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 你的苦心也许会变成毒药-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38章 你的苦心也许会变成毒药

    其实这么久以来,裴诗语对于裴绵绵并不能说是恨吧,毕竟自己也算是抢了她的父爱。

    如果换一下,或许自己也会变成裴绵绵那样,可是很可惜,如果自己可以提前知道,那么也许裴绵绵就不会那样死了。

    她的坟墓在那里孤零零的,自己似乎很久都没有去看过她了。

    好像回来以后并没有去过,裴诗语忍不住有些惆怅,或许人死了以后,都会变成一赔黄土吧。

    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到了晚上10点,裴诗语没有在犹豫,立刻打车去了医院。

    医院门口,裴诗语看到了刚出来的施玲还有顾老先生,俩个人就像俩个陌生人一样,相敬如宾。

    他在前面,她在后面,虽然是亲密的俩个人,可是如今看起来却多了更多的嘲讽。

    如果施玲过的很好也就罢了,偏偏她变成了这样,就算嫁给了一个大她那么多的顾老爷子,可是她还是不幸福。

    一切都是施怡造成的,她害的施玲变成这样,她自己却得到了凌非岩的宠爱。

    还有她的女儿凌悦,居然抢走了封擎苍,那可是自己的丈夫啊,被其他女人抢走了。

    裴诗语看着施玲跟在顾老爷子后面,俩个人渐行渐远,就像她自己跟封擎苍一般。

    或许他们也没多少可能了,裴诗语忍不住有些怯弱了,她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大概放彼此一条生路,这才是自己最需要做的吧,不然呢,让俩个人永远这样痛苦自己。

    给叶沛灵打电话后,没多久就看到了叶沛灵的身影,俩个人在电梯口相遇。

    叶沛灵告诉裴诗语,顾笙的情况很差,可是一直坚持着,似乎在等着什么。

    想到这里,裴诗语就忍不住一阵阵的难过,如果顾笙真的有事,她不会原谅自己。

    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俩个人到了病房门口的时候,刚好听到了顾墨跟顾笙俩个人的谈话。

    “大哥,如果我走了,请你帮我照顾好她,好不好?”

    顾笙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很弱,可是还是让裴诗语的眼泪当即就洒落下来,站在门口不能进去。

    而顾墨当然不会违背他的意思,只是却告诉顾笙:“不管你怎么说,你想要的还是要自己争取,明白吗?”

    “虽然我会帮助你,可是我更加希望,你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好吗?”

    或许这是顾墨第一次这样祈求的跟别人说话,这个人还是他的弟弟,可是顾墨却希望顾笙可以好起来。

    门口,裴诗语抓着门框,却怎么都忍不住踏出去那一步。

    自己何德何能,让顾笙到了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想着摆脱顾墨,可以照顾自己。

    “瑞娜,进去吧,他可能”

    叶沛灵拍了拍裴诗语的肩膀,虽然她也听到了那些话,可是还是必须告诉裴诗语。

    因为顾笙现在情况这么差,可是还是等着自己,如果晚点进去,也许

    那些话裴诗语都知道,也明白,可是她还是不忍心,可是最终她还是推开门进去。

    不管怎么样,自己一定要做到,一定要救了顾笙,他还等着自己,等着自己救命。

    “啊笙,我来了。”

    裴诗语喊了一声,就朝着床上跑了过去,虽然顾笙现在特别虚弱,可是眼睛里却有着亮光。

    听到裴诗语的声音了,顾笙立刻转过头看过来,并且用一种央求的眼神看顾墨。

    这可是顾笙第一次低头,并且是为了自己,裴诗语其实早就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顾笙还是怕自己的秘密泄露,或许他是想着尊重自己的要求。

    “瑞娜,你好好陪着顾笙,我跟灵儿先出去了。”

    顾墨当然看懂了顾笙的要求,立刻起身对着裴诗语跟顾笙说道,临走前还不忘给顾笙一个坚持的理由。

    他们出去了,病房里只有裴诗语跟顾笙俩个人了,还有时钟滴答的声音,裴诗语听叶沛灵说,这个时钟是顾笙要求的。

    说是要进去生命的倒计时,听着时钟的声音他才会踏实。

    这种话或许只有施玲还有家人会信吧,裴诗语明白他留着时钟其实是提醒自己。

    “啊笙,你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

    裴诗语忍不住问道,抓住顾笙的手,他的手指似乎变的更加的细长了,更加的瘦。

    “我挺好的,一直在等着你。”

    顾笙笑了笑,抬头看着裴诗语,似乎裴诗语过来了,他就可以安心了,也可以就这样睡过去。

    他已经太累了,不想在继续过这种生活了,可是还是不可以。

    他要把裴诗语说服,不然这个女人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啊,顾笙最不放心的,其实就是裴诗语。

    “啊笙,我,我一定要救你,你听我的好不好。”

    裴诗语生怕顾笙不会听自己的,因为她知道顾笙不可能听自己的,之前红珠水他根本没有喝。

    如果他一直喝了红珠水,身体不可能会虚弱的这么快。

    “好,我答应你。”

    或许以前顾笙还不会在意,可是如今他却是不想死了,如果可以活下去,他一定会努力。

    不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家人,而是为了这个女人。

    “可是,你的苦心,也许会变成毒药,害了你自己啊。”

    顾笙苦口婆心的说道,他只是不想自己而害了裴诗语。

    可是裴诗语根本听不下去,她拿着红珠水,递给顾笙:“啊笙,喝下去,喝了它,你一定可以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裴诗语对于这次的红珠水有着莫名的信心,所以这才是她可以拯救顾笙的,最重要的理由。

    “这是?”顾笙诧异的看着裴诗语,他还以为会是红珠水,可是看颜色,这个根本不是红珠水。

    自己做了那么久的研究,怎么可能会分辨不出来,这个瓶子里的红色液体,闻着就有一种生命的味道。

    “别管是什么,你相信我吗?”

    裴诗语摇头,她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解释,所以她必须问顾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