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3章 你是谁-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33章 你是谁

    “抱歉,封总,还有凌小姐,我有点不舒服,你们可以先出去吗?”

    裴诗语再也忍不下去,出口提醒道,如果在这样继续看着他们俩个人恩爱下去,裴诗语真怕自己忍不住会做出什么事。

    虽然早就想过他们俩个人的关系,可是如今真的看到了,裴诗语还是有些挫败。

    这是一种浓浓的失败感,让她几乎没有办法振作起来。

    “瑞娜姐姐,你没事吧?是不是脚腕受伤了,很严重,要不我跟擎苍哥哥陪你去医院吧!”

    凌悦听到裴诗语的话,脸上的笑容还有羞涩顿时消失,变成了紧张以及担心。

    真不知道她这会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还有心情搭理自己吗?

    不过裴诗语并不会领情,她的目光在封擎苍的身上扫了眼,她发现男人并没有看着自己。

    或者是因为凌悦在,他并不想表现出来,总之他那么冷漠的看着外面。

    “不用了,凌小姐,我没事,就是想安静会!”

    裴诗语摇头,脸上却忍不住露出笑如果连这点痛苦都承受不了,那么还要如何继续这条路。

    所以,不管发生什么,自己都应该接受,并不能退缩。

    虽然心里很痛苦,可是脸上却不可以露出分毫,这是她仅有的骄傲了,如果连这一点点骄傲都没法维持,那么要怎么夺回封擎苍。

    “可是瑞娜姐姐,你的脚腕真的很严重,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不然你也不会这么痛。”

    凌悦蹲下身,看着裴诗语肿起来的脚裸,目光里却带着一丝狠毒,这么多年她怎么可能还是那个单纯的女孩子。

    就算封擎苍没有娶她,可是她也明白了很多事。

    今天裴诗语可以这样很封擎苍俩个人在一起,可是凌悦却不甘心,所以她的目的很裴诗语是一样的。

    “凌小姐,真的不用了。”

    听到凌悦的话,以及触及道她的目光还有眼神,裴诗语忍不住站起来,忍着脚裸处传来的剧痛,目光却看向了封擎苍。

    这会他似乎终于听到了凌悦很裴诗语的对话,目光诧异的看着俩个人,最后停在裴诗语的脸上。

    “封总,请带着凌小姐回去,我想安静会。”

    裴诗语笑了笑,对封擎苍说道,可是话里却充满了凄凉,原来自己以为的都是假的。

    就算知道封擎苍对自己会有算计,可是裴诗语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或者是因为特别失望吧。

    如果这就是他给自己的,那自己只能逃跑接受了。

    “嗯,瑞娜小姐好好养伤,我先带小悦回去了。”

    封擎苍点点头,不过眼底却有着一丝心疼,可见他自己的心里还是有些痛苦的。

    “擎苍哥哥,可是瑞娜姐姐她的脚裸,真的没事吧?”

    凌悦听到封擎苍的话,还有些意外跟不敢置信,这好像是第一次,封擎苍居然在别人面前对自己这样好。

    可是封擎苍却摇头:“没事,走吧。”

    他过去搂着凌悦的肩膀,俩个人从裴诗语的面前走过,凌悦身上的甜蜜蜜的香水味立刻被裴诗语闻到。

    猛然间有些反胃,她忍不住弯下腰,还有脚裸的痛让她也根本不能继续站下去。

    脑子里不停的闪过刚才的画面,所有的一切都好像变成了一个慢的画面,将一切定格。

    裴诗语傻傻的弯腰蹲在地上,可是眼睛的泪水却不受控制的落下来。

    如果可以,自己一定不会就这样让他走,可是还是没有勇气啊,凌悦,好像并不是看起来那样无害了。

    裴诗语在地上蹲了很久很久,久到她以为自己真的难以走出来,站起来了,可是最后她还是奇迹般的站了起来。

    因为她还有太多事要做,还有太多人想见。

    “铃铃铃,”

    电话铃声在安静的酒店房间里响起来,裴诗语错愕的看着上面的号码,一度以为自己看错了。

    是顾笙的号码,可是如今他不是应该在医院吗?怎么会忽然给自己打电话,难道顾笙出事了?

    裴诗语的眼底顿时出现惊恐,不可以,绝对不能让顾笙出事,因为跟封擎苍出差,她竟然忘了顾笙的事。

    “喂,啊笙。”

    她鼓起勇气接起电话,可是电话那边却是沉默,诡异的沉默,没有人说话。

    裴诗语忍不住诧异起来,顾笙虽然知道自己的号码,可是从来不会打电话的。

    如今电话打通了居然没有声音,这让裴诗语心里顿时奇怪起来,似乎有些不对劲。

    “啊笙?你怎么不说话?你还在吗?”

    裴诗语忍不住再次问道,可是电话里还是不说话,好像在比赛哪个人更加有耐心一般。

    裴诗语以为那个人再也不会说话了,可是却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熟悉的声音。

    “你是谁?”

    这是顾芮的声音,而且顾芮应该并不知道裴诗语的号码。

    所以她一定是拿到了顾笙的手机,找到了号码。

    可是顾笙的手机里存的名字是什么,裴诗语根本不知道。

    一滴汗珠,顿时落在了手上,裴诗语捏着手机,真想直接挂断,可是不可以。

    如果这会挂断了,一定会引起更加大的怀疑,所以裴诗语只能跟对方这样僵持着。

    “你是谁?为什么拿着啊笙的手机,他人呢。”

    裴诗语不答反问,心里却涌出来巨大的不安,似乎顾笙真的会出事一般,她好怕。

    可是时间似乎就是故意要跟她作对,顾芮在那边沉默了会,然后说:“我是顾笙的姐姐,你是谁,为什么你会叫他啊笙?”

    是了,顾芮一定是好奇自己的称呼,可是如果告诉顾芮的话,她一定又会问,顾笙跟自己的关系为什么这么好。

    可是并不是所有事都需要理由的,就好像顾笙跟顾芮俩个人,南辕北辙一般。

    “我是瑞娜,顾小姐,请把电话还给顾笙,我有话对他说。”

    如今,裴诗语最想确定的一件事,就是顾笙的安全,如果顾笙没有事,那么就好。

    可是顾芮却对着电话,冷笑一声,然后说:“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