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5.第925章 坏人好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925.第925章 坏人好事

    这种近距离的相处,让裴诗语整个人都蒙了,似乎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她只能傻傻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俩个人四目相对,似乎有更多的感情倾斜而出,让俩个人怎么都没有办法分开。

    裴诗语主动抱住了封擎苍,他的唇在她的面,慢慢的重合,俩个人忘情的吻在一起。

    房间里立刻响起了浓重的呼吸声,裴诗语感觉这一刻自己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人。

    她忘了自己的目的,忘了自己要做什么,甚至忘了,自己不是瑞娜,而是裴诗语。

    可是身体的感觉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忽略,她甚至有些难以自控,她只能紧紧的抱着他。

    裴诗语明白,自己真的要为了这个男人沉沦了,这样的生活很美好。

    既然如此,还挣扎什么?反抗什么?这个男人是这个世界对自己最美好的礼物。

    “瑞娜……”

    封擎苍低沉的嗓子喊着她,她却好像在梦里,在云里雾里,分不清自己想做什么,要做什么,只能本应的回答。

    “苍,我想要你。”

    裴诗语靠近封擎苍,声音嘶哑可是却又莫名的充满了诱i惑力,让人根本没有任何能力抵抗。

    这是一个赌局,不仅仅是裴诗语,连封擎苍也输了,俩个人沉浸在这种暧昧而又怪的关系里,不可自拔。

    一个吻结束,封擎苍怜爱的盯着面前的女人,仿佛俩个人认识了很久,好像她是自己要找的人。

    大概别人所说的灵魂伴侣是这个样子吧。

    “瑞娜,你好美。”

    封擎苍不自觉的夸赞着裴诗语,他的目光开始迷离,一切都好像水到渠成。

    俩个人在床不停的翻滚,他抱着她,吻着她,似乎要这样占有她。

    裴诗语沉浸在封擎苍的柔情里,根本忘记了反驳,忘记了拒绝,反正她今晚的目的,是跟封擎苍俩个人发生什么。

    可是事情总是美好的,俩个人刚准备进入美好,却被一阵敲门声吵到,顿时停了下来。

    裴诗语挡住封擎苍,诧异的看着他:“苍,有人敲门!”

    可是封擎苍这个时候根本不管这些,他唯一的想法是占有这个女人,想要这个女人。

    她的一切,都是那么迷人,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想要不顾一切的占有她。

    “瑞娜,别管他……”

    “砰砰砰!”

    可是巨大的敲门声再次打断了封擎苍的话,裴诗语忍不住痴痴的笑了起来,推开封擎苍,将浴巾拉过来,裹在身。

    “苍,我去看看是谁!”

    裴诗语裹着浴巾,心里却有些诧异了,这个时候不知是谁,居然打破了自己的好事。

    虽然脸并没有什么,可是裴诗语心里却还是有些不悦,在想着外面到底是谁。

    走过去,开门后裴诗语却有一瞬间的错愕,因为凌悦这个时候正站在门口,怒气冲冲的看着裴诗语。

    “凌小姐?不知道有何贵干啊?”

    裴诗语忍不住笑了,目光冰冷的看着凌悦,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赶过来了,破坏自己的好事。

    如果今晚没有凌悦,那么自己很凌悦的事,恐怕水到渠成了,可是这个女人。

    “瑞娜,我告诉你,你别想勾引擎苍哥哥,他在哪儿,你把擎苍哥哥藏哪儿了。”

    凌悦瞪着眼睛看向裴诗语,她的目光在裴诗语身扫了扫,顿时脸红的转过去。

    虽然凌悦很封擎苍俩个人订婚甚至结婚,可是俩个人却并没有发生什么,因为封擎苍每次都会找各种理由拒绝

    所以凌悦其实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如今看到裴诗语裹着浴巾,顿时忍不住脸红了起来。

    “我藏他?凌小姐你一定是搞错了吧,呵呵,你这么迫切的是过来抓奸的吗?”

    裴诗语冷笑着说道,心里却在想着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查查,看看是谁跟凌悦说了封擎苍的行程。

    他们可是下午才来的,这么会的功夫,凌悦居然赶来了,真是好巧啊。

    不过算她来了那又如何,自己也不会把封擎苍让给她把,难不成他以为自己回让给她。

    “瑞娜,你,你不知廉耻!”

    凌悦红着脸,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裴诗语,脸充满了不屑还有讨厌。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很讨厌瑞娜,好像给自己一种危机感,似乎瑞娜会把自己的一切夺走一样。

    所以凌悦不喜欢她,虽然俩个人没有见面的时候,凌悦还是特别欣赏瑞娜的。

    可是见面了,知道瑞娜跟封擎苍的事,她不开心了,虽然明知道他们没什么,可是凌悦是不喜欢。

    那个女人,真的像是毒药一样,让人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封擎苍也是个男人,瑞娜的身材很好,是自己看着都有些受不了,如果让封擎苍看到,恐怕……

    凌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总是她对瑞娜的所有一切都感觉到讨厌。

    女人的第六感确实很准确,虽然凌悦不知道瑞娜的身份,可是却依旧可以讨厌她。

    “凌小姐,请你说话将证据,我怎么不知廉耻了?嗯?我是做什么坏事了?”

    裴诗语顿时沉下脸看着凌悦,虽然她生气了,可是生气的样子都是那样的美好。

    看到瑞娜后,凌悦第一次有了自卑感,因为她觉得自己真心不如瑞娜,而且瑞娜身还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

    “你,擎苍哥哥呢?他去哪儿了?你是不是勾引他了?我知道了,你不穿衣服,是为了勾引擎苍哥哥吧?”

    凌悦顿时恍然大悟的模样,视线却不停的在裴诗语的房间里扫。

    虽然她知道什么都看不到,可是害还是忍不住。

    但是下一刻,凌悦呆了,不敢置信的看着俩个人。

    她此时心心念念的擎苍哥哥,如今坐在瑞娜的床,而他身,居然没有穿衣服,那样冷漠的看着自己。

    “擎苍哥哥,你,你怎么在这里?”

    凌悦不敢置信的问道,甚至后退了一大步。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