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因为我是他姐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35章 因为我是他姐姐

    尖锐的指责,让几个人的视线忽然落在了裴诗语的身上。

    顾老爷子虽然也见过了裴诗语,可是再次见面,还是被这个女人身上的光芒所惊艳到了。

    “这是?”

    顾老爷子看着顾墨,一副诧异的样子,很明显就是想让顾墨告诉自己。

    不过顾墨本来是不想帮着任何一个人,可是如今裴诗语跟着叶沛灵一起进来的。

    顾墨清了清嗓子,然后指着裴诗语介绍到:“这是瑞娜小姐,天才设计师,前几天她也来医院了。”

    “哦?瑞娜小姐?”顾老爷子不愧是老狐狸,虽然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就是顾笙电话里的姐姐。

    可是如今他却依旧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裴诗语,似乎真的是在想着自己有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哥,你怎么还帮着她说话,她根本不是什么瑞娜,她是”

    “小芮!”一声斥责忽然之间响起来,打断了顾芮的话。

    施玲从外面走进来,失望的看着顾芮:“小芮,我平时怎么教导你的,你就是这样对待别人的?”

    “妈咪,我,你为什么帮她讲话啊。”顾芮被施玲指责,立刻撇嘴委屈的看着施玲。

    似乎她也没有想到,施玲会生气吧,其实顾芮就是因为看不惯封擎苍跟瑞娜,所以刻意真对瑞娜。

    如今没想到施玲也帮裴诗语说话,顾芮心里更加的难受了。

    “小芮,你告诉我,她是谁?”

    顾老爷子忽然之间出声了,脸上却是特别严肃的模样。

    看到顾老爷子这幅样子,裴诗语也有些明白了,他一定是怀疑自己的身世了。

    毕竟施玲的那些过去,不可能全部都被掩埋了,他一定也是知道的。

    看到这一幕,裴诗语却忍不住笑了,视线在几个人身上扫了扫,然后走到顾笙的病床跟前。

    自己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顾笙,如今看着他安静躺着的样子,裴诗语的心才慢慢的放了下来。

    “顾老先生,顾老夫人,还有顾小姐,我是瑞娜,设计师,如今在封少的公司上班,我跟顾笙嘛,自然是投缘,所以顾笙就认了我做姐姐。”

    裴诗语看着几个人,一字一句的说道,她不能让施玲的身份被这些人曝光出来。

    如果施玲的过去呗扒出来,然后她的现况一定会更加差。

    自己一定要保护施玲,裴诗语的眸子里露出一股狠绝,看着顾芮说:“顾小姐,不知道是不是对我有误会?”

    “或者说,顾小姐是公报私仇,觉得我跟封少走的太近了,想替你表姐出口气么?”

    裴诗语直接讲关系跳了出来,这里的几个人都是聪明人,如果话都这样说了,一定会明白的。

    毕竟顾芮喜欢封擎苍,那可是人尽皆知的,可是最后却被自己的表姐插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可是自己不一样,自己就是后来来的人,在顾芮的心里,大概既然那样想的吧。

    不管夜魔懂,都不能让自己很封擎苍在一起,不然她也不会这样大动干戈了。

    “瑞娜小姐,真是抱歉,我女儿不懂事,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她一般见识。”

    施玲走过来,慈祥的看着裴诗语,似乎真的很抱歉的样子,可是裴诗语却知道,她心里一定是有些怪自己。

    毕竟顾芮也是她的女儿,可是她却要跟着自己一起训斥顾芮,这是施玲不想做的。

    还有顾笙的备注,大概也是施玲生气的原因,如果俩个人严谨一点,肯定不会被顾芮发现。

    “顾老夫人严重了,我就是告诉一下大家,我跟啊笙的关系,并不是想怎么样,我也不希望别人误会,毕竟我还是想嫁给别人的。”

    裴诗语笑吟吟的说着,可是眼底却是冰冷的一片,如今的情形自己只能这样说了。

    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妈妈,可是却只能看着不能相认,甚至还要维护别的人。

    “妈咪,你不要相信她的话,她是骗你的!”

    顾芮冲过来,挡在裴诗语的跟前,眼睛狠狠的瞪着她,似乎想要把这个人看穿。

    可是顾芮看着裴诗语,尤其是那双眼睛,整个人就逐渐的愣住了,眼睛越来越大。

    她不敢置信的呢喃:“不会的,怎么可能,不会,不是的。”

    她的话却让裴诗语忍不住勾起嘴角,这一切看起来很美好,很圆满呢,顾芮居然认出自己来了。

    不过顾芮的话,估计房间里几个人都知道,只有顾老爷子一个人还被蒙在鼓里。

    “顾小姐,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裴诗语的视线直接看向了顾芮,眼神里却带着浓浓的警告。

    其实裴诗语心里也明白,就算顾芮认出来自己,她也根本不会说出去的,因为她知道,一旦裴诗语回来了,其他人恐怕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没,没什么。”

    顾芮忽然之间低下头,小声的说道,还没等几个人反应过来,她就直接冲向了外面。

    看着顾芮离开了,裴诗语忍不住抱歉的看着顾老爷子跟顾老夫人,“不好意思,顾小姐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没有对她做什么。”

    是啊,这么多人还在呢,每个人都看到了,自己并没有跟顾芮说什么,甚至没有怎么样。

    “瑞娜小姐客气了,既然你跟我们笙儿投缘,有空就经常看见他吧。”

    施玲摇摇头,笑着说道,脸上都是慈祥,哪里还有医院门口的那种冰冷跟陌生。

    可是面对着这种善变的母亲,裴诗语只能点头,更多的却是心疼,因为她的一生,或许都用在了这些地方。

    她有太多想保护的,可是最终她又可以护得了什么。

    “放心吧,顾老夫人,您不说我也会过来了,希望您跟顾老先生可别嫌弃我。”

    裴诗语看了眼俩个人然后说道,心里却非常诧异,顾笙这么久了,居然没有醒来。

    而且看样子就像没有了意识一般,这让裴诗语感觉很怪异,但是他们却好像习惯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