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 对不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28章 对不起

    “擎苍哥哥,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凌悦抱着封擎苍,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安,如果这样一辈子或许自己也愿意。

    而凌悦却没有想到,今晚的安心却是更加痛苦的开始。

    安排凌悦睡着后,封擎苍立刻出门找到了瑞娜,因为今晚的事他觉得有必要对瑞娜解释。

    可是瑞娜却不开门,封擎苍最后没办法,只能找服务员用房卡开门。

    “封总,我想你是不是应该可以尊重下别人的**呢?”

    看到封擎苍居然直接开门进来了,裴诗语心里顿时涌出了一股无名的怒火,这个男人居然哄完了别的女人,才来找自己。

    呵呵,当自己好玩吗?

    怒气一直占领着裴诗语的一切,似乎快要把她自己都要燃烧了。

    看到裴诗语这么暴怒的情况,封擎苍心里竟然有些愧疚了,对于自己忽略她。

    “很抱歉瑞娜,我只是有些担心你。”封擎苍摇摇头,目光担忧的看着裴诗语,似乎真的怕她出事一般。

    可是裴诗语怎么可能会相信他呢,这个男人的心思,恐怕比海底针还要恐怖。

    “不,封总,你完全不必跟我说这些话,你要知道,我并不是你的未婚妻,也不会跟她那样好骗!”

    “而且,可以无条件相信你的,只有你的未婚妻,永远不会是我瑞娜,明白了?”

    裴诗语冷冷的看着他,眸子里没有一点点的温度。

    如果以前还有奢望,可是看到凌悦来了后,裴诗语也早就明白了,封擎苍虽然对自己动心。

    可是他更多的却是利用,利用自己而让凌悦后退,或者说打成什么目的,这是裴诗语无法忍受的。

    这可是自己的男人啊,为了别的女人这样利用自己。

    “瑞娜,不是你想的这样。”封擎苍走过来,双手抓住裴诗语的肩膀,认真的看着她。

    这个女人就算是在生气的时候都是这样的美好,让人忍不住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可是裴诗语却直接推开封擎苍,双手挡在俩个人的中间,挑眉看着封擎苍:“封少,我想我很有必要告诉你,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说呢?”

    “好,你说。”

    “嗯,我们只是合作关系,除了这个不会有别的,也不会发生别的,明白了吗?”

    裴诗语看着他认真的说道,心里却有些痛苦,这个男人就是这样讲自己的心一层层的伤害。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就是裴诗语,可是还是很伤心。

    听到裴诗语的话,封擎苍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惊诧的看着裴诗语,似乎正在指责她,不该这么说。

    “瑞娜,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

    封擎苍震惊的看着裴诗语,似乎完全不明白裴诗语为什么这么说。

    在他的心里或许还是有些真心的,可是很那些阴谋加在一起,一切就都变得有些混乱了。

    “封擎苍,那我就清楚明白的告诉你,我不可能跟你有什么,还麻烦你以后别让我看到你亲爱的未婚妻,?”

    “还有,你的任何阴谋,利用,我都不想看到,不想知道,明白?”

    裴诗语忍不住怒吼,对着这个男人狠狠的说着自己心里的不满意,这也是自己唯一想做的事。

    这个男人的内心,藏着一个巨大的人,可能那个人还是存在,可是裴诗语却明白了,不会是自己。

    他的心已经一点点的转移了,到了这个叫瑞娜的女人身上。

    虽然裴诗语就是瑞娜,可是封擎苍真的爱上了别的女人啊,裴诗语如何都接受不了。

    “瑞娜,我没有利用你,今天凌悦确实过来了,可是却是因为别的理由,并不是因为我利用你。”

    封擎苍急切的想要解释,可是裴诗语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够了,你不需要对我解释什么,我们只是上司跟员工的关系,你觉得有哪个领导需要对自己的员工解释什么吗?”

    裴诗语扯着嘴唇笑了,目光冷漠的看着对面的封擎苍,曾经这双眼里有星光,如今只有冷漠。

    或许曾经还是会想要回来,可是现在裴诗语忽然感觉自己想要逃跑,离开,她并不想纵容自己。

    这种感情,让人永远没法知道,下一秒会怎么样,会发生什么,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瑞娜,好吧,既然你这样想,那我也无话可说。”

    封擎苍看到女人如此固执的模样,心里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己做错了。

    如果还有机会,自己一定不会再这样选择吧,封擎苍知道自己不该利用她,然而自己的利用,却也是为了俩个人可以更好的在一起。

    “嗯。”

    裴诗语轻声嗯了一声,就转身往床上走去,可是还没到床边,就感觉到自己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从后面将自己抱住,下巴还轻轻的在自己的脖子蹭了蹭,声音沙哑而又带着愧疚:“对不起,瑞娜!”

    这样一个解释,却让裴诗语的心骤然之间融化,对于封擎苍的怨恨居然就这样消散了。

    那个骄傲的封擎苍,他居然对着自己说对不起,这是多么难得的事情。

    “苍,我没有怪你,我只是有些心乱,抱歉。”

    裴诗语想了想,却还是说了出来这样一句话,一个人冲动过去了,才会明白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比如现在,裴诗语明白自己不能彻底的赶走封擎苍,否则他就会去别的女人床上。

    裴诗语大度,可是却也没有办法容忍这种事,如果封擎苍真的跑去了凌悦的床上,自己肯定永远不会回来了。

    一个人的爱可能太过于纯粹,真的会把自己逼入万劫不复的状态吧,否则怎么会这样呢。

    “瑞娜,别生气了,我明天就让她回去。”

    封擎苍听到裴诗语终于愿意原谅自己,心里也松了口气,立刻对她说道,完全忘了自己刚对凌悦说的话。

    或许男人都是这样吧,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其他的一切都是可以用来欺骗,否决的。

    这一刻,在封擎苍的心里,裴诗语就是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