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9章 凌晨的街头-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39章 凌晨的街头

    “我信你。”

    顾笙点头,将瓶子里的液体全部喝了下去,反正自己现在也是个将死之人了。

    就算裴诗语跟自己独处,自己出事了,也完全不是裴诗语的责任。

    因为医生也说过,自己的情况或许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一切都是一个未知数。

    既然如此,顾笙也没什么可以怕你,他相信裴诗语,大概已经到了一种盲目的程度吧。

    “啊笙,你,你喝慢点啊,你感觉怎么样?可能会有点热,有点”

    裴诗语担心的看着顾笙,可是嘴里的话还没继续说完,就看到顾笙的脸忽然之间变的红起来。

    就像他忽然发烧一般,红扑扑的。

    “啊!”裴诗语忍不住惊呼一声,可是她的声音却将顾墨跟叶沛灵直接喊了进来。

    俩个人进来后,看到顾笙脸红成那样,顿时诧异起来,看着裴诗语跟顾笙俩个人。

    虽然他们俩个人都知道顾笙跟裴诗语是姐弟俩,可是顾笙忽然脸红,却让俩个人十分的奇怪。

    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啊,顾笙也发现了裴诗语还有叶沛灵他们的怪异,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们,怎么了?”

    “啊笙,你感觉怎么样?你的脸”

    裴诗语皱眉,手指着顾笙然后从怀里掏出镜子,给顾笙递了过去。

    而接过镜子看了一眼,顾笙就直接把镜子扔了出去,自己的脸好红啊,可是却根本感觉不到热。

    “我,我没事,就是感觉有点冷。”

    顾笙摇头说道,似乎那个液体喝进去后,自己的身体变的冰冷了起来,根本没有裴诗语说的热。

    难道自己的身体太差了?

    可是裴诗语却担心的看着顾笙,摸了摸他的额头,额头是冰凉凉的,根本没有发烧。

    “怎么回事?要不要叫医生?”

    顾墨走过来,也跟着伸手摸了一把顾笙的额头,跟裴诗语一样,满脸的诧异。

    实在是顾笙的情况太奇怪了,顾墨看着裴诗语,目光却在顾笙手里的瓶子上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你喝了这个?”

    顾墨直接问了出来,几个人的视线离开全部集中在顾笙手里的瓶子上,唯有叶沛灵看着裴诗语。

    因为那个瓶子是裴诗语的,叶沛灵见过很多次,可是为什么会在顾笙手里,难道裴诗语给顾笙喝了什么?

    “没事。”

    顾笙自然发现了,不过却摇头说自己没事,并且闭上眼睛。

    “我”

    “小语,你跟我去厕所吧,让顾墨跟顾笙聊聊。”

    叶沛灵顾笙打断了裴诗语想说的话,对她说道,并且深深的看了眼裴诗语。

    听到叶沛灵的话,裴诗语立刻点头,并且跟顾笙说了声,然后跟着叶沛灵俩个人走了出去。

    叶沛灵刚出病房就拉着裴诗语到了没有人的空楼道理,那个瓶子是裴诗语的。

    “小语,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给顾笙喝什么,万一他有事的话,施玲不会放过你的。”

    叶沛灵是担心裴诗语,生怕她如果让顾笙有意外的话,估计施玲跟她的母女关系,也会破解吧。

    虽然这么久了,可是裴诗语还是特别在意施玲还有顾笙,甚至顾芮的,如果不是这样,叶沛灵才不想管。

    “灵灵,我,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研发的药水。”

    裴诗语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叶沛灵,毕竟小绿的来源太过于诡异,而且叶沛灵估计还会以为,自己一定是出现幻想了。

    毕竟自己对顾笙那么在意,如果告诉叶沛灵,她一定会觉得自己精神状况出现问题。

    而且她也没有办法解释小绿的来源。

    “小语,我不是问你什么,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施玲对顾笙的在乎,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

    叶沛灵叹口气说道,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而裴诗语听到叶沛灵的话,立刻明白是自己想太多,并且心里有些愧疚了。

    叶沛灵对自己的好一直都让裴诗语感觉无法报答,这个时候了自己居然还怀疑叶沛灵。

    这让裴诗语特别的无奈,不过还是告诉叶沛灵自己知道在做什么。

    俩个人回到病房后,发现顾笙已经睡着了,他的脸色似乎变的正常了点,虽然还是很白很脆弱,可是却正常。

    顾墨看到俩个人回来了,立刻看向裴诗语,并且说:“他没事,而且他说感觉好很多了,这次的药水很成功。”

    虽然顾墨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裴诗语还是听明白了,这一定是顾笙告诉顾墨的吧。

    虽然顾墨也知道顾笙在研究什么,可是却不是很清楚,所以顾笙告诉顾墨自己拿了最终的药水给顾笙喝,顾墨也就信了。

    毕竟裴诗语不会无缘无辜的害了顾笙,她想的只是救顾笙。

    “嗯,谢谢你跟灵灵,如果不是你们,恐怕我根本没有机会送药水过来,希望啊笙的病情,可以控制住。”

    裴诗语看着顾墨跟叶沛灵俩个人,认真的说道。

    这是自己非常真心的要求,而且对于顾笙来说,只有正常的健康的活下去,才是他一生想要做的事。

    “不用客气,顾笙也是我的弟弟,我同样想他尽快的好起来。”

    顾墨挥挥手,看了眼床上的顾笙说道,目光里却带着一丝疑惑。

    因为顾笙的脸色似乎这会又有些红了起来,代表是药水的作用吧。

    “嗯,以后我会每天过来的,希望你们可以帮我,明天啊笙起来后,看看他有没有什么情况,我在根据情况看吧。”

    裴诗语点头,并没有再说什么,毕竟他们之间也不需要什么简单的客气话了。

    顾墨点头,深深的看了眼裴诗语:“好,我会帮你的。”

    而叶沛灵自然也是跟着点头了,得到俩个人的首肯后,裴诗语这才离开,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

    今晚好像并没有什么人,裴诗语一直走啊走,目光涣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

    “吱!”

    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骤然响起,这才让裴诗语清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