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 顾老夫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20章 顾老夫人

    其实俩个人都知道,一切并不是那样简单,也没有那么容易。

    “你去上班吧,待会要来人了,他们看到你一定会多想的。”

    顾笙看到裴诗语那样坚持,也不忍心再说一下,偏过头不看她,样子有点别扭。

    而顾墨跟叶沛灵俩个人早就出去了,这个时候时间应该是属于裴诗语跟顾笙的。

    或许每个人都会想到一定要用这种办法,可是顾笙却不会同意,在他的心里裴诗语是他的姐姐。

    所以他不能让自己的事情拖累裴诗语,更重要的是他不能让别人伤害裴诗语的,明明他知道很多,却不能告诉她。

    “啊笙,我说的你记住,我不会看着你死的。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明白了吗?”

    裴诗语的眼神顿时暗淡了下去,还是站起来往外面走去。

    同时她心里也做了这个决定,如果顾笙的情况真的很差了,那么自己一定会把自己的肾给了顾笙。

    因为她大概也就只有顾笙这样一个亲人了,又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顾笙因为没有而事。

    走到外面,叶沛灵跟顾墨正在等着,裴诗语尴尬的笑笑,望着顾墨:“我想做个匹配,看看自己跟啊笙的”

    “我知道,其实你可以选择别的,而且并不是只有你可以,我这边已经查到了,而且有结果。”

    顾墨点头打断了裴诗语的话,他心里忽然感觉有些古怪,因为施玲的做法,虽然她真的很爱顾笙。

    可是同时这个感情却让人感觉有些奇怪的,毕竟顾笙需要的,并不是很难找。

    而且顾笙的血型什么都是非常常见的,但是这么多年了,施玲就是没有找到。

    顾墨不得不想,这是施玲故意不想找到,或者是因为她正在等待着什么更加合适的。

    “没事,我先做吧,如果合适我可以给他的,不然顾笙就完了,别人的可以,可是一定没有我的更加合适。”

    裴诗语摇头,她自然也是明白的,可是顾笙可是自己的弟弟,如果自己可以她一定要去尝试。

    已经那么久,一定是怕别人的契合度不高,所以才没有进行。

    叶沛灵在一边紧紧的皱眉头,她当然担心裴诗语,可是裴诗语的固执叶沛灵也是明白的。

    如果不让她自己试试,恐怕她一定不会死心的。

    “墨,既然瑞娜都决定好了,你就带她去吧,顾笙不仅仅是她的弟弟,也是你的亲人。”

    叶沛灵看着顾墨,声音里却透着一些无奈。

    看到叶沛灵也同意,而裴诗语又那样坚持,顾墨只能同意了,毕竟这件事可以做主的也就只有裴诗语了。

    “好,我们去吧,灵儿你先待在病房,等着顾老夫人来。”

    顾墨对叶沛灵点点头然后带着瑞娜往检验科走去。

    因为顾笙的病情他一直关注,所以医生也是他找到,现在让裴诗语进行匹配,他一定要秘密进行。

    事情不能被任何人知道,否则裴诗语的身份就很有可能暴露了。

    “瑞娜小姐,待会你就直接说自己想做器官捐献,然后做匹配,明白了吗?”

    要进去了,顾墨还是不放心的叮嘱着,毕竟裴诗语一直想救顾笙,顾墨心里特别担心裴诗语会自己做主。

    如今的裴诗语对于自己想要的非常明确,跟以前非常很像,但是现在更加的果敢了。

    “放心吧,我知道的,我也不会希望自己的身份暴露了,进去吧,待会我还得去公司。”

    裴诗语笑着点头,对于顾笙的病情其实她并不是很清楚,可是他却知道顾笙需要一个合适的。

    如今她有这个希望救顾笙,为什么不可以试试呢?

    俩个人做完匹配刚出去,顾墨就接到了叶沛灵的电话,告诉他赶紧过去,施玲来了。

    现在施玲说想见裴诗语,所以俩个人只能快点过去。

    “你做好准备了吗?或许顾老夫人就是想找你做这件事,你想好怎么回答她了吗?”

    顾墨非常不放心,生怕裴诗语脑子一热就这样答应了施玲,毕竟事情还没到这种地步。

    裴诗语停下来,看着顾墨说:“我知道,我会告诉她需要考虑的,而且她也是我的妈妈,不会这样的。”

    看到裴诗语对施玲的相信,顾墨内心却忍不住冷笑了起来,觉得裴诗语简直就是心大。

    施玲是什么样子的人,大概裴诗语自己心里也特别清楚,可是她始终没有办法放下。

    “希望如此。”

    顾墨勾唇笑了笑,迈着步子往里面走去,裴诗语只能跟在他的后面,心里却在想施玲想见自己回说什么。

    这是一个考验感情的时候,如果俩个人没法达成共识,以后的日子恐怕也会更加难相处。

    对于施玲,裴诗语内心是真的非常感谢的,那几年都是施玲帮助自己度过那些难关的。

    说的简单点,如果没有施玲,自己根本不会有这种机会,也不会那么顺利。

    毕竟很多事,也是不合适自己去做的,裴诗语在想,如果施玲真的提出来了,自己要怎么回答。

    顾笙是自己的弟弟,自己刚好可以帮助顾笙,如果自己拒绝了,施玲一定会很伤心,绝望吧。

    毕竟顾笙可是她全部的希望了,如果希望破灭了,估计施玲心里也会恨死自己。

    而且她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裴诗语内心还是害怕施玲对自己失望,毕竟一个人内心对于亲情的渴望,真的很大。

    “瑞娜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刚还听叶小姐说你也过来了。”

    刚过去,就看到门口的施玲,她激动的走过来,抓住裴诗语的胳膊,样子看起来别提多激动了。

    裴诗语对着她笑了笑,然后说:“顾老夫人,我跟顾总去那边取了个药,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毕竟俩个人现在身份还没真正曝光,所以还不能无所不能的说话,面子还是需要走一下的。

    裴诗语看着施玲,她真的老很多,皱眉也密密麻麻的,如果顾笙再出事,恐怕她真的会撑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