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 我没有怪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31章 我没有怪她

    但是封擎苍却不想承认,因为他觉得自己还是喜欢凌悦的,对于瑞娜只是欣赏。

    “没什么,我不会怪凌小姐的,只是我自己不小心罢了,封少,既然话说完了,就请离开吧。”

    裴诗语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她似乎有点理解封擎苍的做法了,他果然还是有些利用自己。

    不过看到自己受伤,心里愧疚罢了,而且这种愧疚有点深刻,让他欲罢不能而已。

    可是自己为什么要原谅他?为什么要给他伤害自己的机会呢?

    裴诗语明白,自己根本不想跟这个男人说什么,既然他想利用,就让他利用吧。

    反正自己的心,早就遗落在了这里,他想做的事,跟自己做的其实都是一样的。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理由怪他,反正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凌悦自己离开罢了。

    “瑞娜小姐,我会让小悦跟你道歉的。”

    封擎苍听到瑞娜的话,心里顿时有些迷茫起来,不知道自己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对。

    可是对于封擎苍来说,他不想结婚,不想伤害凌悦,可是如今却伤害了瑞娜。

    “擎苍哥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她自己摔的。”

    凌悦忽然从外面闯进来,冲着封擎苍解释着,希望封擎苍可以相信自己的话。

    可是封擎苍怎么会相信她呢?他已经看过了监控,亲眼看着凌悦推到了瑞娜。

    这就是证据,铁一般的证据。

    “小悦,我都看过视频了,这件事,必须要给瑞娜道歉,你自己看着办吧。”

    封擎苍只是抬眼扫了眼凌悦,然后低下头,继续揉着裴诗语的脚裸。

    虽然很痛,可是感受着男人的用心,裴诗语还是很开心,宁愿忍受着这种痛苦。

    凌悦不敢置信的看着封擎苍,一只手还指责裴诗语:“擎苍哥哥,你让我对这个女人道歉?”

    似乎封擎苍的话让她很意外,而她也不会道歉一般。

    听到凌悦的话,封擎苍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不过也没有发火,而是不耐烦的看着凌悦:“难道我道歉?”

    一句反驳的话,却让凌悦直接闭嘴了,委屈的撇着嘴,明显的就是非常不甘心。

    可是封擎苍已经说了,意思很明确,怎么还会纵容凌悦。

    裴诗语抬头,嘲讽的看着凌悦,虽然没有说话,可是这个眼神却说明了一切。

    “你这个女人,怎么心机这么深啊,你怎么可以让擎苍哥哥对我这么凶。”

    凌悦看到裴诗语的眼神,心里简直要恨死了,可是封擎苍却丝毫不为所动,甚至都没有移动一下位置。

    几个人就这样对峙起来,裴诗语冷笑的看着凌悦,心里却莫名的有些好笑起来。

    当初自己没有离开的时候,跟凌悦道歉,也是他们俩个人。

    如今风水轮流转,自己终于等到了凌悦的道歉,虽然她不甘心,不情愿,可是结果却是一样的。

    如果凌悦还想着跟封擎苍在一起,那么这个道歉,就是她必须做的,因为没有人会纵容她。

    尤其是今天的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封擎苍都亲眼看到了,她还有什么挣扎的。

    “凌小姐,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让封少做什么,而且是让他的未婚妻道歉。”

    “如果凌小姐不愿意,我当然不会勉强,毕竟我也不能破坏你们的感情不是。”

    裴诗语收起了笑,一本正经的看着凌悦,脸上看不出一丝的不正常,好像她心里就是这样想的一样。

    或许每个人都有一万个面具,不一样的脸,都是演说家,呵呵,这种时候自然还是演技说明了一切。

    “擎苍哥哥,我,我”

    凌悦往过来走了一步,委屈的看着封擎苍,可是却没有将话说完,而是看着封擎苍。

    似乎封擎苍会收回成命一般,毕竟让她对裴诗语低头,这是凌悦从来就没有想过的。

    一定不可以。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做出这样的事,可是她的骄傲却不是封擎苍考虑的。

    自从封擎苍看到视频后,对于凌悦的行为,就更加不满了,不管以前怎样,做错事必须应该道歉,这就是每个人应该做的。

    “小悦,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这次的事是你引起的,我让你道歉,难道啊应该吗?”

    封擎苍松开裴诗语的脚裸,转过头看着凌悦,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深沉,让凌悦顿时更加惊恐起来。

    她的心里不断的思考着,如果自己不道歉,封擎苍可能做的事,可是却根本想不出来。

    凌悦明白,这件事是她自己的错,可是呢?道歉这种事,不是她做的。

    “擎苍哥哥,我干嘛要道歉啊,又不是我的错,是她自己没有站稳,我就是推了一下,没有用力,谁知道她就摔倒了。”

    “擎苍哥哥,她一定是故意的,她就是想博同情,想装可怜,你一定不能被这个女人给骗了啊。”

    凌悦甚至撕心裂肺了,恶狠狠的看着裴诗语,就好像她的推测都是真的,裴诗语就是万恶不赦的女人一般。

    可是裴诗语却忍不住笑了起来,一字一句道:“凌小姐,就算你是总统的女儿,你是封擎苍的未婚妻,可是那又如何?做错事就可以不管不顾吗?这是你父亲给你的特权吗?”

    这番话让封擎苍的脸色顿时变了,这么久他一直被逼着结婚的原因,确实是有凌非岩的原因。

    凌悦是凌非岩的女儿,所以凌非岩保护她没什么,可是封擎苍最不愿意的就是被人胁迫。

    偏偏凌非岩就是有办法,在某些事克制自己,这让封擎苍举棋不定,一直不知道怎么办。

    如今听到裴诗语的话,封擎苍就变了脸色,看着凌悦的眼神都变了。

    “小悦,你必须给瑞娜小姐道歉。”

    这是封擎苍第一次用这些强硬的语气跟凌悦说话,不过很明显,这样非常管用。

    凌悦脸色苍白,死死的咬着嘴唇,恨不得将嘴唇都咬破了,但是却依旧无济于事。

    “擎苍哥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