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0章 你这个心机婊-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30章 你这个心机婊

    裴诗语从手里的包里拿出来一条纯白的手帕,在凌悦的眼前晃了晃,然后放在她的手里。

    “凌小姐,很抱歉,我身体不舒服,今天就不奉陪了,对了,记得告诉封少,我先回国了。”

    裴诗语看着凌悦气的快要变形的脸,心里顿时一阵痛快。

    可是凌悦却拉住她的胳膊,不让她走:“擎苍哥哥,昨晚在你的房间,是不是?”

    这句话让裴诗语莫名的想笑,所以她也笑了,嘲讽的看着凌悦:“凌小姐,你不是说,他不会喜欢我吗?”

    “既然这样,你还怕什么,放心好了,我跟封少俩个人,我们没什么的,就是盖着棉被纯聊天,放心,放心。”

    裴诗语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可是凌悦却感觉那样的刺眼,尤其是裴诗语的话,几乎让凌悦即将崩溃。

    她用力推了一把裴诗语,而裴诗语因为没有站稳,居然直接摔到在了地上。

    “啊”

    裴诗语忍不住喊了一声,愤怒的看着凌悦,恨不得直接把这个女人怎么样。

    可是不行,现在还不能做什么,不然自己就要功亏一篑了。

    “瑞娜你这个贱人,心机婊,你居然勾引擎苍哥哥,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别以为你装柔弱我就会可怜你。”

    “我不会把擎苍哥哥给你的,不会,永远不会的。”

    凌悦整个人都有些癫狂了,冲着裴诗语狠狠的喊着,酒店的人听到声音立刻过来。

    看到裴诗语居然倒在地上,一个个脸色都有些不对,服务员立刻过来扶着裴诗语。

    “瑞娜小姐,你怎么样,没事把?”

    裴诗语摇头,余光瞥到了凌悦,她现在还是怒气冲冲的,就像目睹了裴诗语的矫情一般。

    “谢谢,我没事,不小心摔倒了。”裴诗语笑了笑,在服务员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可是脚裸却传来一阵剧痛,差点让她再次摔倒,幸好服务员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瑞娜你这个贱人,你居然装病,别以为这样擎苍哥哥就会多看你一眼,我告诉你,我不会让擎苍哥哥上当的!”

    “你就是个不要脸的女人,我不会让你接近擎苍哥哥的,”

    凌悦看到裴诗语的脚裸肿了,顿时心虚起来,可是依旧不怕死的骂着,她觉得自己这样,别人一定会同情自己。

    可是凌悦却没有想到,她的这种行为,大家一会觉得她是泼妇而已。

    “给封少打电话,”

    其中一个服务员立刻对着另外一个说道,毕竟裴诗语跟凌悦可都是封擎苍带过来的。

    而且如今裴诗语的脚裸肿了,恐怕封擎苍一定会怪罪的。

    “先扶我去房间吧,免得一直听到疯子喊。”

    裴诗语看着凌悦这幅样子忍不住皱眉,可是她的声音刚落,就听到凌悦再次抓狂的喊着:“谁是疯子,你说谁呢,你给我站住!”

    “凌小姐,请您冷静点。”

    一个服务员拉着凌悦,生怕她会忽然扑过来。

    裴诗语跟着服务员进去房间,刚坐下就听到服务员在一边吐槽。

    “瑞娜小姐,那个凌小姐就是总统的女儿吧,看起来好像泼妇啊,一点都没什么优雅的感觉,我看瑞娜小姐才更加像总统女儿呢。”

    “你说她也是啊,太任性了,居然推你,瑞娜小姐放心,我们一定会把情况全部跟封少详细说的。”

    “瑞娜小姐,你等等,封少应该一会就回来了,放心吧,一定会没事的。”

    服务员在一边喋喋不休的说着,让裴诗语很无奈,不过并没有反驳,等等她终于说够了,这才停了下来。

    “非常感谢你,我相信封少一定会做出正确的判断。”

    裴诗语微笑看着服务员,心里却莫名的有些想笑,大概是因为凌悦真的太不得人心了。

    否则怎么会让一个服务员就对她有这种想法呢。

    再怎么说凌悦也是总统的女儿,该有的涵养还是有的,否则总统也不会任由她。

    怪就怪在她对于封擎苍的事太过于激动,随性,以至于她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

    服务员在一边嘟囔了会,就告辞了,因为对讲机已经告诉了她,封少回来了,让她赶紧撤退。

    看到服务员终于走了,裴诗语莫名的松了口气,因为她真心怕那个服务员在继续说下去,自己就会忍不住了。

    毕竟没有谁可以一直理解那种嘟囔,一句话可以重复无数次,真不知道他们是做服务员,还是做八卦员的。

    裴诗语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那种感觉,好像对于一些人,一些事不会那样的纵容了。

    她更加倾向于做自己的事,所以说呢,这件事一定不可以就这样算了。

    如果封擎苍回来,知道这件事了,恐怕也不会轻易的放过凌悦,不过也有可能不放过自己。

    “瑞娜,你没事吧。”

    封擎苍到了房间后,就看到裴诗语正在思考着什么,脸上看着充满了无奈,还有一丝的怀念。

    不知道她到底在怀念什么,封擎苍却知道,自己着急回来,就听到服务员说,瑞娜小姐伤心的哭了。

    还有瑞娜小姐的脚裸都肿了,特别痛什么的。

    所以封擎苍立刻训斥了凌悦,凌悦立刻嘤嘤嘤的哭起来,说自己不是故意的。

    “封少,我没事。”

    裴诗语听到封擎苍的声音,立刻回头对他说到,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有些冷漠还有疏远。

    看到这样的裴诗语,封擎苍心里顿时急了,甚至还有一丝的害怕,好像这个女人会忽然离开一般。

    “瑞娜,我,我已经说了凌悦,她以后不会这样鲁莽了。”

    封擎苍坐下来,看着裴诗语已经肿起来的脚裸,心也忍不住有些痛了起来,恨不得直接出去把凌悦给弄死。

    这种冲动,让封擎苍忽然有些害怕起来,自己的各种情绪,冲动,都让自己非常的害怕。

    对于一个人来说,这种情况最合适的解释,就是那颗心已经沦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