自己要做的,只能是远离。

    “苍,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希望你可以娶凌小姐,而不是我,我并不是个适合结婚的人。”

    裴诗语坐起来看着封擎苍,认真的说道,她的眼底还是那么的清亮,根本看不出一点点的悲伤或者什么。

    就算如今变成这样,她还是希望俩个人可以正常的好好的在一起,毕竟除了男女关系,他们还是同事。

    “如果你真的想要为我做点什么,那么就请你善待你的妻子。”

    这是裴诗语唯一的要求,其实她是想提出去裴绵绵那边去一趟的,可是俩个人的关系,提出来那个确实有些冒昧。

    而且瑞娜跟裴诗语并不认识,她如果提出来,恐怕封擎苍一定会怀疑的。

    看着这个女人宁愿这样远离自己,也不想靠近,封擎苍只能作罢,尊重她的选择。

    可是尊重并不代表他会就这样妥协,封擎苍觉得,自己一定不会让这个女人从身边逃走了。

    这么多年了,她是唯一一个让自己有想法的女人,可是如今他的事还没做完,他跟凌悦的关系也很复杂。

    不然也不会发生国外的那些事,可是封擎苍唯一没有料到的,就是昨晚俩个人的事。

    “瑞娜,等我处理好我身边的关系,我就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封擎苍再一次说道,可是裴诗语却忍不住想笑了,或许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吧。

    明明都没有多少把握的事,可是却可以说的如此信誓旦旦,俩个人发生什么,封擎苍的内心绝对不是就这样负责。

    他还有怀疑还有困惑,说什么负责其实只是试探的模样,这让裴诗语根本无法接受。

    “苍,我说过,你不需要负责,这是我自己愿意的,你就当这是一场梦好了!”

    裴诗语起来讲衣服穿好,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