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 一星期的时间-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19章 一星期的时间

    顾笙本来正在津津有味的吃着糕点,可是听到裴诗语的话,他还是忍不住停止了下来。

    抬头看着裴诗语,若有所思,可是却没有说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啊笙,你怎么了?有事跟我说吗?”

    裴诗语诧异的看着顾笙,自从回来后看到顾笙,她就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可是却说不上来。

    明明以前说过来了,她还是会回来的,可是顾笙却并不希望自己回来,可能是不想自己受伤害吧。

    但是这个地方埋葬了自己所有的青春年华,又怎么可能就这样的让自己的青春荒废了呢。

    “没什么,你不用经常过来,我过俩天就可以出院了!”

    顾笙扯着嘴唇笑了笑,就像天上的云彩一般,给人一种纯洁无暇的感觉,似乎不允许一点点的玷污。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少年,却要被病痛,被老天爷如此折磨。

    “啊笙,那等你出院了,就可以过来找我啊,你不是现在已经可以出去了。”

    裴诗语笑了笑,坐在病床跟前,温和的看着顾笙,她总是感觉顾笙带给自己的感觉,特别的亲切。

    以至于很多时候,她都会感觉,顾笙才是自己唯一的亲人。

    因为她面对施玲的时候,并没有那种特别亲近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俩个人不是经常见面。

    可是面对顾笙,却依旧有种熟悉的感觉,这让裴诗语一度的非常诧异。

    “好,我出院了,找你。”

    顾笙今天似乎心情不错,可是却不想说话,可能是因为他自己感觉很好了,所以就有点想休息吧。

    毕竟一个人经常处于那种虚弱的状态,一旦感觉好些了,就会有一种虚脱感吧。

    而在一边的顾墨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看了眼顾笙,又看了看裴诗语,露出奇怪的表情。

    “怎么了?”

    叶沛灵在顾墨的身边,立刻发现了顾墨的不对劲,忍不住低声说道。

    可是顾墨却还是摇头,并没有回答叶沛灵的疑问,反而摇摇头看着叶沛灵。

    “灵儿,医生那会来过了。”

    可能是因为承受不住叶沛灵那种眼神吧,顾墨还是没忍住告诉了叶沛灵,他也不想隐瞒。

    毕竟顾笙的情况真的不容乐观,虽然医生说有好起来的迹象,可是很多的却已经超出了极限。

    “医生说什么了?顾笙他,他没事吧?”叶沛灵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脸色也有些发白。

    如果顾笙出事了,裴诗语恐怕一定会崩溃的,昨晚她就一晚上没有睡着,如果顾笙真的出事了,恐怕

    顾墨自然明白叶沛灵的想法,忍不住过来搂住她,然后看了眼病床上的顾笙还有裴诗语。

    “灵儿,可能没有多久的时间了,医生说顾笙最多可以在撑下去一个星期,如果一个星期后,还是找不到合适的,那么恐怕顾笙就”

    顾墨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是几个人却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而顾笙从小就生病,对于自己身体的情况最清楚不过了,所以医生很多时候也不再瞒着他。

    尤其是因为顾笙说,如果对自己隐瞒就不配合治疗,医生只能告诉他情况。

    裴诗语坐在病床跟前,安静的看着顾笙,不明白顾笙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只有一个星期了。

    自己可以用红珠水延续顾笙的生命吗?裴诗语不知道,可是她却一定会尽力的。

    “啊笙,我会每天过来给你送红珠水,你一定要好起来,知道吗?”

    裴诗语笑了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可以安稳一点,不会慌张,慌乱,其实她的内心,早就已经乱做了一团了。

    “不用了,你也知道我的身体,我不想浪费了,你”

    “顾笙,我告诉你,这个星期你必须听我的,每天都喝掉,如果一星期后,你的情况还是这样,那么我就把自己的肾给你,你听到了吗?”

    裴诗语立刻打断了顾笙的话,看着他非常认真的说道。

    其实裴诗语早就想过了这个事情,她也是打算给顾笙自己的肾的,只是一直没有做匹配。

    如果一星期以后,顾笙的情况还是这样,那么自己就一定要把肾给他。

    可是顾笙却笑了,笑的眼泪都几乎要出来了,看着裴诗语,最终只能无奈的说:“我们的,不会合适的,不匹配,明白吗?”

    这是顾笙内心最深处的想法,他可以听到裴诗语的没心,所以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法阻止她。

    而且他并不是不愿意活着了,或许以前他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可是现在有了裴诗语,他并不想离开。

    “啊笙,我是你的姐姐,一定会匹配的。”

    裴诗语笑了笑,飞速的将自己脸上的泪珠擦掉,不管怎么样,自己一定要去做匹配。

    其实她心里一直有感觉,自己很顾笙的肾一定非常匹配,她可以拯救顾笙,一定可以。

    “别傻了,我说过我不要,我不会要的。”

    顾笙有些生气了,他不想看到这样的裴诗语,傻傻的为了自己,不管会遇到什么。

    她根本没想过,如果她做了匹配,顾家人会怎么想呢?

    “啊笙,你别自欺欺人了,我跟你说,我待会就去做,一定可以的。”

    裴诗语笑了笑然后回头看向了顾墨,她知道顾墨一定会帮助自己,哪怕就是为了顾笙,顾墨也会同意的。

    虽然丢掉一个肾以后,自己也会变得虚弱,可是她可以救顾笙,那么一切就不重要了。

    “你忘了我跟你说的那件事吗?如果换了别人的肾,可能性格别的都会受影响,我不想”

    顾笙的眼底充满了祈求,希望裴诗语可以收回去这种想法,让她别为了自己冒险。

    因为一切根本就是个阴谋,是个陷阱啊,怎么可以让她付出那么多。

    裴诗语不悦的看着顾笙:“你嫌弃我?怕变成我这种性格?啊笙我跟你说,我的性格就是偏向于男人,你完全不必担心的。”

    傻瓜,我不是怕变成你这样,我只是不想让你承受这么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