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放弃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36章 放弃吧

    “嗯”

    裴诗语正在郁闷的时候,却听到了一声轻微的闷哼声,似乎是床上的顾笙。

    “啊笙,你醒了?”裴诗语立刻扑过去看着顾笙,他的眼睛确实已经睁开了,不过看起来却很没有精神,充满了疲惫感。

    这让裴诗语很诧异,顾笙一直是住医院的,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就算他身体不好会虚弱,可是疲惫感是怎么来的?难道顾笙住院了还有什么事情做的吗?

    “嗯。”

    顾笙的状态很差,不过还是张开嘴说了一声,虽然声音很虚弱,就像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可是这样的顾笙却让裴诗语放心下来,她转过头看了眼几个人,发现他们正在用奇怪的眼神看自己。

    “你们,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哪里有问题吗?”裴诗语忍不住诧异的询问,伸出手在脸上胡乱的抹了吧。

    可是听到裴诗语的话后,几个人却同时摇头,可是看着这么奇怪的人,裴诗语瞬间就明白了,他们为什么那样看自己。

    他们该不会以为自己跟顾笙俩个人是情侣关系吧,天,这是什么逻辑啊,裴诗语忍不住叹息。

    她低头对顾笙说了句照顾好自己,然后站起身往后面走去,把位置给别人让了出来。

    毕竟顾笙也是顾家的人,没道理顾家的人都没机会靠近他。

    “灵灵,你们怎么回事啊?”

    裴诗语将叶沛灵啦道了一遍询问道,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可以听起来温和正常点。

    其实裴诗语更想做的是告诉几个人自己和顾笙没有别的关系,而且叶沛灵知道的。

    但是她现在这个样子是什么意思啊,跟着顾家人一起来膈应自己也是够了啊。

    接触到裴诗语哀怨的眼神,叶沛灵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只是小声的,并没有惊动别人。

    “瑞娜我跟你说,他们肯定以为你跟顾笙俩个人关系不一般,所以才会那样惊讶的,不过你也不用在意的。”

    叶沛灵坏笑着看着裴诗语,似乎自己这样做很正常。

    可是裴诗语却忍不住叹息,自己果然交的损友啊,这种严肃的时候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不仅仅没有用,反而给自己添麻烦,真是无奈。

    “不跟你说了,顾笙情况怎么样?”

    这是裴诗语最想知道的,然而叶沛灵却摇头,看着裴诗语并没有说话,不过她这样却比说话的杀伤力大太多了。

    “不会,我不能放弃,我一定会救他的。”裴诗语摇头,对着床上的顾笙即是心疼又是紧张。

    如果顾笙真的出事了,恐怕裴诗语整个人的灵魂都要缺少了。

    “瑞娜你别激动,我让你回来可不是让你做贡献的明白吗?这次的事情有些复杂。”

    叶沛灵的脸色忽然有些不对起来,抓住裴诗语的胳膊都没有松开,顾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居然不在了。

    这让裴诗语心里更加的怀疑,不过却没有机会去证实。

    看到顾笙的样子,裴诗语就忍不住后悔,如果自己没有出国,那么顾笙也一定不会变成这样的。

    可是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如果,想到了封擎苍跟凌悦俩个人,裴诗语心里还是会有些失落。

    如果说自己最放不下的一个就是顾笙的身体,那么另外一个就是封擎苍的感情了。

    “瑞娜,别发呆了,医生来了,听听医生怎么说。”

    叶沛灵看到裴诗语又在发呆顿时无奈起来,啦了吧她的胳膊。

    顾墨刚就是找医生去了,所以这会他带着医生回来,可是却看着那么的奇怪。

    裴诗语回过神就看到医生走到了施玲的跟前,然后小声说了什么,施玲整个人就楞了起来。

    似乎没有想到一般,看起来很诧异的模样。

    “不会的,怎么可能呢?”

    施玲的声音骤然提高,将房间的几个人都吓了一跳,还以为她怎么了,可是接下来就听到医生的话。

    “对不起,放弃吧,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摇摇头看着施玲还有床上的顾笙。

    虽然他也并不想承认,可是很多时候事情就是会让你想不通想不到,所以才可以称得上变数。

    “不会,我不要听,你给我出去,出去啊。”

    施玲的双手紧紧的捂着耳朵,还不忘赶走医生,似乎医生的话一点都不可信。

    不过也不能怪施玲,如果一切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愿来的话,恐怕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饱受冤屈了。

    而且施玲对于顾笙的病情非常执着,一半情况下她自己根本不会承认的,所以这个时候她如果还是那样说,那么就说明事情一定是到了不可以挽回的地步了。

    可是怎么可能呢?红珠水的研发非常好,除非他自己不喝,一心求死。

    施玲跟医生还在那里争吵,可是裴诗语的目光却忽然触及到了顾笙,顿时忍不住心疼起来。

    如果他真的一心求死,该怎么办呢?裴诗语只能对着顾笙摇头,希望他可以自己想过来。

    然而顾笙的想法不会轻易改变,这里又这么多人,裴诗语根本没有机会跟他说这些话。

    可是让裴诗语眼睁睁的看着顾笙去死,裴诗语也做不到。

    所以这个时候她一定要说服这个医生,让他不能放弃顾笙,毕竟如果大家都放弃了,病人估计更加不会有什么期望了。

    “医生,忽然他怎么了?你们说这样的话?”裴诗语忍不住过去质问医生,虽然自己并不知道,可是还是觉得应该问。

    医生看了眼裴诗语,这才对着裴诗语说:“放弃吧,他现在的情况也是强弩之末,没有什么希望了。”

    裴诗语明白,如果可以医生不会说出这也话的,所以她也立刻感觉到了无比的绝望。

    “不,不会的,我不会放弃他的,请你,请你也不要放弃他,好不好?”

    裴诗语祈求的看着医生,抓住他的白大褂的衣角,希望他可以拯救顾笙,不要放弃。

    这是顾笙最后的希望,也是唯一的希望了,裴诗语不能放弃,就算红珠水没有用,自己还可以捐一个肾给顾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