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难眠之夜-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10章 难眠之夜

    虽然她并没有说是哪个未婚妻,可是封擎苍还是知道,她问的肯定是裴诗语。

    “苍?”

    裴诗语没有等到封擎苍的回答,只能再次喊了一声。

    男人此时不知道想起来什么,目光里充满了追忆,让人心里忍不住充满了疼惜。

    “瑞娜,不好意思失陪了,我想起来今天还有点事,我们改天再聊!”

    封擎苍回过神,顿时有些失神,对着裴诗语说道。

    他刚想起来那个女人,不行,需要去冷静下,他居然想起来那个毁容的女人。

    这三年,他不仅仅会想起来裴诗语,而且还会想起来那个女人。

    可是她就像忽然从世界上失踪了,消失了一般,没有一点的踪影,就像人间蒸发一般。

    “好的,今晚,谢谢你的鸡蛋面,很不错。”

    裴诗语点头,站起身望着眼前的封擎苍,她好像有点想明白了什么,这个男人一定是又想起来什么。

    不管他想起来什么,这对于自己来说就是一个好的开始。

    “再见。”

    封擎苍也立刻站起身,目光甚至有些回避,不敢直视裴诗语,就这样潇洒的转身离开。

    或许是因为他怕自己再这样下去,会被裴诗语看出来什么。

    这种状态让他一度特别的崩溃,甚至想过去寻找,然而没有一丝一毫的信息。

    封擎苍走了,也带走了裴诗语所有的眷恋还有思念,这么多年了,自己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般的怀念他。

    怀念俩个人以前的日子,这一切不仅仅折磨着封擎苍一个人,就连裴诗语的内心也是苦苦的煎熬着。

    “裴诗语,走下去吧,别回头了。”

    裴诗语傻傻的看着厨房,那个地方刚才还有熟悉的气息熟悉的人,他留在房间里满满的气息让人心里安心。

    从来没有一个晚上,可以安稳的休息,从来没有。

    大概封擎苍就是自己的噩梦吧,没有了他,永远都得不到解脱,得不到救赎。

    “铃铃铃。”

    急促的铃声忽然之间响了起来,打破了这个寂静的夜晚,却显得格外的突兀。

    裴诗语的心脏都忍不住漏了半拍,却还是走过去,拿起手机看了眼,上面显示的妈妈俩个字,格外的耀眼。

    深吸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可以稳定一点。

    “妈妈!”

    “小语,你在哪儿啊?”

    刚说了一句话,就听到电话那段的施玲着急的声音,好像出了什么事一般,这让裴诗语格外的害怕。

    施玲一向不会这么心急,一般这种情况,一定就是顾笙出事了。

    “妈妈,我在家里,怎么了?”

    虽然很担心,可是裴诗语还是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要太过于激动。

    自从三年前一别,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顾笙,没有联系,都是通过叶沛灵跟顾墨俩个人,才会知道顾笙的情况。

    今天施玲打电话,一定是顾笙出事了,想到这个,裴诗语就忍不住手脚发软。

    “小语,笙儿他,他忽然晕过去了,如今正在医院”

    电话里听起来,施玲好像哭了,说话声音虽然心急,可是却好像有些压抑,怕被人听到一样。

    裴诗语立刻明白了过来,一定是施玲在医院,还有顾家的人也在,她是顾家的老夫人,说话一定需要注意。

    “妈妈,我,我立刻过来。”

    裴诗语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直接过去医院。

    不管顾笙到底是什么情况,如今既然施玲都给自己打电话了,那么一定是顾笙的情况恶化了。

    听到裴诗语说过来,施玲脸上立刻露出了喜色,不过还是有些犹豫:“可是小语,你如今的身份,我怕”

    “妈妈,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什么身份,我先挂了啊,待会就过来。”

    裴诗语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立刻又给叶沛灵打了过去。

    既然顾笙出事了而且很严重,那么顾墨也许也得去医院,或者说顾墨已经去了。

    “啊,瑞娜,你怎么这个点给我打电话,我正准备睡觉呢!”

    叶沛灵清爽的声音立刻从电话里传来,听着还透出来一股子慵懒,看样子应该是刚洗澡。

    可是裴诗语如今哪里顾得了这么多,立刻对着电话问:“灵灵,顾墨呢?他现在没回来吗?”

    “没有啊,他下午打电话说有点事,可能会晚点回来。”

    叶沛灵虽然好奇裴诗语问顾墨,可是还是如实回答了,反正裴诗语想说什么,一定会照实说的。

    听到顾墨说下午有事,裴诗语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莫非顾笙下午就出事了?现在一定是没有办法了,所以施玲才会给自己打电话。

    “灵灵,你给顾墨打电话看他是不是在医院,如果是的话,你陪我去一趟!”

    裴诗语抓着手机恨不得现在就过去医院,可是她不能那样冲动,不能让施玲有任何为难。

    听到裴诗语的话,叶沛灵立刻激动了,冲着电话里嚷嚷:“啊,小语你怎么了?顾墨怎么会在医院?他出事了吗?你快说啊,急死我了你。”

    听到叶沛灵急切的声音,裴诗语顿时无奈起来。

    “灵灵,刚我妈打电话,说顾笙现在住院了,应该很严重的,不然她也不会给我打电话,我想过去看看,可是我的身份,你也知道的。”

    裴诗语对着叶沛灵说道,心里却在盘算着自己过去了该怎么办。

    “好,你等我,你收拾下,我挂了电话立刻过来接你!”

    叶沛灵听到后直接挂断了电话,裴诗语只能起来,赶紧换衣服,最后看了眼桌子上小绿的药水,犹豫了一会还是立刻带上了。

    如果顾笙研究成功了,那么他还是这样,自己的小绿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用了。

    不过带着总归比较好,这么多年顾笙的身体也完全可以承受住小绿的效用。

    她刚收拾好东西,就听到手机响起来,是叶沛灵的微信:下楼,快点。

    裴诗语立刻拿起包直接关门就跑了出去,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房间的某个红色的点,闪闪发亮。