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 我的事跟你无关-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40章 我的事跟你无关

    她震惊的看着面前的汽车,被吓得不轻。

    原来自己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走到了马路上,这里车很多,她面前就停着一辆车。

    心里一直想着顾笙的事,根本没有看,裴诗语看到面前停了车,只能转方向继续走。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是哪里,她只知道她需要不停的寻找,不停的前行。

    只有前行,才是唯一的出路,如果就这样停下来,恐怕根本不可以让她得到什么救赎。

    “瑞娜!”

    可是裴诗语却好像听了裴诗语的声音,忍不住自嘲的笑笑,自己还真是出现幻觉了,居然听到了封擎苍的声音。

    而且好像就在自己身边一般,这让裴诗语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

    这个时候了她怎么会相信封擎苍回来了,自己回来他都没有打电话,没有询问。

    “瑞娜”

    男人的声音在次响起来,裴诗语忍不住捂着头继续往前,脚下也更加的快了起来。

    不想听到那个声音,不能这样沉沦,裴诗语不允许自己在因为那个男人而有更大的感情波动。

    因为凌悦,因为施怡的女儿,她根本不想在原谅这个男人了,他好像真的移情别恋了。

    可是裴诗语不想面对,偏偏那个人不会让她如愿,男人直接跑过来抓住裴诗语的胳膊,让她不得不停下来。

    “你干嘛啊,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放开我。”

    裴诗语根本没有抬头,感觉到胳膊被人抓了,忍不住说道,然后头抓过去,立刻就愣住了。

    原来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而是这个男人确实过来了,他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自己跟前,猝不及防。

    裴诗语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可是这个男人的出现,却让裴诗语觉得,自己根本没有放下。

    一切都是被自己压在心底,不敢想起来,自己根本就是一个懦夫啊。

    “瑞娜,你在干什么?你这样在大街上不看路,你以为这是在国吗?”

    封擎苍看到裴诗语这幅样子,心里顿时出现了无名火,冲着她大吼道,这个女人真是不想活了啊。

    如果不是自己一直跟着她,看到她冲到了马路上,这个女人以为自己还可以好好的吗。

    “封总,我想我做什么,应该不用跟你汇报吧!”裴诗语忍不住皱眉,眼睛却瞪着封擎苍。

    自己从国外回来,是为了什么?还不是被他逼得吗?这个男人居然还敢吼自己。

    他难道真的以为自己还是以前那个裴诗语吗?

    “瑞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刚差点,差点就”

    “够了,不管我做什么,都跟你没关系,你滚,滚啊!”

    裴诗语直接打断了封擎苍的话,不快的说道,可能是因为顾笙病情的刺激,裴诗语感觉自己心底就仿佛有一团火一般,在不停的燃烧。

    她明白这迟早都会燃烧了自己,同时也会烧了任何人,可是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尤其是看到这个男人,以一副救世主的样子出现在自己眼前,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

    “瑞娜!”

    封擎苍自然发现了裴诗语情绪不对,所以他并没有在意,只当这是裴诗语在发泄自己的情绪。

    可是裴诗语却一把推开封擎苍,自己也晃了晃,这才站稳,她笑了笑看着封擎苍,然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封擎苍,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可以救赎我,是吗?”

    “是,我可以。”

    “呵呵,你可以?你真的可以吗?”

    裴诗语失神的看着封擎苍,似乎这个男人再次变成了曾经自己依赖的那个男人。

    可是裴诗语心里很清楚,他不是啊,这个男人不是他了,

    “瑞娜,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别这样,行吗?”封擎苍看到这样的裴诗语,心里忍不住难过起来。

    似乎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那样难过,那样的心疼呢。

    或许是因为他内心对瑞娜的喜欢吧,封擎苍明白自己对于瑞娜,是特别的,他似乎真的对这个女人动心了。

    “别靠近我!”

    可是裴诗语听到他的话,却并没有感动,她伸出手挡在自己跟封擎苍的跟前,不让他靠近。

    不可以了,这样已经很近了,如果让封擎苍继续靠近,自己恐怕真的会忍不住的。

    如果忍不住,那么一切不可收拾,那么自己的目的根本没有办法实现了,裴诗语蹲在地上,抱着头哭了起来。

    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雨了,滴滴答答的落在身上,就好像人的心一样,冰凉冰凉的。

    裴诗语感觉自己的无感都被屏蔽了,因为这个时候自己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痛苦或者别的感觉。

    “瑞娜,起来!”

    “瑞娜,下雨了。”

    “我们回去说,行不行?”

    “瑞娜”

    封擎苍站在裴诗语的跟前,不停的说着,可是裴诗语根本不搭理他,这个时候裴诗语吧自己埋在自己的心里。

    她在自己的小天地,她为自己画地为牢,囚禁着自己。

    “瑞娜,回家了。”

    封擎苍的声音刚落下,裴诗语就猛然从地上站起来,扑进了封擎苍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

    “苍,带我回家,我们回家。”

    裴诗语抱着封擎苍,无意识的说着,可是心里却似乎很清楚,她这个时候是裴诗语,俩个人的身份。

    大概这是裴诗语最无奈的事,心里不停的质问自己,为什么忘记了,为什么忘了。

    什么都不记得了,原来才是最狠的惩罚啊。

    “好。”封擎苍被这样脆弱的裴诗语触动了,抱着她往自己的车子跟前走去。

    将她轻轻的放在车子里,然后发动车子往房子走去。

    回到家,裴诗语依旧是被封擎苍抱着放在了床上,她就像没有意识的人一般,抓住封擎苍不愿意松手。

    大概是因为她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放手了的话,这个男人就会永远跟自己是失之交臂了吧。

    “别走,别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