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 顾笙的美人鱼城堡-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14章 顾笙的美人鱼城堡

    大家都以为施玲是因为瑞娜,因为顾笙喜欢,所以没有阻止。

    可是裴诗语却明白,施玲是想给自己机会跟顾笙说话,跟他告别吧,或许在她的心里,也已经放弃。

    毕竟没有什么办法了,就要这样了,裴诗语想到顾笙每天要面对的,她就感觉有什么在掐着自己的脖子。

    明明知道自己怎么了,可是却没有办法可以拯救,这该是多么绝望的事情啊。

    “嗯,好啊,瑞娜小姐你可不能反悔。”

    顾笙眼底也是充满了光,看着裴诗语,他也很想活下去,可是这幅躯体似乎真的再难以承受下去了。

    “好。”

    裴诗语低头看着顾笙,她真的好怕,她想告诉顾笙,坚持下去,一定要坚持。

    最后顾笙似乎看懂了裴诗语的眼神,对着她点头,还露出一个笑:“嗯,我答应你。”

    是啊,这是自己对裴诗语的承诺,哪怕是给她一个美好的期望。

    施玲站在旁边,自然看懂了顾笙的意思,她也忍不住露出喜色,顿时激动的看着顾笙。

    “笙儿,你想不想吃东西,妈妈去给你买吃的!”

    施玲忽然对着顾笙说道,这么一整天了,顾笙根本没有吃东西,这让施玲非常担心。

    本来顾笙是准备摇头的,可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却对施玲说:“我想吃糕点!”

    一句话,却让裴诗语立刻明白了过来,自己以前经常给顾笙做糕点吃,他最喜欢吃了。

    施玲也明白了,看了眼裴诗语,最后还是点头:“妈妈回去给你做糕点,明天早上给你带过来,你醒了就可以吃了。”

    其实她并不想让顾笙吃什么糕点,可是这是儿子最后的心愿,施玲也不忍心拒绝。

    而顾墨却走过来,对施玲说:“我待会送你回去吧,今晚我跟灵儿陪着顾笙。”

    本来施玲想拒绝,可是想到顾笙的要求,她也明白了顾墨的意思,如果他们留下来,裴诗语也可以留着。

    一直以来顾笙对裴诗语甚至有些依赖了,她走了以后还询问过好几次。

    “好,我刚好还得做糕点,不用送了,我跟老爷还有小芮一起回去,今天司机也在呢。”

    施玲摇头,拒绝顾墨送自己回去,毕竟顾笙在这里还是需要人照顾的。

    而顾老爷子听到这些话,也走过来对顾笙说让他好好养病,明天再过来看他。

    “哥哥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顾芮过来对着顾笙说道,脸上却还是不耐烦。

    反正从小就是这幅样子,病了那么久,顾芮也习惯了顾笙这种反复无常的发作,所以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如果不是施玲要求她必须过来,恐怕顾芮都懒得过来了。

    几个人离开了,房间里剩下了四个人,而叶沛灵只能拉着顾墨往外面走去。

    “瑞娜,我们先出去外面坐会。”

    “嗯,”

    裴诗语感激的看了眼叶沛灵,然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抓着顾笙的手,他的手变得更加的单薄了。

    骨节分明,可是却显得那么的瘦弱,似乎只要用力捏一下,就可以将他的手指头捏断了。

    “这些年,你好吗?”

    顾笙缓缓的开口,他知道瑞娜就是裴诗语,他说的美人鱼城堡就是自己以前跟裴诗语讲过的。

    如果可以重新再来,自己一定要有一座美人鱼的城堡,这样就可以有自己的家了。

    他还要找个像裴诗语一样美丽的女孩子,度过余生。

    可是如今这一切却都是梦想了,因为他被施玲放在山庄里,几乎都出不去了。

    最后虽然因为裴诗语的叮嘱,顾墨终于带他出来了,可是他的身体却是日渐消瘦下去。

    “我很好,很好,啊笙,你一定要撑下去,知道吗?”

    裴诗语看着顾笙的眸子,认真的说道,这是自己唯一的心愿了,一定要顾笙活下去。

    她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震惊的看着顾笙:“红珠水,你是不是没有自己用?”

    如果顾笙真的用了红珠水,那么他的身体不可能会出现这种问题,一定会好起来的。

    顾笙的眸子垂了下去,虽然没有说话,可是裴诗语却明白过来,他一定是没有用。

    “啊笙,为什么啊,我不是叮嘱过你吗?你为什么不给自己用?”

    裴诗语有些抓狂起来,完全理解不了顾笙的想法,难道他真的就一点都不想活下去吗?

    “对,我不想活下去。”

    顾笙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些年已经算是自己偷来的,再用红珠水又怎么样?

    或许一个人看透了人生,就是这样子吧,没有什么好说的。

    “啊笙,你为什么,活着不好吗?有那么多人想你活下去,你为什么不能对自己好点?”

    “我以为你的身体会好起来,可是你根本没有听我的,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啊,啊笙。”

    裴诗语痛心疾首的看着顾笙,对于他说的自己不想活下去,立刻有了埋怨。

    因为她想顾笙活着,她不要顾笙有一天死掉,可是呢?

    顾笙告诉自己,他不想活下去。

    “对不起,可是我真的不想再用这样的残缺的身体活下去,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希望我活着。”

    顾笙的眼睛看向裴诗语,眼底充满了怀念还有留恋,他唯一不舍的只有这个人了。

    他没有离开,就是因为红珠水的一切还没彻底分解起来,所以他不放心,如果红珠水早点研发了,自己也亲手给了她,那么自己也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啊笙,你不能那么想,至少我还要你活下去,我跟你说,我不会让你死的,如果你不需要红珠水,那么我就把自己的肾,给你!”

    裴诗语看着顾笙,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她以为顾笙身体已经油尽灯枯,没想到却是他在自我折磨。

    听到裴诗语的话,顾笙的眉头都皱了起来,明显的很不乐意,他直接拒绝:“不行,我不要!”

    “顾笙,你必须选择一个,我不会让你就这样死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