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第926章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926.第926章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的擎苍哥哥此时真的在裴诗语的床,而俩个人的样子,像正在做什么一样。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房间里充满了暧昧的气息,好像自己亲眼看着俩个人进行了一场激烈的运动一般。

    “凌小姐,现在看到了,可以走了吗?”

    裴诗语勾唇,冷冷的看着凌悦,自己对于凌悦的耐心早没有了,如果不是想亲眼看着她遭到惩罚,自己也不会这样麻烦了。

    因为裴诗语知道,如果自己直接告诉封擎苍她的身份,那个男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抛弃凌悦。

    可是裴诗语并不想这样,对于凌悦的结局,她已经早替凌悦想好了,不管以后如何,至少凌悦的结局,不会好的。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竟然敢勾引擎苍哥哥,你,你……”

    凌悦气呼呼的指着裴诗语,可是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这个时候,她心心念念的男人正坐在别人的床,好整以暇的盯着自己。

    好像自己是一个看戏的人一般,如果不是因为裴诗语在,她一定要过去问问封擎苍,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可是凌悦不想在情敌面前输了什么,她只能强装镇定的看着封擎苍,希望这个男人可以高抬贵手,拯救自己,啦自己一把。

    然而,一切都是痴心妄想,因为封擎苍没有动,他像没有看到凌悦一般。

    “凌小姐,既然你们有事,那我还是出去,等你们谈好了,我在进来。”

    裴诗语看到封擎苍的模样,立刻明白了过来,这个男人居然利用自己,他早知道了,凌悦今晚回过来。

    所以他才会专门挑了那个时间点进来,俩个人才会发生那些事,而凌悦的到来,也是在他的算计之内。

    太可怕了这个男人,可是裴诗语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这个时候她不能说什么。

    因为一切也是自己选择的,也是自己想要的,那么这好了,俩个人俩不相欠了。

    “瑞娜,”

    封擎苍听到裴诗语的话,忍不住想解释什么,可是裴诗语根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她只是回头,眯着眼看向了这个男人:“苍,跟你未婚妻好好解释下,我们并没有什么,刚才只是一个误会罢了!”

    “擎苍哥哥,我……”

    凌悦看着封擎苍,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这种单纯的女孩子封擎苍如何会喜欢呢?

    他这样的人不会喜欢凌悦,也不会喜欢瑞娜,或许他唯一可以爱的喜欢的只有裴诗语吧。

    裴诗语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开心或者难过,反正这个时候她唯一想做的事情,是找个地方躲起来。

    她以为自己对一切胜券在握,可是结果呢?一切都是在封擎苍的算计里面,他甚至把自己都算计进去了。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她不想在继续待下去,不管他要如何对凌悦解释,都不是自己应该听到的。

    所以裴诗语选择毫不犹豫的出去,她拿走了封擎苍哦那个房间的房卡,既然自己的房间呗霸占了,只能去他的房间。

    而看到裴诗语离开了,封擎苍脸的的深沉更加的眼了,他不满的看着凌悦:“你怎么来了?”

    “擎苍哥哥,我,我是过来看看你!”

    凌悦小心翼翼的说道,甚至抬起手盯着封擎苍,她不敢告诉封擎苍,因为他的行程其实一直都是保密的。

    可是如今自己刚过来,被凌悦跟过来,可想而知,凌悦的眼线也是厉害的了。

    “回答我,你怎么来的?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怎么知道我跟瑞娜在一起?”

    封擎苍从床站起来,失望的看着凌悦,他本来也只是想试探一下凌悦。可是结果却还是让他震惊。

    这个女人果然来了,她知道了,她在自己身边还有眼线,甚至这个女人居然可以完全知道自己的行程。

    封擎苍还是感觉到了一种怪的感觉,好像自己的**被别人给挖到了一样。

    凌悦当然明白封擎苍的话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她可以完全不在乎封擎苍跟瑞娜的事。

    反正封擎苍也是自己的未婚夫,如果自己不介意,俩个人还可以好好的走下去。

    可是如果自己不解释清楚,如何得知封擎苍的位置,恐怕这个男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让自己离开。

    已经三年了,这个男人还是没有娶自己,他心里想的,凌悦其实也是明白的,只是不想承认罢了。

    “擎苍哥哥,都是我的错,以后我不会了,我是担心你,你怕被别人抢走,怕你不要我。”

    凌悦站在封擎苍的跟前,像一个犯错误的小孩子,解释着自己犯下的错误。

    可是事实却并不是这样,她做错了什么吗?没有,她关心自己的男朋友,自己的老公,这都没错。

    如果说凌悦唯一做错了什么事,那是她不该啊,不该爱封擎苍这样的男人。

    封擎苍是毒药,只要沾染一点点,是见血封喉死无葬身之地。

    “小悦,我以为我们之间非常信任,甚至是充满了信任,可是没想到你居然如此不信我!”

    封擎苍失望的看着凌悦,好像他说的是真的一样。

    “你以为你看到的是什么?你以为我们发生了什么?我告诉你吧,一切都是我故意的,我是想看看,你对我的信任,如今我终于看到了……”

    封擎苍是这些话的时候,脸充满了无奈还有痛苦,他其实是故意的,故意让凌悦内疚。

    她必须为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这也是他给自己的理由。

    “擎苍哥哥,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我没有不相信你。真的没有。”

    凌悦听到封擎苍的话,心里顿时痛了起来,什么瑞娜什么裴诗语,都被她立刻抛到了脑子后面。

    如今她唯一想做的,是征求道封擎苍的原谅。

    凌悦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切居然都是封擎苍计划好的,是他想证明自己的信任的。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